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氣: 36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溫妮綜合報導)站在一座俯瞰澳洲首都堪培拉的小山上的澳洲查爾斯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指點著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澳洲聯邦警察大樓和中共駐澳使館所在位置,然後將目光停在了中共大使館處。

他說:「他們選擇了那個地方,他們有很大的影響力,他們有一個龐大的建築群,他們在這裡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10月2日(週二),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通過其官網發表了一篇題為「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是中共影響力的原爆點」(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Are Ground Zero For Chinese Influence)的特稿。這篇特稿以採訪的形式回顧了近年來中共對澳紐兩國的影響。澳洲著名公共知識分子漢密爾頓是這篇特稿的採訪對象之一。

漢密爾頓所著的《無聲的入侵》在澳洲社會引起巨大反響。(燕楠/大紀元)

懼中共濫訴 《無聲入侵》出版受阻

漢密爾頓教授告訴NPR記者,去年11月,當他首次嘗試出版其新書《無聲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時,他最初的出版商Allen and Unwin通知他,他們正在取消出版計劃,原因是擔心北京政府代理人會提起法律訴訟。

儘管澳洲另一家出版商最後出版了他的書,但強大的外國獨裁政權在他本應是自由民主的祖國對其工作造成的影響,讓他感到震驚。他說,這是在提醒人們,中共已經如何深入地滲透進澳洲社會。

《無聲入侵》這本書詳細闡述了中共在澳洲的影響,書中確認了澳洲40多位前任和現任政客在聽從中共政府的命令,其中很多是無意之中所為。

漢密爾頓說,中共已經滲透到中澳各協會,包括致力於學生和學者、作家和宗教活動的各種協會。其活動範圍從接管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購買政治影響力、將忠誠於北京的人提升至民選政治職位,到通過贊助智庫和網絡入侵等各種方式在大學裡獲得影響力等等。

漢密爾頓表示,出版商拒絕出版這段插曲,恰恰證明了其書中的中心論點是正確的。中共已經滲透到澳洲,但他沒想到自己會親身面臨中共的影響。

「這是一面巨大的紅旗。」漢密爾頓說:「換句話說,如果澳洲在這個問題上讓步的話,那麼澳洲將不會出版任何一本嚴肅批評中共的書。我的意思是,這基本上意味著我們犧牲了我們的民主自由。」

中共對澳洲的影響有多大?

文章評論說,中國在共產黨領導下的崛起對澳洲產生了重大影響。中國已經成為澳洲最大貿易夥伴,兩國間貿易額約占澳洲總貿易額的四分之一。

本世紀初,中國對鐵礦石等大宗商品的需求推動了澳洲的礦業繁榮,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並穩步推高了工資。後來,隨著中國城市消費階層的迅速增長,上海和北京年輕專業人士開始熱衷於澳洲的牛排、牛奶和葡萄酒。目前,澳洲近三分之一出口產品流向中國。

富有的中國人經常以遊客身分到澳洲旅遊或購買房產,致使澳洲沿海地區房價出現了歷史性增長。

不過,像漢密爾頓這樣的公共知識分子及政治家們開始質疑,澳洲是否為這些經濟利益付出了過高的代價。

去年12月,澳洲工黨參議員鄧森接受了親共華商的非法捐款之後,前總理特恩布爾宣布了澳洲數十年來對情報法和反間諜法的最大改革。澳洲國會於今年6月通過了《反外國干預法》。(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澳洲回擊並制定《反外國干預法》

去年12月,澳洲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接受了親共華商的非法捐款之後,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宣布了澳洲數十年來對情報法和反間諜法的最大改革。澳洲國會於今年6月通過了《反外國干預法》。

特恩布爾在宣布該法案時說:「外國勢力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日益複雜的嘗試,試圖影響國內外的政治進程。新的法律將保護我們的生活方式,保護和加強我們的民主,並確保澳大利亞人根據自己的意願做出決定。」

安全學院院長:問題不在於中國人民

澳洲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德卡夫(Rory Medcalf)告訴記者:「除了規模不同外,中國還有一點不同,就是中共可以將私營部門、教育、民間團體,乃至國家和社會的各個部門與中共的目標結合在一起。」

「我們不是在和一個正常的國家打交道,我們面對的是一黨專政的國家,中國公民對黨的忠誠程度高於對國家本身的忠誠。所以我們面對的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祕密組織。」

梅德卡夫表示,問題不在於中國人民,而在於中國共產黨。該黨最脆弱的受害者中,有一些離開了自己的祖國,生活在澳洲和新西蘭等民主國家。

中共鎮壓新西蘭民主雜誌

NPR記者採訪了新西蘭民運人士、網絡雜誌《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據了解,因在中國一家民主報紙工作而面臨被中共監禁的危險,陳維健於1991年流亡至新西蘭。他在新西蘭重新創辦了這家報紙。但即使在新西蘭,北京政府還是盯上了他。

陳維健告訴記者,奧克蘭一家親共報紙起訴他誹謗,因為他批評這家報紙過於親北京。這家報紙由中共政府資助的企業贊助,因此中共海外宣傳部門對他的民主報紙進行鎮壓。

多年來,陳維健見證了中共如何滲透到新西蘭社會和政府內部,成為新西蘭主要貿易夥伴,並從貿易擴展到金融、電信、軍事合作及南極合作等各個領域。

一名新西蘭議員被揭露是中共黨員,並且曾經為中共間諜教授英文,引發西方對中共黑手伸向新西蘭的警惕,也令人擔憂新西蘭政黨是如何審查候選人的。(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間諜背景的楊健仍為國會議員

去年新西蘭Newsroom新聞網披露,新西蘭華裔議員楊健在申請新西蘭公民身分時,向當局謊報了自己的中共間諜教育背景。

楊曾在中共軍事情報部門工作過15年。他不僅曾在中共解放軍空軍工程大學作為學生學習英語,而且在獲得中共解放軍洛陽外國語學院碩士學位之後,在該學院任教5年之久。洛陽外國語學院是中共最著名的軍事情報學院之一。

楊在任教期間,為學習攔截和破譯英語訊息的學生講授英語,而培養這些學生的目標是從事中共軍事情報活動。

楊拒絕了NPR採訪請求,但去年他對媒體承認,他是中共黨員。儘管他自己堅稱離開中國後不再是積極分子,但陳維建告訴記者,楊健不僅僅和中共有聯繫,而且是中共派到新西蘭的間諜。

他說,楊所在的國家黨認為他對新中關係有好處,國家黨的很多捐款都是通過他獲得的。他經常帶領前國家黨政府要員出訪中國,並與中共達成有利可圖的交易。

自2011年進入國會至今,楊一直在新西蘭國會任職。2013~2016年前國家黨政府訪問中國期間,楊發揮了重要作用。他曾陪同前總理凱伊(John Key)與習近平中國國家主席會面,並在雙邊會談期間擔任翻譯。

隨著楊的政治影響力的增長,新西蘭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也在增長。2008年,新西蘭成為第一個與中國簽署自貿協定的發達國家。兩國之間的貿易在過去10年裡翻了兩番。

政府關係顧問:新西蘭是中共試驗場

「很多國家都在問:為什麼中國要與新西蘭商討自貿協定?他們那麼小。」新中自貿協定首席談判代表、新西蘭政府關係和遊說諮詢公司Saunders Unsworth顧問芬尼(Charles Finny)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想中共可以通過與新西蘭商討自貿協定來學習如何談判,為將來與大國談判熱身。即使犯了錯,也不會是致命的。」

芬尼認為在政治上也是如此。他說,中國很可能一直將新西蘭作為與其它發達國家建立外交關係的試驗場。

美國和澳洲分析人士認為,楊健間諜門事件證明,中共正在將新西蘭作為五眼聯盟的薄弱環節。(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新西蘭是五眼聯盟的薄弱環節?

在新西蘭情報機構於2016年開始調查楊健的背景之後,楊就被排除在外交、國防和貿易等國會特別委員會之外,但他仍然在國會中占有席位,這讓很多人感到不解。

對此,新西蘭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彼得斯(Winston Peters)在接受NPR採訪時說:「這個問題的答案今天還無法給出,但是我們是如何回應的,我們國家和系統很快就會給出答案。」

美國和澳洲分析人士認為,楊健間諜門事件證明,中共正在將新西蘭作為五眼聯盟的薄弱環節。五眼聯盟成員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

這種觀點令彼得斯感到憤怒。事實上,作為新西蘭歷史上任期最長的國會議員,彼得斯長期以來一直對新西蘭過於依賴中國直言不諱。但當人們指責新西蘭正在被中共用作政治工具時,他堅決地予以澄清。

他說:「新西蘭參加過兩次世界大戰,兩次都比美國早兩年。所以我們不喜歡這樣的言論。」

坎特伯雷大學的中國事務專家布萊迪教授撰寫報告列舉了大量翔實數據,論證了中共在新西蘭全方位滲透和干預活動。(坎特伯雷大學官網)

揭中共「魔法武器」 紐教授遭報復

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教授、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布萊迪(Anne-Marie Brady)在去年發布的國際報告《魔法武器》中,以新西蘭為實例,揭露了中共利用「統一戰線」這個「魔法武器」,通過政治現金、「軟實力」和「大外宣」等戰略,對西方國家進行全方位滲透,目的是加強其海外政治影響力。

布萊迪的報告引起了發達國家政府和政策專家們的廣泛關注。今年早些時候,澳洲國會曾邀請她發言,其它很多西方國家則邀請她前往演講。她在訪問華盛頓期間,一天之內曾做過三次演講。

當然她的研究工作也引起了中共當局的「關注」。她在澳洲國會發言時說,她的辦公室和住宅多次遭到竊賊襲擊,而且她還收到了一封恐嚇信,警告她會受到攻擊。

布萊迪告訴NPR:「和我研究工作有關的物品都被拿走了,但貴重物品卻絲毫未動。這是一種相當不尋常的盜竊行為。」

「竊賊」盜走了她的筆記本電腦、手機和U盤,這些都與她對中共的研究直接相關。不過布萊迪並沒有被嚇倒,仍在繼續調查中共在新西蘭的滲透活動。

布萊迪在其報告摘要中寫道:「民主國家也有魔法武器:選擇政府的權利;對強權進行審查的權利;言論和結社自由以及新聞自由。現在是使用它們的時候了。」

布萊迪教授是坎特伯雷大學全職教授、華盛頓伍德羅·威爾遜中心研究員、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及亞太安全合作理事會成員,同時她也是《極地雜誌》(Polar Journal)的主編。

截至目前布萊迪已經出版了10部專著和40多篇學術論文,其研究範圍包括中共現代化宣傳體系、中國和新西蘭的關係、中國的思想管理、中共在南極和北極的戰略利益等一系列問題。#

責任編輯:徐亦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