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欲示好? 專家:澳洲是時候表明立場了

澳洲總理莫里森一直佩戴的澳洲國旗胸針,以示他捍衛澳洲國家和國民利益的態度。(總理官方推特)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綜合報導)在美國聯合國大會期間,由於川普的貿易施壓,中共似乎試圖修復其與澳洲和區域內其它國家的外交關係,以免被美國孤立。不過堪培拉智庫的專家建議,現在是澳洲向中共直接表明政策立場的時候了。

貿易施壓見效 中方欲緩解中澳關係

在中共外長王毅與澳洲新任外長佩恩在紐約聯大會議會面時,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對此表示支持。北京隨後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語氣明顯比今年早些時候王毅與前澳洲外長畢肖普會面時客氣許多。

目前,對於中共干預澳洲的話題,澳洲公眾正在進行更廣泛地討論。澳洲對中資投資的立場也變得更強硬。而中共在屏蔽了大陸網民對澳洲廣播公司網站的訪問的同時,對南太平洋區域加緊擴張,由此加劇了雙方的緊張關係。

澳洲廣播公司報導說,一些專家認為,目前中共因美、中貿易戰帶來的巨大壓力,更有可能在太平洋區域尋求支持,以免被孤立。《環球時報》亦在評論文章中表示,「中方當然願意重建與澳洲的關係」,但它也不忘提及令其不滿的澳洲對華為、中興的禁令。

雖然澳洲商界一些人覺得新上任的總理莫里森和外長佩恩需要訪問中國,但莫里森表示眼下他的工作重點是國內事務。不過他也期待在11月的亞太經合會議上與中國領導人見面。

「目前我工作的重心是優先處理一些國內事務。有關乾旱及其相關的問題,還有我們的經濟、老年護理問題,而這些都是我議事日程中非常主要的問題。」莫里森說。

專家建議澳洲政府對中共明確立場

對於近來一直是熱點的澳、中關係的辯論,堪培拉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國防和戰略項目主任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建議澳洲政府,是時候向中共直接表明我們的態度了。

鑑於中共的行為和意圖越發具有侵略性,休布里奇在評論文章中說,他提出的這個要求非常及時。「做出清楚的聲明只是表明我們能做什麼、不要什麼,將會和將不會做什麼,如此一來對方就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並且可以相應地制定他們自己的政策及行為。」

這樣的「明確聲明」政策「隱含了政府所做的決定,也隱含了澳洲議會上通過的法律,避免在具體事情上按某些個人的理解做決定,並且可以提供一個有助於處理未來問題的框架。」

休布里奇表示,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框架,澳洲所作的每一個決策都可能被視作雙邊關係的新「考驗」,不論是在外國投資、安全或國防關係上,還是起訴那些外國干預者。每一個決定都像是傳遞某個信息,或是對上一個被認為可能苛刻的決定做出的回擊。

如此一來就會造成每件事都有「特設方案」的風險,而整體的國家政策方向和雙方關係狀態卻不明瞭。

減少貿易、外資的單一依賴

那麼,目前澳洲對中共的整體政策設定和重大決策有哪些?

休布里奇認為,貿易方面,經濟學家和戰略家們從全球金融危機中認識到,澳洲需要尋求多元化經貿關係,以減少單一對中共這個客戶的依賴。

澳洲前外交貿易部次長瓦吉斯(Peter Varghese)提出的印度戰略,闡明澳洲與印度日益增長的關係有助於澳洲的貿易多元化。同時總理莫里森圍繞自由貿易協定而進行的印尼訪問也是該戰略的一部分。

投資方面,在過去十年,澳洲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共拒絕了四個商業提案,都來自於中資公司。其中一次是時任財長的莫里森以競標的中國公司違背澳洲國家利益為由,拒絕了將澳洲最大牧場基德曼出售給全資中資公司。澳洲政府最近還阻止了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和中興參與澳洲的5G網絡建設。

休布里奇認為,如果出租達爾文港發生在2018年,中國的嵐橋集團將不會有機會簽下99年的租約。

休布里奇說:「我的感覺,我相信北京的領導層也是這樣的理解,就是我們現在已經對中資在澳洲重要基礎設施、能源和通訊設施的投資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再進一步的中資積聚和大型市場滲入已經被視作不利於我們的國家利益。」與貿易類似,依賴單一的投資來源同樣存在風險,並且影響到戰略利益。

實踐新反外國干預立法

此外,六月份通過的《反外國干預法》,本身就是一項國家政策。前總理特恩布爾說過,「我們不會容忍任何隱蔽、脅迫或腐敗性的外國影響力活動。這(反外國干預法)就是將合法的影響與不可接受的干預區分開的界限。」

休布里奇的觀點是,唯一讓這項立法更為明確的方法是起訴進行祕密干預和間諜活動的中國人。「正如俄羅斯和美國一樣,他們的確常常起訴一些中國人的間諜行為。」

加強國防技術保護

最後是國防關係問題。休布里奇認為,「澳洲與中國(中共)並非盟友,我們的戰略利益明顯存在差異,但我們卻各自在尋求一種可以增進理解的國防關係。中共不可能讓我們深入了解中共軍方的武器裝備和網絡能力。同樣,澳洲也不會和中共軍隊共享我們先進的雷達技術、聯合攻擊戰鬥機或潛艇技術。」

雖然這會給澳洲的一些技術研究合作夥伴和高校裡的學生帶來影響,但「中共永遠不會讓澳洲軍隊和政府人員安插在中國有關其軍事能力的研究機構裡,而澳洲高校裡卻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人,他們用我們的技術和知識增強他們的軍事實力。」所以他建議,應該限制澳洲與中共軍方及其相關研究機構之間的互動。

休布里奇認為,採取以上處理兩國經濟和戰略關係的政策,「對北京來說將不會是新聞,卻會使我們的政府審議和做公開聲明變得更容易,也會讓澳洲在野兩黨的合作更明確。」#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