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是春意濃重時

作者:宇新

放眼原野,滿眼的生機。(Shutterstock)

  人氣: 102
【字號】    
   標籤: tags:

四月的鄉間,春意濃濃。

一聲鳥鳴,就把亮麗植入內心,春天便在心中蕩漾著。希望的種子,同芽苞一樣日日地膨脹、生長。

徜徉在四月的郊野,滿鼻的清香,那是只有春天才有的味道。如開啟封存多年的陳釀,空氣裡,清香四溢。總有各種花的芬芳,草木的清爽更要濃些。有誰不陶醉其中呢?

放眼原野,滿眼的生機。柳是最靈動的,最先帶給人心底的感動。屋子裡不再是人們留戀的地方,一切都在催逼著人,走出屋子。陽光如神仙的大手,隨意一抹,便綠了一片,幸福漫溢心間,愜意、自得。隨意地拾取,便成一幅畫,一首詩。

小草最可人,春天的色彩是從小草開始的。先是朝陽的地方,幾株或幾簇,沒幾天,便淺淺淡淡成了一片,長出滿地的生機。昨天還是「遠看還青近卻無」,今早一出門,滿眼濃綠。於是,春天的驚喜便接踵而至。

燕子也從南向北,一路呢喃,它們也在追趕春光吧?

最是春意濃重時,花兒在次第開放,草木在一天天拔節生長,鳥雀也在找尋窩巢,孕育兒女……整個世界都在忙碌著。農民更懂得播種的時機,「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籽。」家家都不閒著,唯恐錯失這個播種希望的時機,那樣也就錯失了收穫的季節。

在四月,在鄉間,在田間地頭,在農戶的庭院,在人們往來的鄉道……農民是這個季節獨特的風景,更讓人感動。在這個播種的季節,更少不了播種人類希望的大法弟子,他們或結伴,或獨行,和善的話語,如春風,把大法的真相傳遍千家萬戶,把幸福的種子撒在農民的心裡。

在這幸福的季節,行在如畫如詩的春光裡,心便醉了。

——轉載自 正見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是人間種,移從月裡來。廣寒香一點,吹得滿山開。」詩人楊萬里的《詠桂》,是桂花詩篇裡,最為點題的了。桂子是月宮裡的那棵樹,伴隨著廣寒宮裡的仙子嫦娥。是仙子的一念慈悲,方得廣種人間。於是,桂花的香,亦格外的體恤、可親。桂子嗅起來,前調是一種溫溫的油氣,彷彿燒柴火的灶頭油煙,有一種溫敦的暖。而後,桂花那種醇厚、馨甜的香,就浸潤而來,一整個秋光裡,空氣裡都是桂子在香。
  • 水芹是中國南方獨有的一種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開天闢地就有了的罷,古早的時候,清亮的河水湯湯漫流,岸芷汀蘭,臨岸的淺水濕沼邊,生長著一叢叢水靈靈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長在沙土中,柔曼有節,莖葉在水中亭亭伸張,隨水招伏。
  • 雷州歌也稱雷歌,是廣東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島的民歌。以雷州話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來就是雷州半島地區勞動人民的精神食糧。
  • 或許,我從小就做著一個描繪世界的文字夢。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讀崔顥的詩時認識黃鶴樓,一直認為詩人是個道家「粉絲」,「鄉關」絕不是童年時的故鄉,而是生命原本的故鄉。
  • 油菜花是東方大地上,最尋常、最芬芳,詩情畫意的植物,她是陽春三月時的花開成海,也是萬戶千家的稼穡生計,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油的來源。清朝乾隆皇帝對油菜的讚譽最是明亮,「黃萼裳裳綠葉稠,千村欣卜榨新油,愛他生計資民用,不是閒花野草流。」
  • 大陸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賽中,自彈自唱一首《父親寫的散文詩》,追尋父輩的記憶。其娓娓道來的演唱絲絲入扣,詮釋了父親對子女的愛與責任,以及子女在察覺歲月流逝、父親已老後的無奈,令人動容。
  • 散文詩:頌李洪志大師救度洪恩
  • 秋風漸涼的時節,在我天天過往的路旁,總能看到一簇簇盛開的的野菊,或黃或藍或白,競相開放,好不熱鬧!令我心添喜悅,在落寞的季節,心間融入暖意與振奮,日子也不失生趣。
  • 時光就如同細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們總是等著,等著人生的奇蹟,等著成長,等著學習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