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帶頭 西方終結對中共綏靖主義

在美國川普政府帶頭之下,西方世界終結對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綏靖主義政策。圖為資料照。 (AFP)

人氣: 42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灣台北報導)美國中期選舉落幕,川普成功守住參議院,且共和黨在佛州、俄亥俄州、喬治亞州等地拿下州長之位,替川普的連任道路取得關鍵優勢;相對之下,民主黨雖然奪回眾議院掌控權,但民眾在潮水退了之後,卻看到「藍色大浪」只有「小漣漪」。

民主黨取得眾議院多數席次後,未來將在內政上挑戰川普,但在外交政策——尤其是對中共政策上,兩黨已形成共識。可望成為眾議院新議長的民主黨領袖裴洛西(Nancy Pelosi)致電川普釋出善意,表達合作意願;川普在選後也發推文表示,支持裴洛西擔任眾議院議長。裴洛西長期以來關心中國大陸的人權、民主與法治問題,當初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時,她曾到現場拉布條抗議,並多次被公安逮捕;她多年來擔任眾議員,一直抱持鮮明的「反共」立場。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今年10月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演說,與川普總統發動的貿易戰,共同構成了一個政治上的標誌,意味著在西方世界已經流行了近半個世紀的、對中共暴政的綏靖主義「基本結束」。

「美國代表西方世界告訴全人類,要結束對中共的綏靖主義政策」,袁紅冰指出,這樣的轉向代表國際社會甚至全人類,都受到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刺激,國際社會終於意識到,中共這種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對人類意味著一場新的大劫難,因此發起反制,而反制的方法就是放棄綏靖主義。

台灣戰略作家范疇指出,美國副總統彭斯今年10月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中,已經把中共與中國區分開來。圖為示意照。(大紀元)

北京應祈禱川普不被彈劾

台灣戰略作家范疇近期接受媒體專訪時談到,當今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已經是兩黨共識,「這是改不掉的了」,且北京最好祈禱川普不要被彈劾,「因為如果川普被彈劾,接任者是彭斯,會比川普更狠」。

范疇指出,彭斯的演講是一場劃歷史性的演講,「用五個字來形容這次彭斯演講的本質,叫做『反共救中國』,彭斯的邏輯是為了要救中國,所以美國要反共;唯有美國反共,才能夠救中國,因為中國對世界的重要性跟影響力是如此之大。」

他解讀,彭斯在40分鐘的演講中,有20分鐘是在對中國人民表達善意,接著再談共產黨的罪狀,明顯區分中國與中共,言下之意是不管對方叫做大清帝國、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人只認China(中國),但現在的執政者不像樣,所以直接向中國人民喊話,想連接中國人民一同來反共,這同時也幫台灣搭了個舞台,意即告訴台灣社會,美國不希望台灣變成一個「反中、反中國人民」的基地,而是變成「反共」的基地。

彭斯希望台灣保持中性化的實質主權地位,在西方打擊中國共產黨、給中國人民出路的同時,也幫台灣搭建了舞台,在中國人民出路與台灣的舞台之間做了有機的鏈結,只不過台灣到現在還不懂得區分中共與中國,而這卻是非常重要的關鍵點。

「台灣千萬不能看到中國經濟受到壓力就沾沾自喜,因為如果中國的政治或經濟出現大問題的話,那個土石流會往台灣來」,范疇說,所以台灣一方面在軍事與經濟上要備戰,另一方面則要準備迎接因中共受到西方世界圍剿,而擠出來的資金、勞動力與生產機會。

世界上只有中共公開宣稱要征服台灣

面對這場全球性的變局,台灣內部有一種聲音,認為美國只是在打「台灣牌」,在利用台灣這枚棋子,隨時可能背叛台灣。對此,袁紅冰表示,這完全是一種混淆視聽的說法,因為現在的事實是,在這世界上,只有一個政權公開宣稱要征服自由台灣,「這個政權就是中共暴政」。

而且中共不斷通過文攻武嚇,讓它們的威脅變成台灣的國家危機;從另一角度看,世界上目前也只有美國這樣一個強大的自由民主國家,保留了《臺灣關係法》,並且重申對台六項保證,充分顯示出在中共強權的逼迫下,對台灣的善意。

「一方面是中共暴政,要置台灣於死地,要剝奪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另一方面是美國透過《臺灣關係法》,表達出對台灣自由、民主制度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下,台灣難道要選擇中共暴政嗎?」

袁紅冰說,面對這樣的事實,台灣必須堅定不移地站在自由、民主的國家一邊,來抗擊中共暴政企圖併吞台灣的統戰陰謀和進一步的文攻武嚇,這是台灣沒有任何疑義的唯一選擇。

台灣長期將面臨冰火兩重天

「長期來講,台灣會面臨到冰火兩重天的情況,狂風暴雨跟陽光同時存在」,范疇表示,「狂風暴雨」指的是來自中共的壓力與它的泥石流,「陽光」則是來自西方對台灣的認可、對民主自由的認可,以及對台灣作為華人民主領袖的期待。

他提到,未來有很多台商或本地企業會受傷,但同時也會有很多外部的力量、人才與資金想要進到台灣來,台灣必須準備一個夠大的碗來接,同時要有一道足夠堅固的牆來擋住泥石流。

范疇說,台灣由於外語能力不足,必須迅速開放引進高、中、低端的人才,「否則這個碗無法形成」;同時台灣的一些大企業,也必須把家族企業的心放下,多投資人才,不論是內部或從外部引進的人才,「因為太陽出來的時間不會太長」。但這道陽光足以讓台灣未來溫暖20、30年;同時若沒有防身的話,這場暴風雨也足以把台灣刮垮。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