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庸前半生多次批評中共 暗諷中共是邪教

知名武俠小說家金庸10月30日在香港病逝。(Getty Images)

人氣: 101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報導)香港著名的武俠小說家金庸10月30日去世,他與中共政權有殺父之仇,他說自己從來都反對共產黨制度。他生前曾多次公開批評中共,利用他的小說暗諷中共是邪教

金庸與中共有殺父之仇

原名查良鏞的金庸1924年3月生,在國共第二次內戰期間的1946年赴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後併入華東政法學院)學習,同年秋天進入上海《大公報》任國際電訊翻譯,1948年畢業並調往《大公報》香港分社。

中共1949年10月建政,1950年初就發動了「鎮反」運動。當年,中共將查良鏞的父親查樞卿作為大地主進行批鬥,並將其判處死刑,槍決。

除兩間老屋外,查樞卿的全部家產被沒收。查良鏞的繼母為了撫養幾個子女,想要賣掉老屋維持生計,但被中共扣上「地主婆要反攻倒算」的帽子,並遭到公審和鬥爭,被毒打三天三夜。

查良鏞當時因為身在香港而逃過這次劫難。

金庸多次批中共

1957年,查良鏞不滿《大公報》不願發表反對中共的「大躍進」的文章而辭職,兩年後創辦了《明報》。

1963年,時任中共外交部長陳毅稱「當了褲子也要造核子」,查良鏞隨即發表了《寧要褲子,不要核彈》的社評。批評中共把「軍事力量放在第一位,將人民的生活放在第二位,老實說,那絕不是好政府」。

文章質疑中共造幾枚袖珍原子彈有何用處,呼籲中共「還是多做幾條褲子讓人民穿吧」!

一石激起千層浪。查良鏞的評論遭到左派媒體的攻擊,如《大公報》刊發「《明報》主筆的罪惡」等文章。查良鏞隨即予以回擊,他撰寫的《批評中共就是反華?》社評文章說,「反對政府的某些措施,反對執政黨的一些做法和主張,是反對國家?人民有沒有批評政府或執政黨的權利?」

1966年,中共又發動文化大革命,香港也受到衝擊。香港親共人士於1967年5月初發起工人運動、反香港政府示威,進而演變成後來的恐怖主義及炸彈襲擊平民等行動。這場持續多半年的運動,史稱「六七暴動」。

1967年5月17日,《明報》就「六七暴動」發表社評,強烈反對左派騷動,反對左派暴力襲擊民眾等行為。

為此,一些左派激進人士甚至給查良鏞寄送炸彈郵件,查良鏞因此遠避新加坡。

金庸暗諷中共是邪教

查良鏞最後一部小說是《鹿鼎記》,當時10年浩劫的文革正在進行中。《鹿鼎記》中描寫的神龍教,是明末清初江湖一個邪教,目的在於一統江湖,「稱雄天下」。

外界認為,神龍教暗喻共產黨,因為神龍教要「一統江湖」與中共要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的「大同世界」非常相像。

而神龍教的教主洪安通,為人心狠手辣,喜歡聽教徒諂媚奉承。外界認為,洪安通搞的文字獄、語錄、歌功頌德等等,與中共黨魁毛澤東的所為十分相似。

2013年,查良鏞在接受耶魯大學東亞研究博士生傅楠(Nick Frisch)訪問時,承認了神龍教是在影射共產黨,承認他的最後幾部小說的確是影射「文革」。

金庸:我從來都反對共產黨

文革結束後,查良鏞在1981年7月攜家人回國訪問時,見了中共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當時,鄧小平主動提到查良鏞父親查樞卿被中共處決的事,並要求查良鏞「團結起來向前看」,並得到查良鏞的認可。

隨後,查良鏞開始參政,並於1985年出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但他提出的選舉香港特首等方案遭到民主派的批評。

1989年4月開始,大陸爆發愛國學生民主運動,卻遭到中共的開槍鎮壓。查良鏞與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等人因此辭去起草委員會委員職務。

查良鏞1991年接受港媒專訪時表示,「我從來都反對共產黨主義制度,……我相信在我的這一生應可看到共產黨垮台。」

金庸是中共統戰、拉攏對象

成名的查良鏞在香港主權移交前的談判時期,成為中共統戰、拉攏的一個重點對象。之後的一些事情成為他的污點。

1988年,查良鏞作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和査濟民委員提出「政制協調方案」,即選舉團選舉香港行政長官並且限制立法會直選議席數目,建議到第三任行政長官任內,才舉行一次全民投票,決定第四任特首、第五屆立法會是否普選產生。

查良鏞的這個「雙查方案」,被批評者認為阻礙了香港的民主發展,「出賣了香港的民主」。

一年之後,鄧小平下令鎮壓六四愛國學生,查良鏞再度認識中共的本質,辭去基本法草案委員的職位。

但後來中共繼續對他進行拉攏。1995年,查良鏞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2009年擔任中共作協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

1999年3月,查良鏞又被大陸浙江大學聘為教授,並兼任浙大人文學院院長。

1999年10月,在浙大舉行「新聞業機制改革與管理會議」時,查良鏞發表了《兩種社會中的新聞工作》的演講,批評美國的資本主義,讚揚中共的社會主義,引發爭議。

查良鏞的演講當時受到不少批評與非議。香港《蘋果日報》、《爭鳴》雜誌等紛紛批評查良鏞的言論,認為他給中共唱讚歌「昏庸」,他是「給專制者按摩的弄臣」等等。 #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11-01 3: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