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雨:烏鴉傳奇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0月10日訊】「哇——哇」,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好像聽到烏鴉的叫聲。

烏鴉叫凶的說法在中國民間普遍流行。俗信以為烏鴉是凶鳥,遇之不祥;如當頭鳴叫,更是災禍發生的預兆。諺雲「烏鴉頭上過,無災必有禍」。為禳解烏鴉報凶,民間還有各種專門破解的法術,如遇當頭聒噪,則蹬足痛罵,旋吐唾沫一口。

相傳春秋時,魯國有個能聽懂鳥語的人,名叫公治長,貧而閒居,無以給食。某天有老鴉飛臨他家,叫道:「公冶長,公冶長,南山有隻大綿羊,你吃肉,我吃腸。」公冶長聽後尋到山裡,果得一隻無主的大羊,食之有餘。後失主追蹤而至,竟誣公冶長偷羊,訟之魯君,魯君不信鳥語,遂將公冶長逮捕入獄。公冶長因此蒙受不白之冤。鄉鄰為他鳴報不平,認為那隻老鴉為公冶長招來了災禍。從此,烏鴉就被視為招災引禍的不祥之鳥。

在我的家鄉,被當成不吉之物的烏鴉另有一個名字:老哇子。老哇子的翅膀在低空中一扇一扇,留下兩卷黑色的經書和神一般的預言———關於災禍,關於生死。人們惶惶不安,尤其是家裡有老人病人的。直到有一天,附近死了人,方可釋然,小小的鬆一口氣。

鄉裡鄉親,街頭上碰了面,對話一定是這樣的——

甲:「我就說,這幾天老哇子怎麼叫的那麼瘮人!」

乙點頭應允:「嗯,聽說陳家伯爺也快不行了。」

乘著歲月的小舟逆流而上,大多數往事早已成為另一種圖騰,但總有一些記憶,隱藏在時光的暗處,把結痂的傷口一次次劃開。

三年前,父親病危,我從福建趕回湖北老家。一連多天,幾隻烏鴉聚集在我家附近,盤旋低飛,哇哇哇的叫個不停,將我們悲傷疼痛的心,揪成一點一點的碎片,散落在風中。

而父親下葬後,那幾隻不知從何而來的烏鴉,突然就飛走了,無影無蹤。

烏鴉是吉是凶,坊間還有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說法,說是在唐代以前,烏鴉在中國民俗文化中是吉祥的神鳥,有「烏鴉報喜,始有周興」的歷史常識傳說,漢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類相動》中引《尚書傳》:「周將興時,有大赤烏銜谷之種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諸大夫皆喜。」 古代史籍《淮南子》、《左傳》、《史記》等均有名篇記載。

在國際上,烏鴉的文化形象和中國一樣是矛盾的。有的國家視它為死亡和恐懼的代名詞,有的國家則把它當成思想和記憶的化身。

但無論是凶是吉,在中國,「烏鴉反哺,羔羊跪乳」的傳說卻是歷史悠久,傳聞烏鴉年老體衰後, 不能覓食,它的子女就四處去尋找可口的食物,銜回來嘴對嘴地餵到母親的口中,回報母親當年的養育之恩,一直到老烏鴉臨終,再也吃不下東西為止。

羔羊跪乳我有親眼看到。烏鴉是否反哺,不得而知,出於對孝道的普遍共識,我願意相信它是真的。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