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作者:劉銘

(劉銘/《停泊棧》提供)

    人氣: 1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像我這樣坐在輪椅上的身障人士,怎麼會不想出去旅行呢?即便肢體上有障礙,但心飛得比一般人更快;只是我連出家門都有障礙,遑論出國門。所以當如此「想望」旅行、蠢蠢欲動時,不得不壓抑下來。一般人常說,只要有錢有閒就能夠出去旅行,但輪椅者需要克服許多困難,包括環境的障礙、如廁,以及上下交通工具等等問題。

繞著地球趴趴走、開眼界

七月初,我們一家三口做了生平第一次的自助旅行。為何說是生平呢?因為以往都是跟團或是跟弟弟、妹妹等家人出國;然而這一次卻只有老婆、女兒和我,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必須自己來,於是我們三個人成了命運共同體。這次旅行的地點是日本東京,本以為老婆會很辛苦,協助揹上揹下,想不到日本交通無障礙化真的做得很好,連市區公車輪椅都可以推上去,所以需要她出力的地方就不多。

每天上午我們先以徒步展開行程,然後到市區轉公車和地鐵接駁。去日本之前,還不知道日本的公車如此便利,這一次完全省下了計程車錢。本以為沒有男生壯丁同行,可能會困難重重,但我們家的這兩位女將,表現得巾幗不讓鬚眉,這一切都是拜無障礙空間所賜啊!這次日本之行,玩得很放鬆、很愉快,我們相約明年還要再去。

早在30多年前,那時候我還處在困坐家中時期,毫無生產力,唯一能夠有出門的機會,就是參加了廣青合唱團,每週出去練唱。萬萬想不到,合唱團竟有幸受邀前往美國演出,那次老媽還當我的陪同者。我一直認為,能夠帶老媽出國旅行的人,絕對是好手好腳、四肢健全的弟弟妹妹們,怎麼也輪不到我這個殘障的兒子。沒想到也想不到,老媽的第一次國外之旅,居然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能夠成行。

想不到的還在後面呢!因為那一次的美國之行,開啟了我的眼界,擴大了我的心胸,原來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廣大。為了讓自己不要成為一個眼界短視,心胸狹隘的井底之蛙,最好的方式就是「走出去」。這就是為什麼,我常掛在嘴邊鼓勵別人這句話:「困難困難,困在家裡萬事都難;出路出路,出去走走就有道路。」

樂觀是點燃行動的火苗

在廣青文教基金會擔任執行長時,每年的重點工作之一,就是帶一群身心障礙朋友前往國外旅遊,而且都是去很遠的國家。這些年我們去過澳洲、加拿大,歐洲的荷蘭、比利時、法國、瑞士、德國等等。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加拿大的哥倫比亞大冰原,終年結冰、一望無際、遼闊無邊。或許有人會問:「這個地方適合身障朋友嗎?」這就是讓人動容之處,載送旅客前往冰原的19輛大雪車中,其中一輛就有無障礙的設施,感動吧!即使我的輪椅駐足於冰原之中,手腳是冰冷的,內心卻是火熱的。

許多人聽到我已經去過30個國家時,都會「哇!」的一聲,瞠目結舌。因為一個坐在輪椅上的重度障礙者,生活起居幾乎皆須假他人之手,怎麼可能去過那麼多國家?在這些年的旅行之中,我深切地刻劃出了一句劉氏格言:「樂觀的人,永遠有路可走;悲觀的人,永遠無處可去。」原來許多事情的關鍵,不在於手腳,而在於心念。樂觀,就是一種心念、一種力量。如果一個人具有樂觀的心,哪怕端坐輪椅子上,一樣可以自由自在,來去如風;但如果一個人,充斥的是悲觀的心,即使行走自如,也會患得患失,覺得自己哪裡也去不了。

我們因為不再旅行,而變得衰老。每個人對於旅行的目的和意義都不同,旅行何嘗不是打開並擴大我們五官感知的能力,讓觀察變成了一座監視器。或許我出國一趟不容易,由於要做許多前置作業,所以老天十分的眷顧,只去過一次阿里山就看到日出。有朋友說,他們去過了好幾次,就是無緣看到冉冉上升、金光燦爛的日出。

十月份,我又將展開歐洲、英國、法國之旅,而且其中—天會住在古堡,這又是生平的第一次。

專欄作家

劉銘

三歲罹患小兒麻痺,必須終生仰賴輪椅。現任混障綜藝團團長、大愛電視台主持人、復興電台主持人。著有:《輪轉人生》、《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人生好好》、《從殘童到富爸》、《坐看雲起》、《當偶像遇上明星》。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9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位於巴黎市區北邊的舊貨市集,收藏了幾個世紀以來的老舊物品,舉凡日常生活中看得到、用得到的,都可以在這裡找到替代品。家裡缺什麼東西,到舊貨市場逛一下就收穫滿滿。若有面牆髒了、漆掉了,沒關係,舊貨市場走一回,買幅畫就可以遮醜,說不定還能幸運地撈到名家遺作。
  • 劍橋是英國歷史最悠久的大學城,位於倫敦以北約80公里處,依著康河發展。對多數觀光客而言,劍橋僅是英國旅遊行程中的一站;而我卻有幸在此度過三週的暑期時光。 劍橋大學有31所學院,也有圖書館和博物館。悠悠地遊走在大學城,古老的英式建築、石頭鋪成的街道、綠油油的草坪就在身邊,還有熱情的路人會不時跟你打招呼。能在這個優美的城市學習,真的太美好!
  • 夜晚的台北,有名的餐廳總是一位難求。臉書上的貼文,除了業配文,最多的就是朋友相聚吃了什麼喝了什麼。拜現代手機方便之賜,每個愛好美食的人,都成了專業的平面攝影師。
  • 小妹,國中一年級,聽說課業壓力還沒有開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學生,大約只有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這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的學生中,應該只有一、兩個不必趕著去安親班或是補習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個。
  • 相信許多耳聞北海道的朋友,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函館夜景。函館夜景的確美不勝收,但北海道的交通不比東京有蛛網般四通八達的電車,即使是聞名遐邇的觀光名勝,也需要一段路程。若是自由行且沒有自駕的朋友,要到函館山看夜景,得先乘坐函館路面電車至十字街站,接著徒步到半山腰,再坐纜車上山。
  •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 大學時看過一部電影《大吉嶺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電影主要講三個情感疏離的兄弟,於父親葬禮後決定前往大吉嶺旅行。當時深為電影中混亂的奇異世界所吸引,也對搭乘印度40多節車廂火車的長途旅行很嚮往。雖然電影並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嶺拍攝,但為了一圓旅行夢,我決定來趟大吉嶺火車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 城子古村位於雲南紅河、文山兩州及瀘西、彌勒、丘北三縣之間,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後有了漢族人遷入,使得此地的土築民居建築融合了彝漢風格。根據史料記載,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間,土司昂貴在飛鳳山上建立宏偉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為當時滇東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