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客專家披露中共在西方招募間諜五部曲

小心那些送你手提電腦、女人或教育補貼的人。他們可能是中共間諜。美媒揭露中共在西方招募間諜的五部曲。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人氣: 17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黑客專家警告美國人,須小心那些送你手提電腦、女人或教育補貼的人,因為他們可能是中共間諜

週二(10月30日),美國司法部指控了10名中共情報官員和黑客,說他們策劃陰謀多年,以便從航空公司盜竊商業機密。最近,司法部一直在緊鑼密鼓地遏制中共龐大的、廣泛的、長期的間諜行動。實際上,這是自從九月份以來,美國政府第三次指控中共情報官員和間諜了。本月早些時候,警方在歐洲逮捕了一名中共情報官員徐延軍,然後將其引渡到美國,將在美國法庭審判他。

此次逮捕標誌著美國首次起訴一名中共國安部官員。美國聯邦政府相信,徐延軍花費多年時間,試圖將GE航空集團的一名噴氣發動機技術人員培養成中共間諜。

中國黑客專家格拉夫(Garrett M. Graff)在《Wired》撰文說,GE航空集團的案件並非特例。在過去二十年,中共對美國的間諜活動是最廣泛、破壞性最大、最危險的國家安全威脅,損害了商業機密、美國就業和人類生活。

通過研究十幾個中共針對西方人的間諜案件,格拉夫總結出了中共招募間諜的五個步驟:鎖定,評估,發展,招募,處理。

第一步:鎖定

任何間諜活動招募的第一步都只是了解合適的人選。這項工作由一個所謂「觀察員」來完成。他是識別潛在目標的人,然後將其交給另一名情報官員進行進一步評估。這些觀察員,有時是智庫、大學或公司的官員,往往與招募人員是分開的。

舉個例子。上週的徐延軍案件是跟9月份另一個不太引人注目的逮捕行動聯繫在一起的。聯邦調查局指控一名27歲的中國公民、芝加哥居民紀超群為中共擔任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這通常指代間諜罪。紀超群於2013年抵達美國,在伊利諾理工學院學習電氣工程,隨後入伍參加美國陸軍預備役。

根據政府的刑事起訴書,紀超群在中國上大學期間,在招聘會上加入「保密單位」,並擔任徐延軍的「觀察員」,幫助國安部物色潛在的新人,並提供至少八個潛在間諜的背景報告。

所有八個目標人物都是從事科學或技術工作的華人。據美國政府說,其中七人目前正在受聘於美國國防承包公司或最近從這些公司退休。

第二步:評估

一旦中共情報人員確定了潛在的新人,他們就會研究如何鼓勵這些目標進行間諜活動。專業人士將從事間諜活動的動機概括為四個:金錢,意識形態,被勒索和嚮往雙面人生的刺激。

中共招募華人間諜常常依靠意識形態或脅迫手段,但是對西方人則常常採用金錢手段。今年6月,聯邦調查局特工逮捕了一名猶他州男子,他準備飛往中國並試圖將國防信息傳遞給中共。起訴書說,前國防情報局官員漢森(Ron Rockwell Hansen)一直在經濟上苦苦掙扎,依靠每月1900美元的養老金生活,並面臨超過15萬美元的債務。2014年,漢森開始與兩名中共國安部官員會面,他們自稱為大衛和馬丁。在2015年的一次中國商務訪問期間,他們承諾每年向他提供高達30萬美元的「諮詢服務費」。

作為回報,漢森從2013年到2017年期間代表中共參加各種國防和情報會議。他拍攝照片,做筆記,並試圖與前國防情報局同事建立聯繫。他也購買受管制的軟件,運送到中國。

第三步:發展

招募人員不會一開始就要求潛在情報來源背叛他們的國家或雇主。相反,招募人員會提出一些瑣碎的要求來建立融洽關係。就像前中情局局長布倫南所說:「常常,走上叛國道路的人不知道他們走上了叛國道路,直到一切太遲。」

弗吉尼亞學生希瑞弗(Glenn Shriver)2001年來到中國學習。2004年,他看到一則報紙廣告,找人撰寫有關美國、朝鮮和台灣貿易關係的白皮書。招聘他的人自稱是阿曼達,向他支付了120美元論文費,並向他介紹了兩個人:吳先生和唐先生。

逐漸地,這兩人鼓勵希瑞弗回美國,加入國務院或中情局。他們告訴他:「我們可以是親密朋友。」中共國安部支付希瑞弗3萬美元,讓他去參加美國外交部門考試,希瑞弗嘗試了兩次,但是都失敗了。2007年,希瑞弗申請中情局國家祕密行動處的職位。中共國安部為此又付給他4萬美元。

美國政府最終逮捕了希瑞弗。FBI將希瑞弗的案例做成一部電影,警告其他在海外學習的學生,小心送禮物的中國朋友。

第四步:招募

對目標人物直接提出間諜要求通常是最緊張的時刻,但有時中共也很直截了當。 2017年2月,前中情局官員馬洛里(Kevin Mallory)在LinkedIn上受到中共的關注。一名自稱上海社科院的人跟他聯繫。聯邦調查局在法庭文件中表示,中共國安部跟社科院關係密切。有時候國安部將社科院員工作為觀察員和評估員,有時候國安部官員使用社科院的旗號掩護自己的身分。

馬洛里通過電話與自稱的上海社科院員工通話,隨後於2017年3月和4月兩次前往中國進行面對面會議。在那裡,他被指示如何利用安全短信功能聯繫他的中國「客戶」。根據刑事起訴書,馬洛里還為中共撰寫了兩篇關於美國政策問題的白皮書。

第五步:處理

間諜活動中最微妙的部分始終是,該間諜如何維持其與接頭人之間的日常溝通。老一代間諜往往依賴祕密接頭等方式傳遞情報,今天的間諜通常依賴加密的通信工具、祕密手機和草稿文件夾中隱藏的電子郵件。

比如,前中情局雇員李振成被認為是最具破壞性的中共間諜。李振成2010年4月會晤了兩名中共情報官員。他們承諾給他10萬美元,換取他的合作,並承諾照顧他一輩子。從第二個月開始,中共情報官員開始通過信封向李振成下達任務,要求他披露中情局的敏感信息。

李振成在手提電腦上建立了一個文件,其中包含中情局辦事處地點,包括一個敏感行動地點。這些信息通過一個電子郵箱發送,電子郵箱使用的是他女兒的名字。

看起來李振成的這些活動幫助摧毀了美國在華間諜網。當FBI人員搜查李振成的行李箱的時候,他們發現他的日程管理器中包含手寫的絕密信息,包括情報人員會議披露的行動方案,行動會議地點,行動電話號碼,情報人員真實姓名和中情局祕密設施。  #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11-01 3: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