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蘇國安遭美起訴 揭中共竊取商業機密黑幕

已有諸多證據和案例表明,中共國安以及軍方人員竊取外國商業機密、為中共國有企業服務,而且他們盜竊的行業均與中共宏觀戰略保持高度一致。圖為河南省許昌市的網絡公安警察。(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7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共通過國家安全部門蒐集情報、盜取歐美公司技術,屢屢遭到美國司法部的起訴,引起外界關注。已有諸多證據和案例表明,中共國安以及軍方人員是在有導向地竊取外國商業機密、為中共國有企業服務,他們盜竊的行業均與中共宏觀戰略保持高度一致。

美國司法部10月30日起訴中共情報及黑客團隊十人,包括兩名江蘇省國安廳情報人員,侵入歐美私人公司電腦系統,竊取商用客機渦輪發動機數據。這是美方兩個月內第三度起訴中共情報人員,同樣涉及中共江蘇省安全廳,其中一人早前更史無前例地被引渡到美國受審。這些間諜新聞引發新一輪討論,這是個案還是中共政策導向?

雅虎財經8月刊發題為「中國(中共)如何盜竊美國機密」的文章指,中共國家安全部(MSS)和軍事情報機構參與中共的「技術採購」工作,這令人非常擔心。

文章指,近兩年來,中共國安部已經介入、並成為中共網絡盜竊新的中央辦公室;而在2005年至2014年,中共網絡盜竊運動背後的主要力量是中共軍方

網絡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聯合創始人阿爾佩羅維奇更是透露,雖然中共軍方在網絡盜竊上大幅後退,但中共又用國安部及其附屬承包商填補了這一空白。

他指出,這些跟中共國安部有關的新黑客比中共軍方更加老練,他們下大力氣尋找如何把盜竊做得更隱密的方法。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阿爾佩羅維奇說,因為沒有哪個中共黑客想步五個中共軍方人員的後塵,出現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通緝」告示上。

不過這兩個月已有三起案件指向中共國安部涉嫌侵害歐美利益,接下來至少一名中共國安官員會出現在美國法庭上。

兩月三宗 中共間諜均與國安部有關

根據美國司法部對這十人的起訴書,兩名江蘇省國家安全部情報人員查榮(音譯Zha Rong)和柴孟(音譯Chai Meng),在2010年1月至2015年5月期間,指示6名黑客入侵和潛入多間歐美航天企業及科技公司,盜取敏感的商業航空及技術數據。

外界認為,黑客盜取航空技術數據是為幫助中國的一家國有航天公司節省研發成本,該公司正在開發類似引擎,而該引擎將被用於在中國和其它地方製造商業飛機。

「這是中國(中共)國安局出於商業利益而非法協助竊取私人數據的又一例證。有協調地進行竊取,而非簡單地購買商業化產品,這會損害投入人才、精力和股東資金進行產品研發的所有公司。」美國聯邦檢察官布雷弗曼(Adam Braverman)說。

此外,9月下旬,美方起訴一名在美國陸軍預備役服役的中國公民紀超群(音譯Ji Chaoqun),原因是他為江蘇國安廳情報人員招募工程師和科學家;10月10日,江蘇國安廳副處長徐延軍(音譯Yanjun Xu)被控竊取噴射飛機引擎商業機密,被由比利時引渡到美國受審,他是首位被美方引渡審判的中共間諜官員。

大紀元評論員程曉容撰文說,「由江蘇國安廳的部署運作及竊密得逞,外界不難想像中共海外間諜的全盤圖謀——正在活動的絕對不止江蘇國安,進攻對象也不會限於美國。」

自2018年9月以來,美國司法部已經提告三宗涉及中國江蘇國安廳情報人員的企業間諜案件。(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竊聽商交會 掌握參展公司的底線

「中國(中共)商業間諜活動的規模在持續擴大」,美國國防部國防創新試驗小組的最新報告總結說。報告點出除了傳統手段,中共還有一連串非傳統情報蒐集手段,包括吸收國外重要領域的專業人士提供美國技術、利用合資企業轉讓技術、收購美國公司獲得技術以及利用人才招聘計劃吸引外國人才到中國工作等。

「若他們無法吸引美國情報官員或內部人士,他們就會進行黑客攻擊——例如F-35戰鬥機的案例。」報告寫道。近一、二年來,中共黑客入侵外國公司、竊取商業機密的案件數再次出現攀升。

「美國一直在密切監控中國(中共)的網絡活動,有證據表明,中國(中共)在繼續其十多年來的政策和實踐,即利用網絡入侵來攻擊美國企業、並獲取敏感的商業信息和商業機密。」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3月發表的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301調查報告中也提到這一點。

不過,中共通過商品交易展會竊聽情報或許並沒有多少人知道。前中共商務部官員、出走美國的張亦潔早在2008年就投稿給大紀元,講述她所見證的廣東省「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黑幕。

「每次展會期間中共軍方(北京總參二部以及廣東省軍區技術局)情報人員都以通訊監聽方式竊取價格情報,掌握外商價格底線,從而在談判桌上控制對方、把握底線,攫取最大的經濟利益。」她寫道。

「若干年來,廣東省軍區和總參二部的人員協調配合,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每天上午他們把情報送出去前,都要例行公事地給我閱覽一下。」張亦潔從1992~1998年間,一直擔任廣州「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大會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中共軍方幫中海油偷商業情報

USTR的301報告詳細介紹了中共國企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CNOOC,簡稱中海油)如何通過中共軍方情報機構蒐集美國企業機密信息。

2011年6月,渤海上一處叫蓬萊19-3的海上油田突然嚴重溢油,造成了6千多平方公里海域的大面積污染。該油田是中海油和美國康菲石油中國有限公司(簡稱康菲)合作勘探開發的。事發十個月後,中海油和康菲就污染問題跟中國(中共)海洋局和農業部分別達成最終調解協議,賠款30.33億元人民幣。

作為合作方,中海油十分希望在談判前就提前探知康菲的賠償底線。根據USTR的報告,2012年1月,中海油向中共情報部門提出正式請求——要求中共情報部門在中海油與康菲進行談判前摸清康菲的內部底線。

隨後,中共軍方黑客闖入康菲公司的網絡系統,偷走了康菲與中海油談判的詳細計劃,並幫助中海油在談判中取得成功。中海油將這一成功歸因於從中共情報部門獲得的機密信息。

美國的301報告指出,「根據美國政府獲得的情報,在中海油與康菲的談判期間,中共軍方情報高官劉曉北等批准中共軍方進行情報獲取。」劉曉北2012年時任中共軍方總參謀部技術偵查部(也稱第三部)部長兼政委。

2012年7月,中海油又再次要求中共軍方情報部門蒐集多家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信息,這次以頁岩氣技術為目標。中海油列出的清單包括:美國公司A的運營、資產管理及其高級人才的流動;美國公司B的頁岩氣技術開發;美國公司C和美國公司D在實驗室程序、壓裂技術和壓裂配方的新進展。

USTR的報告說,中海油的例子表明,中共如何利用其掌握的情報資源、推動中共國有企業的商業利益,同時損害外國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的利益。

「事實上,美國政府已有證據表明,中國(中共)政府通過網絡入侵向中國(中共)國有企業提供競爭情報,包括正式請求和反饋,以及中共存在通過機密通信系統進行信息交換的機制。」報告寫道。

網絡入侵與中共產業目標保持一致

美國多家網絡安全公司已證實,中共對美國的網絡入侵行為與中共政府有關聯。

USTR報告中總結了這些公司的調查結論,「中國(中共)將其網絡能力作為實現產業政策和科技目標的手段,根據專家對中共網絡入侵的信息分析發現,中共的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與其產業政策目標保持一致。」

美國電腦網絡安全公司Mandiant在2013年的報告中寫道:「與中國(中共)戰略重點相關的所有行業組織都是中共黑客組織APT1網絡間諜活動的潛在目標。」

APT1是代碼,根據Mandiant對141個中共黑客攻擊目標做出的反跟蹤分析,這些攻擊所在地都位於中國(中共)人民解放軍「61398部隊」的總部,在上海浦東的一座12層塔樓內。

經過配對分析顯示,遭APT1入侵的受害公司與中共確定的五年計劃和科技發展計劃的戰略重點都能對上號。

此外,網絡安全公司Novetta對中共網絡盜竊的研究也發現,中共黑客組織瞄準財富500強公司和創新信息技術公司在內的多家實體,這些公司所在的行業都是中共「十一五」(2006~2011年)計劃的目標,符合中共戰略利益。

更有一位網絡安全專家2015年在出席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聽證時說:「中國(中共)的商業網絡間諜活動就是旨在支持中國共產黨的中央計劃政策,並為中國企業提供競爭優勢。」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兩個月的三宗中共間諜案中,有兩起都跟飛機技術有關,而航空航天業是中共「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確定的十大產業之一。

白宮貿易和產業辦公室在6月19日發表的題為「中國經濟擴張是如何危害美國和世界的技術和知識產權」的報告中披露,中共國家安全部在海外部署了4 萬多名情報官員,本土情報官員儲備更達5萬個以上。除此之外,中共軍方也為蒐集海外情報提供大量人員支持。

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7月接受美財經電視台CNBC的財經論壇(Squawk Box)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國(共)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它們正在攻擊美國皇冠上的明珠,而且對此毫不掩飾。#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11-04 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