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送餐工被裁定為雇員獲賠1.6萬

里程碑式判決或重塑澳洲零工行業

Foodora送餐公司被判不公平解僱僱員。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可能會對其它送餐公司產生廣泛影響,並有望重塑澳洲的零工經濟行業。資料圖。(TOBIAS SCHWARZ/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已退出澳洲的Foodora送餐公司在一場重要的官司中敗訴,被判不公平地解僱了一名雇員而不是獨立承包工。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可能會對其它送餐公司產生廣泛影響,並有望重塑澳洲的零工經濟行業

專家們指出,公平工作委員會(FWC)上週的這一裁決,已經將競爭對手優步送餐(Uber Eats)和在線點餐外賣公司Deliveroo等的經營模式置於嚴格的審查之下。

「這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它將從根本上重塑零工經濟行業以及該行業工人的權利。」主持對工作未來進行調查的工黨參議員瓦特(Murray Watt)說,「外賣公司Uber Eats和Deliveroo應非常擔心公平工作委員會的裁決。」

今年,瓦特負責對擁有近百萬自營職業者而不正式員工的澳大利亞零工經濟展開調查。

瓦特表示,技術正在創造新的剝削工人的方式,而澳洲的工作場所法律未能跟上技術或技術變革的步伐。

據估計,零工行業的前工作人員被剋扣的薪酬高達550萬元。

28歲的克魯格(Josh Klooger)2016年3月加入Foodora送餐公司,他的時薪為14元,外加每次送貨費5元。

Foodora公司後來進入自願託管,並大幅下調了新雇員的工資。兩年來,這些雇員每次送貨只能掙7元,並且沒有時薪。

在公開談論公司日益惡化的薪酬條件和工作環境後,克魯格被公司終止了合約。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今年早些時候,克魯格接受了10號電視台的採訪,他還建立了一個討論Foodora公司的低工資和不良工作條件的在線聊天室。

在接受電視台採訪幾天後,Foodora公司稱克魯格的在線聊天室「可能侵犯了公司的機密和知識產權」,並要求他停止上這個平台但遭到拒絕,隨後,該公司在未事先通知克魯格的情況下,終止了與他的合約。

克魯格在運輸工人工會(TWU)的幫助下,以被不公平解僱為由提出訴訟。

公平工作委員會發現,由於克魯格公開談論了Foodora公司的情況,公司以一種「苛刻、不公正、不合理」的方式終止了他的合約。公平工作委員會的調查還發現,克魯格是Foodora公司的雇員而非獨立承包工。

由於不公正解僱,Foodora公司被勒令賠償克魯格15,559元。

瓦特說:「對於Foodora公司的雇員來說,這是個重大的決定,但其它零工公司的雇員仍面臨著不穩定的就業和低工資待遇。」「談到零工,人們經常會想到這幾個外賣公司,但這類零工工作正在蔓延到兒童護理和殘疾人護理領域。」

他表示,這一裁決將會帶來深遠的影響。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