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中共獲取以色列商業機密的新手段

中共和以色列不是天然夥伴,在價值觀和地緣政治上都存在很大差異。但中共近年來加大對以色列的投資攻勢,引發外界對中以合作的關注。與此同時,以色列媒體曝光中企在以色列通過假投資等手法獲取商業機密的驚人內幕。圖為耶路撒冷。(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人氣: 144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中國以色列不是天然夥伴,在價值觀和地緣政治上都存在很大差異。但中共近年來加大對以色列的投資攻勢,引發外界對中以合作的關注。與此同時,以色列媒體曝光了中企在以色列通過假投資等手法獲取商業機密的驚人內幕。

輿論認為,近年來,歐美國家提高了對中共通過投資等渠道不正當獲取關鍵技術的防範意識,加強了對中企投資的審查,迫使中共另尋出路,轉而加大對「世界第二矽谷」以色列的投資。

圖為以色列的創新之城海法。很多本國及國際的高科技公司如英特爾、微軟、谷歌、菲利普及IBM等均在海法南部的Matam科技工業中心設有分公司。(Zvi Roger/Wikimedia commons

上篇報導中提到,以色列對中共間諜的防範意識不高,機密文件很容易被弄到。引發外界擔憂:與美國有著密切關係的以色列或成為中共獲取西方高科技的後門。

本篇將繼續引述以色列媒體的調查報導,披露中企在以色列的假投資內幕,以及中共對以色列的滲透伎倆。首先從中共對以色列的投資說起。

中共加大對以色列的投資

近年來,中共利用各種不正當手法獲取知識產權,引發美歐國家的強烈譴責。美國加強審查外國投資,阻止了多起中資收購。同時美國也在收緊出口產品管制,防止關鍵技術落入中共手中。

在歐洲,德、法、意都希望推動類似舉措。德國已經通過一項法案,允許政府阻止外企對關鍵基礎設施項目控制超過25%的股權。加拿大和澳洲也採用了類似的法律。

在這種國際大環境下,中共近年來加大對掌握關鍵技術的以色列的投資。BBC說,不為很多人知道的是,最近幾年,以色列公司有的直接被中企收購,有的把公司股份出售給中企,其中就包括醫學激光手術公司Alma Lasers和醫學設備集團公司Lumenis。另外還有圖像辨認公司Cortica以及感控集團Extreme Reality等。

華為、聯想和小米已在以色列設立了研發中心,阿里巴巴在以色列也進行了大筆投資。

據「Thomson Reuters」的數據,2016年,中共對以色列的投資飆升至165億美元,較2015年增長了好幾倍。

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外交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表示,對於小小的以色列,中國人看上了什麼呢?其主要興趣似乎在於利用以色列的研究和創新。

以色列航天工業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太空部主管Opher Doron(圖右)於2018年7月10日宣布登月計劃。以色列工程師設計的重約585公斤的太空飛行器將於明年2月13日登上月球。(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中共的這一目的在其下發的文件中也有所體現。中共商務部在一份以色列指南文件中,在提及投資以色列的優勢時明確說,與以色列領先科技合作項目的成功,「提供了技術便利」。

美媒CNBC報導,專注於以色列資本市場發展的諮詢公司「藍星」(BlueStar Indexes)的創始人舍恩菲爾德(Steven Schoenfeld)表示,目前,中共對以色列的投資「幾乎涵蓋了所有主要的顛覆性技術領域」,比如自動化和電動汽車等行業。中國主要汽車製造商都在這些領域設有研發中心。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表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2017年訪問北京時告訴記者說,中資占以色列高科技投資的三分之一。

假投資獲取以色列公司的技術

近年來,中共多被指通過加大對外國投資來獲取外國公司的關鍵技術。以色列知名媒體Ynetnews在7月底發表長篇調查報導,披露了中共獲得以色列公司商業祕密的另一些手段,包括通過假投資獲取商業祕密,以及執行間諜任務。

「與中國人(中共)進行的每次會議,(中方)通常會有4至6名代表」,一位多次參加這類會議的以色列安全公司首席執行官(CEO)說。

「他們中只有一人談話,他顯然不會說英語,因為有翻譯人員,但很顯然每個人都能很好地聽懂英語。有時他們甚至把我們說的話在翻譯人員翻譯之前就寫在紙上或電腦上。」這位CEO說。

通過這種方式,中國人可以迅速行動,控制局面,消化數據,並使整個談話集中在他們選擇的方向,不受干擾。

與中方開會,在很多情況下,中方開始談論的都是些奉承以色列的話。這位CEO在過去三年內,曾與不同的中方人士進行過十多次談判。一些是私企高管,一些是政府官員(包括中共情報組織)。令這位CEO驚訝的是,似乎每個人都讀同一本書,受到像情報人員一樣的指示,知道如何與以色列人接觸。他們開頭都說著一樣的奉承話。

這位CEO說,「他們非常機敏,想要知道所有的事情。他們寫下我們所說的所有事情,並對我們告訴他們的每件事情都感興趣。」

在談判過程中,中方代表們會了解很多有關以色列公司的產品、人員及其銷售系統。很多時候,雙方開始制定合同,中方提供的價格往往要比以色列公司過去從非中企那裡收到的價格要高得多。奇怪的是,就在簽合同之前,中方就會宣布買賣告吹。

「有時候他們就消失了」,一家和中國人洽談過的以色列網絡公司的市場經理說。

有一次,一家中國公司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的預付款。因為一些以色列公司已經聽說過一些中國客戶拿到信息就走人的事情,因此要求這家公司支付違約後不能退回的預付款,以顯示他們的誠意。這家中國公司付了款。但當談判進展到一定程度時,他們還是決定放棄這筆交易。

報導說,很多以色列公司以前都有過這樣的經歷。

「最終,事實證明,在所有這些交易的背後,中國(客戶)並不想真的進行購買,相反,他們希望研究你(的公司),窺探你。」一家網絡公司的CEO說,在談判期間,中國客戶獲得以色列公司的商業模式、所用的技術類型、客戶以及公司的商業祕密等,然後他們就消失了。

以色列國家安全局Shin Bet的反間諜部門的前高級官員Avner Barnea說:「在我參加的情報會議上,我們看不到太多的俄羅斯人,但有大量的中國人。有些是私營公司的代表,有些人顯然是政府代表,他們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

「中國人給你的感覺是,他們需要的是深度間諜活動,公開資料對他們來說是不夠的。」

還有以色列公司遇到來自中方的另外類型的間諜企圖。有一天,一個中國代表團抵達以色列的海爾茲利亞,討論收購一家大型以色列安全技術公司。他們的出價是一個天文數字,是西方公司提供的最佳報價的四倍。

這家以色列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員回憶說,報價後,在會議期間,其中一位中國商人連招呼都沒有打就走出了會議室。

「過了一兩分鐘我才意識到這一點(他的離開),也想起來了他是帶著包離開的。我跟著他,看到他帶著包繞著公司的辦公室轉。他的包裡裝著照相機或者是用於網絡攻擊的傳輸設備,這一點我覺得毫無疑問。」這位經理說。

另一家公司的CEO回顧了他去北京的一次訪問經歷。他在以色列國防部和情報機構的允許下,會見了中共一個情報機構的成員。

「我們到了那裡(北京)並採取了一切必要措施來保護我們的信息。我把手機放在了德國的一個臨時停車場,拿了另一部電話,裡面是乾淨的。我帶(到北京)的筆記本電腦也是新的,只存了幾個演示文稿。當我們回來時,帶著這些『乾淨』設備,但發現每一個設備都被感染了。大量的間諜軟件通過我們酒店的WiFi網絡被植入到設備中。我們不得不將所有這些設備扔進垃圾桶,因為我們不確定我們是否能夠消除所有的病毒。」他說。

中共對以色列的滲透手段

Ynetnews的調查報導還披露了中共在以色列更多的滲透。報導說,即使在今天,中俄仍在試圖通過更多的傳統渠道收集信息。比如,近年來,通過對工業界和學術界滲透以色列的嘗試不少。

最近幾個月,Shin Bet的反間諜人員舉辦了講座,以提高人們對中共滲透的認識並讓他們了解當前以色列的工廠、公司和學術界所面臨的威脅。

Shin Bet的工作人員舉了一些例子,以色列研究機構的人員可能會被邀請去國外參加會議,或甚至獲得獎學金……有人可能讓你寫一篇有關非機密主題的文章,但這卻是情報收集鏈中的第一鏈。

他們還描述了間諜和目標個體建立關係的各種非常友好的方式,包括與中共外交官共進午餐,被邀請參加中國文化學院的講座等等。一家以色列學術機構最近拒絕在其校園內開設這樣一個文化中心。

根據中共國家漢辦官網上的資料,由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與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和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都有合作。

圖為中共漢辦官網發布的孔子學院與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大學的合作。(漢辦官網截圖)

美國早已對孔子學院有所警惕,聯邦調查局指責該機構學院是中共海外情報網絡的前哨。多位美國議員呼籲美國大學取消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中以合作所引發的擔憂

據《耶路撒冷郵報》報導,霍隆技術學院(Hol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網絡系主任、以色列國家安全局Shin Bet前官員Harel Menashri認為,即使是中國私企對以色列的投資,也會為以色列帶來風險,因為它們為中共服務。

「以色列領導人必須明白,在中國,沒有真正的私營部門」, Menashri說,「儘管許多公司將自己定義為『私營』,但實際上所有這些公司都是由共產黨統治的中央集權政府直接或間接控制。所有的中國商人、投資者和公司都沿著黨的路線及精神走。」

一些美國人士最近對中資在以色列日益增長的投資表示擔憂,特別是在人工智能等關鍵技術方面。

BBC報導,美國網絡安全公司Stronghold Cyber Security的創始人邁克鈕(Jason McNew)說,「以色列最不能接受的問題之一就是,中國(共)對其它國家知識產權的不尊重是出了名的,以色列把產品製造外包給中國的時候必須格外小心。」

卡內基梅隆大學亨氏學院經濟學和公共政策教授布蘭斯德特說,「美國國防部越發擔心,中企通過民間投資或者特許交易獲得人工智能高科技,並用於新一代的中國武器中,最後危及美軍和美國的盟軍。」「五角大樓還擔心,以色列可能會成為中國(共)獲得高科技的後門。」

以色列應建立控制中共擴張的政府機制

《華盛頓時報》指出,雖然表面上與中共做貿易似乎沒什麼,但中共的投資並不是最終植根於經濟,其根本目的在於獲得以色列實驗室和工廠的最前沿技術軟件和硬件的訪問權和專有權。

報導說,川普總統應該對以色列明確表明,他歡迎以色列的繁榮,但這不能以犧牲美國利益為代價來實現。如果以色列不對中共投資引入新的保障措施,那麼川普必須重新評估美以之間的技術共享。

《耶路撒冷郵報》說,以色列前原子能委員會主席Shaul Chorev認為,以色列應該建立一個能夠控制中共在以國擴張失控的政府機制。他的建議得到了其他人的響應,國家情報局摩薩德(Mossad)前局長哈利(Ephraim Halevy)認為,如不加以控制,中共在以色列日益增強的影響力會對該國構成明顯的安全威脅。

哈利強調說,他歡迎中企進入以國市場,但他們不應該被允許進入安全領域和對以色列經濟至關重要的部門。他建議,以色列應建立和其它西方國家類似的法律,限制外企在其關鍵領域的參與。過去,以色列政府制定過一些干預措施,目的是防止外國投資者大量控制該國的國有資產,如El Al航空公司或Bezeq電信。沒有理由不再對中共這樣做。

事實上,以色列司法部和安全機構正考慮採用一項政策來識別和定義重要資產。這將會限制外國勢力尤其是中共在以色列的利益。

以色列未來黨的Ofer Shelach認為,以色列需要一個「全面的政策」,特別是針對中共。

以色列外交政策專家Omer Dostri認為,以色列是一個網絡強國,也很清楚該領域的風險,尤其是來自中方的風險,並正在採取預防措施。總理內塔尼亞胡已經指示國家安全顧問Meir Ben-Shabat制定一個監督中國投資的機制。

2016年和2017年,以色列先後阻止了中企購買以色列保險公司大部分股票和以色列一家大型投資公司的多數股權。

以色列財政部也阻止了中企收購國家主要的兩大養老基金公司Clal和Phoenix。 原因是,擔心數千億美元以及上百萬或更多以色列人的未來將受到中共政府的控制。

以色列國防部也曾阻止中企競標國防軍和情報界的招標。

外界認為,儘管中以增強了貿易合作,但以色列明白,最重要的政治和軍事保護者依然是美國。最終,以色列依然要向華盛頓負責。#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10-28 9: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