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道路以目成現實 北京政權時日無多

中國從開放逆轉為閉關的一個最新跡象是,中共工信部聯合廣電總局發布新規說,從2016年3月10日開始,禁止任何外國公司或其分支機搆在未經中共批准的情況下在中國網絡上發表任何東西。(HOANG DINH NAM / AFP)
人氣: 238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8日訊】自2012年以來,中共對網絡的控制日益加強。在過去的五年多中,因為網絡的封鎖,不僅眾多中國的科技、研究人員等無法進行基本的資料收集,而且包括外企在內的諸多公司因與海外的溝通不暢也叫苦不迭;更有無數中國網站、無數中國網民的個人帳號被封。「牆內人」在互聯網的有效空間被極大壓縮。

然而,讓很多人沒想到的是,即便是這已被壓縮的空間,也將不保。近幾個月來,在美國貿易極限施壓下,中國經濟下滑嚴重,國內各種矛盾激化,中共當局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內心憂懼的當局管控網路言論的行動再度升級。

繼年初微博被整肅後,從10月20日起,網信辦開始對自媒體帳號進行整治,迄今已關閉九千八百多個帳號。11月12日,網信辦又約談騰訊微信、新浪微博等自媒體平台並提出嚴重警告。有消息稱,自媒體微博微信被禁了二十多萬個帳號,四十多萬篇文章被刪。14日,網信辦又集體約談百度、騰訊、新浪、網易、鳳凰、知乎等10家客戶端自媒體平台,對其發出警告。

肅殺氛圍下,中共又將魔爪伸向了多位專家學者在海外的推特帳號,並強行要求關閉。近日,大陸知名學者蔡慎坤在其推特上與大家道別,稱「為了自己能夠苟活下去,不得不放棄艱苦的寫作,不得不告別海內外千千萬萬讀者朋友」,「但願黑夜快快過去」。

同日,大陸知名金融學家賀江兵在推特上留言:「如果一個國家連金融都不能在牆外評論,你讓川普信你?服了你們了。」心有戚戚焉的蔡慎坤的回覆是:「不擇手段恐嚇身邊所有的人,從而達到讓你閉上眼睛不說話的目的!」

而中國經濟界消息人士曹山石的推文:「公眾號今晚陣亡了。6月、8月、11月,微博、微信、公眾號,應該屬於年內三封第一人吧。醫學談深了,就涉及法律;歷史談深了,就涉及政治;經濟談深了,就涉及政策;藝術談深了,就涉及價值取向;人文談深了,就涉及思想道德。還能談啥?」更是道出了在中共鉗制下眾人無可奈何的心聲。

不禁想到了西周末年厲王統治時期民眾「道路以目」的場景。當時,西北連續六年大旱。持續長時間的大旱,加上厲王的腐朽殘暴,導致餓殍遍野。旱災結束後,人民需要休養生息。可是,身為一國之君的厲王,卻變本加厲地剝削和壓榨人民。他在災後進一步實行「專利」,就是把原來公有的山林川澤霸占為已有,不許人民樵採漁獵。對於厲王的暴虐無道,放縱驕橫,國人紛紛公開議論他的過失。

為了控制社會的言論,厲王從衛國請來巫師,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發現了後就來報告,立即殺掉。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相見也只能互遞眼色示意而已,這就是「道路以目」的由來。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

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就告訴他的大臣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召公卻說:「這只是把他們的話堵回去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堵住人們的嘴巴,要比堵住水流更厲害)。水蓄積多了,一旦決口,傷害人一定會多;不讓民眾說話,道理也是一樣。……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但是厲王根本不聽勸阻,繼續一意孤行。

厲王三十七年(前842年),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折磨下,西周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不可一世的厲王,被國人暴動嚇破了膽,逃奔於彘(今山西霍縣),結束了其殘暴的統治。

兩千多年後的中共統治與厲王何其相似?中共建政後,發起了一個個運動,迫害各界精英,摧毀正統文化,並且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而近三十年間發起的鎮壓學生、鎮壓法輪功運動,更是泯滅了民眾的良知,使其善惡不分,社會道德急劇下滑,甚至面對中共強摘器官的罪惡也無動於衷。中共之殘暴遠超厲王。

而為了防止民眾了解真相,防止民眾發洩對中共的不滿,中共這些年來是不斷推陳出新,加強控制,從手機實名制、網站「照相備案」、網絡實名制到菜刀實名制,從「長城防火牆」到公安部的「六張網」再到網絡「白名單」,從強行關閉「非法」網站到Google被迫退出中國大陸,從加強網警數量到「五毛黨」的滿天飛,再到今天前所未有地嚴控網絡,令人窒息的恐怖氣氛瀰漫大陸,被沉默的國人此時為了苟活,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這也就難怪「逃離」成為了熱門詞。大陸梁小軍律師近日發文就表示:「飯局,圈子,都在談逃離。學者、商人因為被禁言、生存環境變得艱難而在談移民;律師、親友因為當事人被抓、難以獲得有效辯護而在談解救之策。有人想逃離大監獄,有人想逃離小監獄。」一個讓自己的國民想方設法逃離的政權,顯然已走到了盡頭。

而歷史早已告訴北京的當權者,堵住人們的嘴巴,並不能維持多久,反而在加速自己的滅亡,因為此法完全是本末倒置。試想,一個不願傾聽民意,不願切實解決老百姓問題而為維持自身利益、不惜以暴力相向的政黨,能維持多久呢?是順應天意民心,還是重蹈覆轍,兩條路一生一死。#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11-18 3: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