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私企老闆明白了「不失不得」

文/迎春

【大紀元2018年10月06日訊】修煉法輪功之前,我是做生意的老闆,那時的我年輕漂亮,下海早,吃苦肯幹,生意之路走得很順暢,有了自己的廠子,又在上海建立一個銷售點,產品銷往廣東、深圳等發達地區。

就在我生意剛剛起步不久,想打開更大銷售市場時,我的業務經理把我騙了,他經手發走的三車皮貨,把錢私吞了,近四十萬元,自己的老婆、孩子也不要了,跑到南方又弄了個家。那時的錢硬,四十萬能頂現在的四百萬。我一下子債台高築,真有天塌下來的感覺!

當時我才三十多歲,能有多大承受力呢?整天以淚洗面。這打擊太大了,真切感受到了甚麼是絕望,我整天像沒魂兒似的,打不起精神,睡不著覺,不想吃飯,想起來就哭,眼睛都哭腫了,人顯得老了,這麼多錢上哪弄?廠子要繼續生產,工人要開工資,原材料還得進,靠甚麼維持……

我是個要強的人,一下子吃這麼大虧,精神一下子垮了。

看完整影片»

兩個姐姐一看我這樣,怕出大事,找來家族的所有親戚和我的幾個好朋友,一幫人勸我,生怕我走絕路。那時,誰勸我都不管用,真的動過死的念頭。幾天功夫,我身體不行了,走路打晃,腦子亂糟糟的,白天黑夜心裡只想著一個事:找上幾個人報仇去,一旦找到他,一定得把他整死,出出這口氣……

最擔心我的是我母親,老太太沒文化,每天跟著我,瞅著我,勸我的話就那一句:「三兒,想開些,想開些。」我望著母親渴望的眼神和滄桑的臉,心裡很酸,話沒出口,眼淚就刷刷的下來了。我說:「媽,女兒無能,生意賠了,被騙的好慘,以後咋弄呢?」

母親撫摸著我的臉,眼淚也下來了,說:「三兒,想開些,他缺德,他會得報應,你想開些。」她怕我經不起這事打擊,得了精神病,因為鄰居的一個老闆就是開廠子賠錢得了精神病了,整天瘋瘋癲癲的,誰看了都揪心。母親怕我和他一樣,整天跟著我,勸我。我心裡明白,誰也幫不了我。

忽然有一天,母親拿個小錄音機走到我跟前說:「三兒,你聽聽這個?」我一看,是母親經常聽的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我知道母親在煉法輪功。那時讓煉,街上到處是煉功點,母親不識字,只能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我說:「媽,我不想聽這個,心裡煩。」我心想,聽這個能撈回那四十萬嗎?可是,母親已經把錄音機打開了,遞到了我手上,我只好接了過來。

這時候,聽到錄音機裡傳出的正是大法師父在講「不失不得」的道理。這話正對我心思,我一聽:「不失不得」?不由得一愣,又聽了幾句,覺的有道理。可又想,我失去這麼多錢,我能得到甚麼呢?誰能給我呢?這錢怎麼樣才能回來呢?想到了錢,我就心煩、就恨。

我把錄音機給了母親,覺的煉功是老年人的事,我年輕,修煉的事離我太遠。

就在這時,上海的存貨點有急事讓我過去。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裡外都得我處理。

就在這時,上海的存貨點有急事讓我過去。(公有領域)

就在去上海前,我遇到了這樣一件怪事:我母親不識字,除了聽錄音機之外,她還有一本書《轉法輪》。那天,母親勸我說:「三兒,這書好,你看看吧?」我說:「媽,我沒空。」我想,老太太沒文化,她知道甚麼好不好的?我走南闖北,要是好東西,還等你給我呀?

當母親遞給我書時,我只是翻了翻,隨手又遞給她。可是,就在我翻開書的那一瞬間,頭頂上有個東西在急劇旋轉,這種旋轉的感覺是舒服和玄妙,這讓我非常驚訝,我馬上把書合上,心想:是不是錯覺?可在我合上書後,頭頂的旋轉馬上沒了。我以為是偶然的,又把書翻開,立刻頭頂上又有東西急劇旋轉起來。我很疑惑:心想,翻書跟頭頂旋轉有甚麼關係呢?於是,我第三次把書翻開了,這時頭頂又有東西急劇旋轉起來。

我驚訝的想,這書可能不一般,有空一定要看看,我打算從上海辦完事後,回來把這事弄清楚到底是咋回事。

在上海辦完事我坐上了從上海到北京的火車。在車廂裡,我遇到了一件讓我感到很意外、很震撼的事。

我乘的是臥鋪車廂。對面的下鋪是一個學者模樣的人,後來知道他是教授,旁邊還有他的幾個學生。教授正全神貫注的看一本書,很入神,半天了也不跟別人說話。我問:「您看甚麼書呢?」他把書皮對向我,說:「《轉法輪》。」我一驚,這麼有文化的人也看這個?

我原來以為,我母親沒文化,煉個甚麼氣功倒能理解,有文化的教授怎麼也看這個呢?他見我有些不解,就笑著說:「看這本書的人很多,內容很博大呀!」我說:「我母親也學,她沒啥文化,就是聽錄音,說是她師父的講法。您是有文化的,怎麼也看這書呢?」

他放下書,和藹的說:「全世界人都在研究這本書,不光是祛病健身這麼簡單,這是一本佛家上乘大法,你讀多少書,都看不到這上的內容,深奧啊……」他指著旁邊幾個年輕人,說:「這幾個是我的學生,我們是搞科研的,剛從國外回來。」

我看著那幾個年輕人,問:「他們也信這個嗎?」教授笑著說:「信與不信,人是有腦子的,我在學,他們能不明白嗎?你看了也會信的。」

教授看法輪功的書,這事讓我大開眼界,回家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朝母親要她那本《轉法輪》,我想研究一下,這到底是一本甚麼書?

在看《轉法輪》的過程中,我有很多疑惑:為甚麼這樣?為甚麼那樣?可是,這些疑惑就像師父說的,你在看第二遍時,一個個疑惑都解開了;同時又有新的疑惑:為甚麼這樣?為甚麼那樣?在看第三遍時又解開了……

我驚訝,也終於搞明白了,原來這是一本修煉的書,此後,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圖為2017年澳洲法輪功學員在室外煉功。示意圖。(EMMA MORLEY提供)

學法修煉後,我受益無窮,比如:一身病好了(不細說),心胸開闊了,遇上不順心事能想開了。對於騙我錢的那個人,大法書上講的很明白:「不失不得」,得到不該得的東西,就得用德交換,人要是德沒了,災禍必來,這是天理。

學法前,一想到騙我的人,我就痛恨他,見到他的家人時也氣得不行。學大法後,我明白了更深層的因緣關係和得失關係。其實,他害人更在害自己,做了一件傻子都不幹的事。但我不恨他了,覺的他可憐,他用德來換業,用德換那點錢,天理也不會放過他,他不知道這個後果有多可怕。人在迷中就知道錢好,卻不知道錢得到和失去的背後深層道理。

學大法後,我明白了更深層的因緣關係和得失關係。(公有領域)

後來我聽說,騙我錢的那個人,在南方找了一個小媳婦,過了幾年好日子後,小媳婦把他錢折騰光了,就把他踹出去了,他又回來找原配。他的兩腿生了惡瘡,一直往上爛,大腿被截肢,後來去世了。

從他回來到死去,我甚麼怨恨都沒有,也不想找他了,只覺的他可憐,如果他能早一些學大法,絕不會幹這種傻事,不會有這個結果。

為了還債,我把廠子兌出去,一下子變的很輕鬆,又去做別的生意。現在我家順,生意順,甚麼也沒丟。這是大法給我的福。我把《轉法輪》這本書背了下來,慶幸這輩子沒有白活,遇到這麼好的大法。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九年過去了,共產黨對法輪功造假打壓從未停止。在迫害中我也走過了好多年心酸艱難的路:曾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三年多;三次被綁架;被迫流離失所過;被當地警察走馬燈似的騷擾過;流離在外地時,一次過大年,房東一家人回來了,我只好離開,看到賣烤肉串的,想買一串五角錢的烤肉串都沒捨得……

儘管如此,我對大法依然堅定!我想任何人,當你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時,你也會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萬古機緣只一次,錯過了將永遠不會再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載明慧網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