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在對的位置上

作者:方靜

在對的位置上,才能做最好的自己。(fotolia)

  人氣: 240
【字號】    
   標籤: tags: ,

因應公司經營品牌的新策略,我們單位的網路社群小組迅速成軍。雖然只有區區數人,但是討論之積極、熱烈,迥異於往常。

我想,其間的熱情與活力,主要是成員都在對的位置上,凝聚把事情做好的共識,因此,集結成一股朝氣蓬勃、躍躍欲試的力量。

主管A,擔任召集人。他邏輯清晰、思慮縝密,能充份授權、完全信任,只在適時給予建議和鼓勵,因此,組員得以海闊天空、盡情揮灑。協調兼技術支援B,性情溫和、任勞任怨,是聯結團隊的「關鍵人物」,有她在,像吃了定心丸,任何困難或障礙,都不難找到解決之道。

C負責美工編輯,每天都精神抖擻、神采飛揚,是最具活力的一員。而能夠做自己喜歡、擅長的,是莫大的幸福。D的細膩、追求完美,是執行評鑑、品管任務的不二人選。大方向、小細節,在她的督促下,會呈現出最佳成果。文字撰寫,是我可以做的部份,在其中學習與成長!

那麼,要如何人盡其才、適得其所呢?首先要「自我認識」,瞭解自己的人格特質與能力。人格特質是指這個人的性格,例如:體貼助人或自我中心、專注細緻或粗枝大葉、主動積極或被動消極等等,也就是知道自己的優缺點。

而能力不只是指專業知識和技術,更包括與生俱來的天賦,以及後天開發的才學,像是:獨立思考與判斷、溝通與表達、開創性和包容力等等。明白自己的長短處,如此一來,方足以找到「對的」位置,適性揚才、有所作為。

其實,所有的人、事、物原本都是美好的,只是所屬的地方適不適合而已。獅子,在草原中奔馳,展露出王者的凜凜威風;而當在囚籠裡,顯現的也只是困獸的奄奄一息罷了!在對的位置上,才能做最好的自己。

專家告訴我們:「沒有錯誤的角色,只有錯亂的定位。」天生我材必有用,找對位置,然後盡情的發揮才華、放聲歡唱生命之歌!@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按照司馬遷的記錄,漢武帝是「悉延百端之學」。而其施政思想中除了王道(儒家),還包含 霸道(法家)、道家、陰陽家等等。要知道,五經中的《易經》也是道家和陰陽家的經典,《書經》則是夏、商、周三朝的行政法典。顯然,漢武帝儘管重視儒家學說,但卻不拘泥於一家,而是為了其統一大業,選取諸家學說中有用之處為其所用。
  •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劉新龍,表演舞蹈劇目《忠義千秋》。(戴兵/大紀元)
    在紐約翠貝卡舉辦的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9月21日圓滿落幕。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之一劉新龍,第一次參加大賽就得了金獎。他表示:「這個獎項出乎我的意料,花了大約半年時間練習這個舞蹈,現在感覺我的一切努力都獲得了回報。但這只是開始,是我舞蹈生涯的第一個里程碑,會激勵我更加努力做得更好。」
  • 人們可能認為學業成功只和智商有直接關係,其實不然。還有許多內在和外在的因素可以影響學習成績和能力。以下是影響學業成功的5個因素。
  • 劉尚清在大學讀的是酒店管理專業,實指望畢業後就進五星級酒店——南國御苑酒店工作的,可是當時一沒背景、人脈關係,二沒實際工作經驗,去應聘了幾次,儘管考試成績不錯,但最後還是沒有如願以償,只得在一小酒店工作。 不過,最近,他走運了,突然接到一個通知,直接任命為南國御苑酒店副總經理,看這架勢是在為當總經理做鋪墊。
  • 晚年的曾國藩(1811—1872)意興闌珊,唯一盼望並欣慰的就是家中添丁進口。大清國運難挽,諸事棘手,接連背負罵名的他早已身心俱疲;而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他深信家族經營得好,能延綿得更久一些。
  • 「你工作的長期目標是什麼?」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卻不一定每個人都能立即答覆,因為多數人並沒有仔細思考工作的長期願景,做決定時常常考慮不周或因其他因素而陷入「離職-求職-抱怨」的痛苦迴圈。以下一些專家看法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做出比較明智的決定。
  • 因為,即使一個再壞的人,都會希望在他發自內心敬重的好人面前,當一次好人。
  • 真正的快樂是什麼?很多人都問過自己這個問題,是金錢財富嗎?是朋友很多嗎?是可以常常去旅遊嗎?雖然每個人對快樂的定義不同,但研究結果卻發現,快樂的人都擁有一個共通的特質,自信;換句話說,能獨立自主,相信自己的人快樂指數最高。
  • 如珠鏈般串起大觀園女兒的,除了「富貴閒人」寶玉,還有榮寧二府的大家長──賈母。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 自劉備白帝城託孤之後,諸葛亮以丞相身份輔佐蜀漢後主劉禪,主管軍國大政。劉禪恪守父親遺言,將蜀漢軍政事務,無論大小都交給丞相諸葛亮裁決。諸葛亮對劉禪,也恪守他對劉備的承諾,確實做到「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因此,蜀國得到大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