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慕尼黑瑪琳廣場上 修煉人講述他們的故事

法輪功遊行隊伍穿行於慕尼黑市中心時,吸引了過往行人的目光,大家紛紛舉起相機拍照,並索要資料,其中也有很多是來旅遊的華人。(Mihai Bejan/大紀元)

人氣: 6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王亦笑德國慕尼黑報導)2018年10月4日,恰逢慕尼黑啤酒節期間,本就遊客如織的慕尼黑市中心更加熱鬧。繼3日法輪功學員在此舉辦集會遊行活動後,4日遊行方陣和歐洲天國樂團再聚慕尼黑瑪琳廣場,在這裡人們聽到了悠揚慈悲的音樂,了解到令人震驚的迫害真相和感人至深的修煉故事。

旅德小夥子成功營救母親

法輪功學員丁樂斌。(王亦笑/大紀元)

來德國六年、如今已是歐洲天國樂團一員的山東小夥子丁樂斌,談起自己的修煉經歷和營救母親的過程,一切仍是歷歷在目。

初得法是在國內,那時丁樂斌才9歲。他看到媽媽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覺得法輪大法好,就跟著媽媽一起學法練功。

如此美好的修煉時光只持續了兩年,中共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丁樂斌記得,當初警察直接闖進家裡,禁止他們學法煉功,威脅他們放棄修煉,還像土匪一樣非法抄家。當時還在上初中的丁樂斌,對突如其來的風暴既驚訝又恐懼,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本來應該保護好人的警察,怎麼反倒打起好人來。

1999年底,媽媽去北京上訪,希望為法輪大法講一句公道話,結果被非法抓捕,1個月後才被釋放。之後,丁樂斌的父母被迫害得流離失所,他只能暫且由親戚照顧。

2001年1月,中共一手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在電視上輪番播放。那時在學校裡,丁樂斌和其他同學一樣被強迫觀看自焚偽案,還要寫「心得體會」,人人都要進行政治表態,還要在誣衊大法的橫幅上簽字。這給丁樂斌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負擔,感到發生的一切都不可思議,但是他知道大法好,從未動搖過對真善忍的堅信。

2012年4月,媽媽因為發放真相傳單再次被抓,並被非法判處一年半勞教。說起出國前最後一次去見媽媽,丁樂斌幾度落淚。那是在勞教所的會見室,四處都有攝像頭。媽媽給丁樂斌使眼色,悄悄從桌子底下遞給他一張紙,並告訴他這是一份三退名單。媽媽在勞教所裡受酷刑折磨,也不忘給犯人講真相,才有了這份珍貴的名單。丁樂斌流著淚說:「我覺得媽媽真的非常了不起。」

丁樂斌來到德國,通過法輪功同修的協助,聯繫到德國媒體和政要,積極營救被非法關押的母親。當時有二十多位政要,從州議員、國會議員到歐洲議員都有,寫信給中共駐德國大使和中國勞教所所長,還有政要當面找大使談話,要求立即釋放丁樂斌的母親。

德國大法學會和IGFM國際人權組織還聯合發起明信片活動,把釋放丁樂斌母親的要求印到明信片上,發放給德國民眾。一張張的明信片寄到了中國勞教所,極大地震懾了獄警等人,他們非常恐懼這來自海外的正義之聲。終於在被非法關押了一年之後,丁樂斌的母親被成功營救,獲得釋放。

丁樂斌說,如今他的目的不再是僅僅營救母親,而是要幫助更多受迫害的同修,還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

劉玉梅:無論如何要把真相講清楚

法輪功學員劉玉梅。(王亦笑/大紀元)

來自遼寧省的劉玉梅,今年六十多歲。修煉二十多年來,她深刻體會到了修煉之福與迫害之苦。她曾被中共非法綁架9次,4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但是她並沒有因此而膽怯,這份勇氣來自何處?這還要從她修煉之初親歷的「奇蹟」說起。

1997年,劉玉梅的一位親戚學煉法輪功後馬上戒了菸酒,這讓她感到很好奇,也想看看大法書籍《轉法輪》。當時她身患類風濕、胃潰瘍等多種病症,夜裡疼得睡不著覺,身體對天氣變化的敏感度比天氣預報還準,終日以藥為伴。神奇的是,就在她看書學法4天以後,這些病都不翼而飛,她感到無病一身輕,眾多的親朋好友看到她的變化也都開始學法煉功。

沒想到兩年後烏雲壓頂,腥風血雨的迫害開始了。僅1999年她就4次去北京上訪,親歷4.25和平上訪,當時朱鎔基代表政府承諾給與法輪功學員合法的修煉環境,她滿心歡喜地回家,認為誤會終於澄清,事情終於獲得妥善解決。萬萬想不到,更大的陰謀、更殘酷的迫害還在後面。

1999年7月20日,她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第一次被抓。她說當時知道去了就會被抓,中共就是殺人狂魔,看看當年六四,學生如何被中共開槍屠殺就知道了。「但是我還是要去,因為大法對我有再造之恩,我是親身受益者,那種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哪怕只有兩天也值了。在大法蒙難之時,我怎麼能不站出來說句真話呢?」

2000年底,她因不放棄修煉再次被抓。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門自焚偽案還未發生之前,看守所的獄警就提前通知,今天有重大新聞,必須去看。這要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如果真的是突發事件,獄警怎麼會提前知道?

當時還有件事讓劉玉梅印象深刻。她被抓後因不想牽連單位、家人,所以沒有報出姓名地址。當時獄警對她說,你不說可就慘了,被掏心挖肝,家人連屍體都找不著。

在關押期間,劉玉梅被拳打腳踢、遍嘗酷刑,但是卻有醫生給抽血化驗,詳細檢查身體,這不是很奇怪嗎?後來劉玉梅才知道,這是在為建立「活體器官庫」做準備。她因為是乙肝病毒健康攜帶者,又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無法成為合格的器官供體,於是看守所直接在半夜把她扔到了北京西客站。

之後,非法綁架和酷刑迫害反復上演,中共活生生把人間變成地獄。更為悲傷的是,2002年劉玉梅的妹妹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劉玉梅的父母因警察長期騷擾和恐嚇,在2009年和2010年含冤離世;劉玉梅的丈夫被警察逼迫離婚,也含冤去世。

2005年,劉玉梅終於有機會逃離中共魔爪,她輾轉來到芬蘭,如今已在芬蘭定居十多年。能在自由社會自由地學法煉功,她感到無比幸福。她說,這次她千里迢迢來到慕尼黑,就是要展現大法的美好,因為她是親身受益者;還要揭露中共邪黨,讓更多人知道真相,因為中共真的是惡魔,她也是親身受害者。

意義非凡的60歲生日

法輪功學員Heidrun Harz。(王亦笑/大紀元)

居住在德國埃爾夫特(Erfurt)的Heidrun Harz女士是位新學員,剛剛修煉法輪功一年多。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如此規模的反迫害集會,她作為白衣方陣的一員,手捧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遺像,讓更多人了解中共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她覺得這非常重要。

更巧的是,10月3日是她60歲的生日,在德國人看來這是個必須得好好慶祝的「大生日」,但是Heidrun還是決定來慕尼黑參加反迫害集會。她說,「與其跟朋友們一起喝咖啡吃蛋糕,我覺得來這裡更加意義非凡。」

「因為對於我而言這是人生的一個新階段,我已經修煉了,我想要有個新的開始,不再只是想到自己,只想自己舒服,而是能為更多的人著想。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能讓我更深地體會真、善、忍。而且在這裡我認識了更多學員,大家在一起交流修煉體會,真的很棒,我非常受益。」

說起開始修煉的機緣,Heidrun表示,決定修煉法輪功,自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為以前也了解過其它功法,也有過一些疑問。特別是修煉一段時間後,突然也有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抵觸情緒製造障礙,讓人不想學煉。這期間女兒給了Heidrun很大的幫助,女兒也是法輪功學員,女兒說,不要管這些,只管繼續堅持學法煉功,不要放棄。於是Heidrun拿了10天的假期,再好好去讀《轉法輪》,雖然之前讀過很多遍,但是這次卻不一樣了,她看到了很多之前沒有明白、被忽略了的法理,豁然開朗。

通過不長時間的修煉,Heidrun也感受到了明顯的身心變化。她說,「我能夠看明白很多東西,心裡充滿愛。之前我覺得生活很不易,工作也不順利,還曾經失業,感到壓力很大,那時我很敏感,不願意跟人接觸。學煉法輪功後,我能夠打開自己的心扉,更好地跟別人交流、相處,境遇也慢慢好起來,這一切都讓我感到太美好了。」

歐洲天國樂團在慕尼黑瑪琳廣場演奏,吸引了過往行人的目光,大家紛紛舉起相機拍照,並索要資料,其中也有很多是來旅遊的華人。(Mihai Bejan/大紀元)

隨著天國樂團的音樂響徹瑪琳廣場,越來越多的行人駐足觀看,當他們了解到什麼是法輪大法,中共如何迫害修煉人,以及學員們的修煉故事,很多人都對學員豎起了大拇指,說你們太棒了,還有很多人馬上在反活摘徵簽表格上簽了名。

有一對六十多歲的從大陸來旅遊的老夫婦,看到如此大規模的反迫害集會,非常關切地對學員說,「你們真好,千萬別回去了,你們逃離了苦難,在這好好生活,千萬別回去受苦了。看你們這活動氣勢這麼大真好,祝願你們越來越好。」

Magnes夫婦是從美國來慕尼黑旅遊的。(王亦笑/大紀元)

Magnes夫婦是從美國來旅遊的,正好碰到慕尼黑瑪琳廣場的法輪功活動,他們覺得這真是神的安排。Steven Magnes先生是美國人,娶了位德國太太,所以德語說得也不錯。了解到法輪功真相後,他表示在中國發生的迫害太醜惡了,不可思議,無法想像有這種事發生。

他說雖然現在整個世界都有問題,不過,共產黨顯然是最嚴重的問題,是無法容忍的。
Magnes先生是基督徒,他相信神會歸來,世界終將發生改變,不過希望儘早能改變。最後,Magnes夫婦還說,你們真的很棒,神會祝福你們,祝你們成功。#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8-10-06 3: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