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6)

《共產主義黑皮書》:共產國際布爾什維克化

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46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2日訊】共產國際內部:專制、鎮壓與將反對者入罪化

在莫斯科的鼓動下,共產國際在每個共產黨內部成立了一個武裝組織,準備向統治者發動革命和內戰。它還讓其兄弟們首次體驗了在蘇聯所使用的相同的警察戰術和恐怖。1921年3月8日至16日(與喀琅施塔得起義為同一時間)舉行的布爾什維克黨第十次代表大會上,奠定了黨自身專制體制的基礎。在大會籌備期間,提出並討論了不下18個不同的政綱。這些辯論代表著在俄羅斯艱難立足的最後一絲民主。這種所謂的言論自由僅在黨內盛行,但即使在那裡,也猶如曇花一現。列寧在第二天定下了基調:「同志們,我們不需要反對聲音;現在不是反對的時候。要麼在這裡,要麼去喀琅施塔得拿起步槍,但是不要加入反對派。別在這裡跟我對著幹。事情就是這樣。現在是終止反對聲音的時候了。在我看來,大會應投票支持讓一切反對消音,並把它遮掩起來;我們已經受夠了。」他這番話針對的是團結在兩個反對派平台周圍的人。他們並未建立正常意義上的組織,也未發表過任何東西。第一個被稱為工人反對派(Workers’ Opposition),包括亞歷山大‧什利亞普尼科夫、亞歷山德拉‧柯倫泰和尤里‧盧托維諾夫(Yuri Lutovinov)。第二個被稱為民主集中派,包括季莫費‧薩普羅諾夫(Timofei Sapronov)和加夫里爾‧米亞斯尼科夫(Gavriil Myasnikov)。

這次代表大會快結束時,列寧提出了兩項決議:第一項是關於黨內團結的,第二項是關於「黨內發生的工會主義和無政府主義偏離」。這實際上是對工人反對派的抨擊。第一項決議的文本要求,立即解散所有以某一特定政綱為中心的團體,並將其開除出黨。該決議的一項未公開的條款,一直保密到1923年10月。它賦予中央委員會以強制力(power of enforcement)。這樣,費利克斯‧捷爾任斯基的祕密警察就有了一個新的行動領域:黨自身內部的任何反對派團體都受到監視,必要時還被罰開除黨籍──這對真正的激進分子來說,是一種政治死亡的形式。

儘管他們要求終結言論自由違背了黨章,但兩項動議都得到了執行。對於第一項,拉狄克給出近乎預見性的理由:「我確信,它可能被用來對付我們,但我卻投票贊成……在危險的時候,中央委員會必須採取它認為必要的嚴厲措施,來對付哪怕是最好的同志……即使中央委員會本身也可能犯錯,但這也比我們此刻所目睹的普遍混亂要強。」這種選擇是一系列特殊情況的結果,但完全符合布爾什維克最根深蒂固的本能。它對蘇共的未來是極其重要的,相應地對共產國際也是如此。

黨的十大也重組了黨控委員會(Party Control Committee),其作用被定義為「鞏固黨內的團結和權威」。從那時起,該委員會收集了黨的所有活動分子的個人檔案。必要時這些檔案可以用作指控的依據,提供對政治警察的態度,以及參與反對派組織等等的細節。大會一結束,對工人反對派成員的騷擾和恐嚇就開始了。什利亞普尼科夫後來解釋說:「這場鬥爭不是出於意識形態的理由而進行的,而更多的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即把有問題的人撤職,從一個區調到另一個區,或者甚至把他們逐出黨。」

8月開始了一系列新的審查,並持續了好幾個月。全黨活動分子近四分之一被開除出黨。定期訴諸於chistka(清洗),成為黨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艾諾‧庫西寧(Aino Kuusinen,譯者註:芬蘭共產黨人)描述了這種周期性做法:

「Chistka會議採取了以下形式:宣讀被告的名字,勒令其站上審判席。然後,淨化委員會(Purification Committee)的成員會提問。有些人相對容易地撇清了自己;有些則不得不在一段時間內經歷這種嚴峻考驗。如果有人有私敵,那就可能給事件帶來決定性的轉折:無論如何,只有控制委員會(Control Commission)才能宣布開除黨籍。如果被告未被定罪,那就會導致被開除出黨,該程序就會在未投一票的情況下關閉。如果被定罪,則不會有人為被告出面。主席只問『Kto protiv?』(誰反對?)由於無人敢反對,案件就被認為得到了一致裁決。」

十大的影響很快就被人們所感受到:1922年2月,加夫里爾‧米亞斯尼科夫因捍衛新聞自由、對抗列寧的命令,而被停職一年。在黨內無人支持的情況下,工人反對派求助於共產國際(「22人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22﹞)。於是,斯大林、捷爾任斯基和季諾維也夫要求,將亞歷山大‧什利亞普尼科夫、亞歷山德拉‧柯倫泰和梅德韋傑夫(G.Medvedev)逐出黨,但遭十一大否決。由於越來越受蘇聯政權的束縛,共產國際很快就被迫採用與布爾什維克黨相同的內部管理體制。這是前述事件合乎邏輯的結果,本身頗不令人意外。#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礪真、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0-04 4: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