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談美中貿易 再提與劉鶴會面有何深意

人氣: 162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中貿易戰在經歷談判、對峙、互徵關稅三階段後,現已全面進入拉鋸戰。多家美國媒體報導說,在川普清除完與其它國家的貿易糾紛後,將騰出手來應對與中共的持久貿易戰。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週一(10月1日)的白宮新聞會上意外談及他與一位中國(中共)政府的最高層代表對話。外界認為,雖然川普沒有點名,但他指的中方要員應該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

川普5月17日在白宮橢圓辦公室與劉鶴進行了45分鐘的會談,美國副總統彭斯、很多川普政府的內閣成員以及白宮要員都在場。當時,中美進行第二輪貿易談判。

川普週一表示,他問中方要員,為何中美之間的貿易關係變成這樣,「是怎麼發生的?」該名人士回答,「美國無人對此有作為。(Nobody ever did anything from the United States.)當我們對從美國進入中國的每輛汽車徵收25%的關稅時,我們原以為我們會受指責,我們認為這會很糟。但沒有人打過電話,沒有人做任何(抗議的)事。」

現狀就是美國現在對中國進口汽車的關稅是2.5%,而中國對美國汽車則收取25%的關稅。川普表示,這是多年前的事,讓中國(中共)做任何他們(肆意)想做的事。外界認為,川普發言透露,川普政府在行動,糾正過去中共對美的不公平貿易行為。

美墨加新協議已加入提防中共的條款

川普當局週一宣布的美墨加自貿區協議(USMCA),將代替之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其中就已經包括針對中國(中共)的條款:如果協議中的任何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指中國)達成自貿協定,其它成員國有權退出新協定,但需要提早6個月通知各方。

外界認為,美墨加自貿區協定的這一條款很靈活,但也具有十足的約束力,讓任何一個國家都與中方締結類似貿易協定時都會三思而行。

從2017年年底開始,加拿大與中國之間的自由貿易談判已陷入停滯,且還沒有下一步的談判日程。加拿大媒體週二報導說,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表示,加拿大遵循與美國和墨西哥簽署新協議,同時也希望與中國建立更深厚的貿易關係。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週二(2日)在接受全國公共廣播電台採訪時證實了這一說法,他說,該協議的「一小部分」是針對中國(中共)的。

加拿大汽車零部件製造商協會會長沃爾佩(Flavio Volpe)亦表示,川普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做法可能最終會建立一個主要貿易夥伴聯盟,讓中國(中共)的胡蘿蔔策略很難與之競爭。

聚焦中共非市場化帶來全球威脅

外界認為,美國通過與鄰國達成協議,並開始與盟國日本和歐盟談判,川普正在強化與戰略競爭對手北京的談判地位。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經濟學家在最新的報告中寫到,從正面看,美墨加自貿區協定表明川普並不反對所有類型的貿易,不是所謂的極端孤立主義者。

摩根大通駐紐約全球經濟主管亨斯利(David Hensley)表示,下一步將是美國與一個更廣泛的聯盟來敲打中國(中共)。他指出,其它國家也同意美國對北京不公平貿易行為和重商主義的擔憂。

上週,美國、歐盟和日本的貿易部長發表聯合聲明,正式針對中國,承諾「解決非市場化的第三國政策和做法」,並譴責跨國公司盜竊知識產權。

「如果美國與其主要貿易夥伴達成新協議,其中許多也是中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北京可能會感到越來越走投無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中國問題專家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說。

他認為,中共政府9月25日公布的《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意圖站在道德制高點批判美國,過去一向是中共當局在受到攻擊時才進行反擊。外界指,這從另一方面反映出,美國的貿易施壓真正擊中了中共當局的「痛處」。

中國美國商會主席蔡瑞德(William Zarit)則表示,白皮書的發布表示北京和華盛頓的衝突變得更糟。「白皮書中說美國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國家,但是也許中國才是世界上擁有貿易保護主義巨大影響力的國家。」他說。

蔡瑞德表示,中國(中共)高調喊開放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極具諷刺意味的是,當局近年來沒有什麼大規模的開放舉措。「我們看到的中國(中共)政府的開放政策是只讓中國(中共)國有企業更加高效,並且對於其它行業,開放領域空間很小。」他說。

2018年10月1日上午,美國總統川普就北美貿易協定在白宮玫瑰園舉行新聞發布會。(亦平/大紀元)

美中最早2019年才能結束貿易戰

市場研究機構Evercore ISI政治分析主任海恩斯(Terry Haines)週一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新的NAFTA協議確實向中國和其它國家表明,川普政府願意達成新的貿易協議,只要他們解決美國的核心問題」。

根據他的基本預期,美國和中國最早也要到2019年才能達成協議。

目前美國已對約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約占中國對美出口總額的一半。川普週一表示,他依然認為關稅是美國貿易武器庫的重要組成部分。

同時,川普透露,和中方的談判時機還不成熟,並重申要對中國進口的剩下2,670億美元產品加徵關稅。

「中國(中共)急切想要對話,讓我坦率地說,現在對話還太早,因為他們還沒準備好。」川普說,「他們偷竊我們多年,(對話)不會那麼快就發生。」

川普亦再度提及,美中之間有很多問題,比如知識產權竊取等主要貿易問題。據悉,川普在11月底將前往阿根廷參加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屆時可能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

陽光生命投資管理公司(Sun Life Investment Management)董事穆拉克伊(Dec Mullarkey)表示,幾個月前,美國對多個貿易夥伴施壓;現在這些問題已解決,美國可以沒有負擔地對中國採取行動。陽光生命投資管理公司旗下有470億美元資產投資。

拉鋸戰焦點:用關稅撬動產業鏈轉移

外界認為,美中貿易戰的焦點將在美國能否用關稅撬動產業鏈轉移。川普週一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美國將「奪回此前流向海外的供應鏈」。

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私下表示,他們已經開始考慮是否把一部分生產撤出中國以避開美國加徵關稅的影響。

中國工人平均工資近年不斷上漲,外資公司把業務搬到越南、斯里蘭卡等東南亞國家已不是新鮮事。總部在倫敦的全球零售市場分析研究公司Euromonitor去年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工人的每小時平均工資約3.6美元,比2011年上升約64%,是印度的五倍。

「外商從中國撤資的行動早已開始,而中美貿易戰只不過是大大地加快了這一進程」,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中國經濟學者程曉農近期撰文分析說。

他表示,不管(中美企業)供求雙方是否想保住位處中國的生產線,基於企業的毛利率一般都低於25%稅率的關稅,所以,在華生產線轉移可能是或早或晚的事。

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世界貿易組織及區域經濟整合中心副執行長李淳也認為,貿易戰中直接受害的都是中國製造的產品,如果一家公司的業務主要是以出口到美國為主,這個額外關稅會讓「它的成本進一步增加」。

另外,中共政府早前提出「中國製造2025」計劃,提升中國國內製造業科技水平,淘汰落後產能。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告訴英國BBC,以現時中美貿易糾紛的情況來說,受「中國製造2025」計劃影響的公司將「十分有動機」把生產業務遷離中國。#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10-03 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