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轉動台灣】產業外移?林景寬:我們整棵樹留在台灣!

嘉年生化董事長林景寬。(莊宜真/大紀元)

人氣: 9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雁門台灣報導)1996年,嘉年生化成功研發以鳳梨酵素治療三度燒燙傷的新藥製程,當時林景寬曾找國內大企業集團及藥廠洽談合作,對方均以商業利益小而吃上閉門羹;至2001年,與位於長年處於戰爭狀態的以色列之藥廠成為合作夥伴,11年後,此植物性清創藥物,通過歐盟新藥上市許可,造福了無數燒燙傷患者。

林景寬董事長與以色列合作藥廠人員交流(嘉年生化提供)
林景寬董事長拜訪以色列合作藥廠(後排右)。(嘉年生化提供)

去痂酵素 研發過程觸動人心

林景寬農村長大,清華大學工業化學系、台大化工所畢業,他相當堅持農業與生技發展,需根植於「永續環境」的理念。「各種產業過度商業化,將喪失核心價值!」利益不應該是一個產業或產品開發的唯一考量,嚴重燒燙傷新藥Debrase(Nexobrid)屬於戰略物資,2012年取得歐盟新藥上市許可,有10年市場獨占期。

經多年探研,取得「清創酵素」專利的美籍醫師克萊恩(GeroldKlein),曾是經歷二戰的德國軍醫,他處理過大量軍人、平民燒灼傷患者,目睹軍民遭砲火焚身的傷亡慘狀,遂傾力以特製的清創酵素治療三度創傷之研究。有次,在一個國際性醫療研討會前夜,他特意用熨斗燙傷大腿,並於研討會場以身試藥,過程極是觸動人心。

由鳳梨莖萃取去痂酵素。(嘉年生化提供)

克萊恩醫師畢生奉獻於清創酵素領域,研究期程漫長且耗資巨大,竟致傾家蕩產。臨終前,仍惦念不忘此未竟志業;林景寬不僅義無反顧接下研發棒子,還和他的家人成了莫逆之交。「鳳梨曾經是個夢魘!」來台灣參訪嘉年農場,一見園中種植的鳳梨時,克萊恩醫師遺孀哽咽地說。

「夢中有許多燒燙傷病患前來求救,懇求不要放棄研發清創酵素!」林景寬肅然轉述克萊恩醫師兒子的奇特夢境。清創酵素能分解壞死組織,相較於傳統清創手術,可降低感染力,縮減住院時間,是一項革命性產品;至於技轉以色列藥廠,並非賣斷專利技術,嘉年簽下全球獨家供應商契約。在地原料,不制約於人,另一層意義是:「不只是根留台灣,我們將整棵樹留了下來!」林景寬與資深副總李碧津,夫婦倆深情補充說。

克萊恩醫師畢生奉獻清創酵素研究(左)。(嘉年生化提供)

食品來自農業 不來自化學

嘉年生化與嘉品生物科技兩個廠,隔著一條馬路,座落斗六工業區內,周邊還有一塊2,000坪的實驗農場,科技人內心深處,或藏有回歸田園的渴望,但林景寬朝夕親炙滿園的「台灣黃梔子」,其萃取物質為「天然蛋白質交聯劑」,係重要的生物醫學材料。

黃梔子果實。(嘉年生化提供)

導覽的資深副總李碧津,在生物科技新廠區生態池前停下步子,廠區低建蔽率,卻保留了更多綠地,一泓秋水,半池蓮花,嫣然迎客。「生產、生活與生態是可以結合的!」她恬淡地闡述產業的三生文化內蘊,生活與工作在嘉年是融入的,生產基地應該呈現真善美的氛圍。

清創酵素和天然蛋白質交聯劑,是嘉年研發的生物醫學材料,後者運用在組織工程、支架包覆、刑事鑑定、椎間組織交聯、器官移植……等臨床醫療上。「產品與公司存在的價值,不在利益,而是要問對人類有什麼貢獻?」生物醫學材料之外,林景寬身為化工人,同樣用存在價值的高度,深刻反思土地、環境與食物,要如何從大量製造的化學汙染鏈結中脫身出來。

「食品應來自農業,不是來自化學!」他指出化工生產線上,百餘年來缺乏循環性思考,往往為了追求工業發展、商業利益優先,化學物質充斥,造成食品、生活與生態環境的嚴重汙染。「這不是我們要的!」速度必須放慢,路走錯的,要拉回到對的方向來,林景寬認為各行各業共同思考此問題,崩壞的生態才有重生的機會。

2016年,嘉品生技自創品牌「挺自然 Team Nature」,藉以直接傳達保健產品的天然原萃理念,其中茗茶飲料系列也是產品亮點之一。烏龍拿鐵、即溶茉莉綠茶、洛神花茶、牛蒡茶及五行蔬菜粥……嘉品標舉安全健康食材,要與消費者開啟信賴的連結。

幸福產業學苑 跨世代學習 

一家四代同堂,生活在寬敞、明亮的廠區內,工作即生活,兩相調和從容自適;自己則以務實、低慾望的身教典範,教導一雙畢業於國內、外名校系所兒女,更需重視專業,扎根人脈,以培養接班實力。

林景寬一向低調穩健,善於風險管理,但深知企業需有理想性,期許嘉年能扮演產業關鍵性角色,夫婦倆邀集近百位企業主及產學界有志一同之士設立「幸福產業學苑」,從食品出發,推動跨代學習和跨領域交流,傳遞產業人幸福的價值。

嘉年生化董事長林景寬夫婦。(莊宜真/大紀元)

訪談後,從三樓會議室憑窗遠眺,序過中秋,而戶外炎氛不減,生態池邊草樹蒼翠可喜,這波盈盈綠意,竟引得「我們將整棵樹留在台灣」的壯語,兀自在胸臆間翻騰不已!

責任編輯:黃郁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