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美中國學生網上發言被學生會約談 引關注

匹斯堡猶太教堂槍擊案造成重大傷亡,民眾悼念 。(Photo by Jeff Swensen/Getty Images)

人氣: 85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談了,同學們再見。」

2018年11月1日,卡內基梅隆大學一名中國留學生因為在微信群發表的言論,遭該校學生會人員設局「約談」。難掩憤怒的她在微信群發文講述了被約談的前前後後。

事發起因是數天前發生在匹斯堡一座猶太教堂的大規模槍擊案,槍案導致11人遇難,其中有這名中國留學生所知道的該校一名已故教授的遺孀。

這名微信號「超酷鵝鵝曹」的留學生在槍擊案當晚,在實驗室裡看到全城的警車,聚集在離她家步行不到十分鐘的地方,只覺得有種「令人脊背發麻」的不真實感。

據她講述,學校開課後,學校舉行全體哀悼集會紀念遇難者。她的第一節課,也是以一段默哀開始。另外一位她極其敬重的教授,當天也是只哽咽得講了半個小時就下課了。

「週一那天,看著那些你敬重、敬愛的人心如刀割、泣不成聲的樣子,只覺得被一記重拳打在胸口。」

但在當天下午三點,中國學生會發表一條推送萬聖節的慶祝活動通知:【CSA活動】燒腦刺激狼人殺比賽。她說自己當時第一反應是現在推送這件事情不合時宜。看完整個通知,更是 「覺得一陣噁心」,於是轉發朋友圈:「我這次真的被CSA噁心到了,太XX了,這種時候。」

晚上臨睡前,因為反覆覺得這件事情膈應(不舒服,令人噁心),於是她又在一條長長的總結槍擊案後續中寫道:

「是,生活是要繼續,但人死家門口了,你裝作沒看見跨過去,和你鞠躬致意獻花繞過去,這是不一樣的。」

「這是腦子被驢踢了?和這些人被同時歸類為中國留學生我覺得挺丟臉的。」

「一邊抱怨受孤立,融入不進主流群體,一邊處處把自己當外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掛你的亞裔天花板去吧。」

作者稱,「我素來相信,在表達自己的意見時,一定激烈語言是絕對有必要的。最重要的是針對這個組織,針對這件事情,如果我認為這件事情不合理、不妥當,激烈的發聲是我作為一個群體中的一部分應盡的義務。」

但她還是猶豫了一下,沒有選擇發公眾號,而是發到了朋友圈。

(微信截圖)

「咬定青山不放鬆」

第二天,她的一個熟人A發消息給她,稱她寫得「很有意思,想聊聊」,於是約到了時間。

見面時,A先開始說了一些客套話,然後說「他作為CSA的一份子」希望和她談一下……

更沒想到的是,對方又突然冒出一句:「一會兒還會有兩個人來。」

這名留學生說,自己當時就驚呆了:「這真的是找我喝茶啊?你想幹啥?」

對方回應稱:「就是希望你不要捅婁子。」

緊接著,又來了CSA的主席和另一位在學生會待了5年的建築系大五的學生,「三個人輪番上陣」。她被三個人懟著圍在角落裡,越縮越往後。

「我沒有立刻離開。從小我媽就教我咬定青山不放鬆,堅持到底就是勝利。但我當時是能明顯感覺到我的憤怒條是越漲越高了。」

然後我就炸了,揹起書包推門而出,單方面宣布放學:「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談了,同學們再見。」

作者稱:「更讓我憤怒與不知所措的是整件事情的流程,竟然是以『下套』的形式出現的。」

並質問道:「如果真的覺得我說的不妥當,如果真的覺得非常委屈,為什麼不能直接通過官方渠道聯繫我,告訴我會有三個人來找我談話?為什麼要找一個『熟人』『朋友』,說覺得我寫的文章很有意思想找我聊聊?」

「最後一個為什麼——在犯下這種令人震驚心寒的錯誤的時候,為什麼不允許我在朋友圈裡罵CSA傻X?我作為一個單獨的個體,為什麼要聽從一個甚至都沒有任何官方背景的組織,規訓我,我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什麼話?」

作者最後表示:「週六的事情改變了我。今天的事情也改變了我。但我依然相信我自己的判斷,我相信我所相信的理想的青年狀態。」

「超酷鵝鵝曹」的文章發出來後,立刻引起留學生圈的關注,文章在海外中文網站和社交媒體上轉發。

國人頻頻在中國國內被國安部門「被喝茶」「被約談」,而一個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土地上也被中國學生會約談,讓人大跌眼鏡。有推特網民稱:「我一度懷疑自己看錯了,在美國被中國學生會喝茶、威逼?共產黨已經猖獗到什麼程度了?」

從王千源到楊舒平

「超酷鵝鵝曹」的經歷並非孤例。就在不久前,在馬里蘭大學,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楊舒平在畢業演講中因為說「美國的空氣比中國的更乾淨」,她可以用之前從未夢想過的方式公開討論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政治。

中國留學生楊舒平在馬里蘭大學的畢業演講中。(視頻截圖)

儘管這篇演講受到歡迎和好評,但卻被一些中國學生斥「賣國」。馬里蘭大學中國學生會前主席指責楊舒平「詆毀祖國」,「堅決不能容忍」。楊舒平在大陸的家人成為潛在被攻擊的「人質」和「肉票」,楊舒平本人在美國大學校園受到中國學生會的極大壓力,最終被迫公開道歉。

而早在2008年4月,北卡羅萊納州杜克大學舉行的一場人權集會中,該校的中國學生會組織了一群留學生抗議。中國留學生王千源,因對抗議的中國留學生喊話,試圖調停,成為網上「口誅筆伐」的對象。

在中共學生會的背後操縱下,王千源的個人資訊在網上被公布,上千封的謾罵電子郵件甚至死亡電話威脅。她在青島家中的父母也受到威脅,住處也被攻擊。

王千源說,她有確鑿證據顯示,無論是中國留學生的抗議活動,還是對她本人惡意的攻擊,都是由該校中國學生會操控。

美國政府盯上CSSA

長期以來,海外大學的中國學生會都被認為是受中共使領館操控,在海外推行中共政策的工具。一些大學的中國學生會,在網站上甚至公開提到他們獲得了中共領事館的支持,或者受其領導。

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前外交官陳用林2005年逃出中領館時,攜帶的一份機密情報是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的代辦事項清單,詳細記載了中共領事館是如何使用學生間諜網,來執行中共政府在海外的命令。

這些文件還提及中共駐悉尼中領館的工作任務,包括賄賂收買澳洲當地的中文媒體、招募新學生加入中共間諜網和滲透西方政治。

中國學生會的其它作用還包括:監視該校的中國留學生,和中共通氣,推動親共議程,打壓西方校園內的反共言論。

美國副總統彭斯日前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話政策演講中談及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特別提及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

他說:「只需看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就夠了。這個組織在美國各地校園裡有150多個分支。這些群體為在美國學習的43萬多中國國民中的一些人組織社會活動,當中國學生和美國學校偏離了共產黨路線時,他們還向中國使領館報告。」

今年2月,美國FBI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出席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時說,據FBI在全美各地的分支機構觀察,中共政府使用了包括教授、科學家以及學生等非傳統的情報蒐集人員,兼職情報蒐集工作。

他表示,FBI正在對有中共政府背景的團體促成的中美學術交流展開積極調查。#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11-14 12: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