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先生收 III 來自臺灣的委託(1)

作者:麥可‧羅伯森(美國)

《福爾摩斯先生收III》/ 臉譜出版公司

  人氣: 157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有的時候,會覺得當律師不壞。今天,就是這樣的一天。

雷基今天最後一場聽證在稍早結束。他現在已經回到貝格街,還不到下午五點。

理論上,法院開庭的時間一直要到四點半。但是酒吧聲聲呼喚,法官律師一過四點十五就頻頻看錶。只有客戶,因為擔心明天繼續,還得多付律師鐘點費,才希望再堅持一會兒,開庭的時間能再長一點。

就雷基的角度來看,這對客戶當然不盡公允。但是,今天他倒是很感謝,讓他有時間在回貝格街法律事務所之前,先到珠寶商那裡去一趟。

現在,法院的事情辦完了,事務所的工作也料理好了。他關掉檯燈。

他沒再聽到有人宣稱要收購多塞特大樓的後續消息,也決定不要再想了。也許有人提供瑞佛提錯誤的消息,也許是他弄錯了,或者誇大其詞。

不管怎樣,雷基都有更優先的事情要處理。他買了給蘿拉的戒指─經過幾個小時的研究,終於做好的明智決定─大衣口袋裡,多了個小盒子。他決定離開事務所,到老銀行酒吧去喝杯小酒,順便在腦海裡再預演一遍,怎樣把這樁人生大事搬上枱面。

他計畫要在蘿拉泰國拍完戲,回到倫敦的第一天,就開口求婚。他不想再等下去了,他要攻其不備。

就在這時候,露易絲的頭探進辦公室。

「有個客戶想要見你。」她說:「我想,應該算是個客戶吧。」

「誰是他的初級律師?」

「他沒有初級律師。」

「那麼他就不能直接找上我這種御用大律師啊,妳知道規矩的。」

「是啊,但是……他千里迢迢的過來,我想,好歹跟人家說句話吧。」

雷基看了看手錶,四根手指在桌上打了一輪鼓。

「我已經跟他說你會見他的。」露易絲有點抱歉:「我知道我不該自作主張,但我忍不住。我還對那個不請自來的人,做了你先前要我做的測驗。」

「測驗?」

「就是他熟不熟悉整套經典?」

「喔。」雷基說。
他早就忘記先前發生的福爾摩斯迷的惡作劇了。雷基在心裡記下一筆:下次千萬不要在自己惱怒之際,或是餓著肚子的時候,給露易絲下達什麼指令。

「他對我的問題很疑惑,不像是裝的。」露易絲說:「他回答說,他對英國的武器一點也不了解12。他真這麼說的。他的眼睛沒有閃爍,沒有異樣,或者流露出其他可能被懷疑是惡作劇的線索。」

雷基嘆了一口氣,手指頭停了下來。

「很好,那就請他進來吧。」

「好的。」露易絲說,很快在門邊消失。

幾分鐘過去了,雷基一直在桌子後面乾等。他正想站起來,看看外面到底在搞什麼鬼─就聽到一串木杖拄地的聲音,忽輕忽重的在走廊響起。

握住木杖頂部的手,粗糙得很,滿是皺紋、老繭,還有好些傷疤,一看就知道是一輩子幹粗活的人。這手也只是勉強看得到而已,因為它經常被舊布外套的灰色袖子遮住,不時消失。

一個穿著灰色外套的人,顫顫微微的把柺杖伸在身前半步,手抖個不停,雷基趕緊站起來,想要去攙住老人家。

露易絲早就隨侍在側,伺機提供援助。

來者是亞裔——雷基猜大概是中國人——從外表看來,雷基懷疑他可能是這世上計畫採取法律行動、年紀最大的老先生。

雷基趕緊坐了回去——如果不是明顯需要,殷勤過頭,反而失禮——提心吊膽的看著老先生很慢很慢,但是安詳的落座。

好不容易坐定,老先生開口說:「謝謝您,福爾摩斯先生。」

我的媽啊,雷基正想狠狠的瞪露易絲一眼,但她早就逃之夭夭了。

現在幹什麼都來不及了,雷基乾脆坐好靜觀其變。

「真感謝您撥冗相見。」老先生說:「我小的時候,讀的是翻譯版,長大之後,才看到英文原版。您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偵探,斷無疑義。」
他微微揚起頭,打量雷基好一陣子。

「您保養得真好。」

「謝謝。」

「我是在一個小村莊裡長大的,您著名的探險事蹟就是我的英文啟蒙書。如今,許多年過去了,它又為我開啟了全新的機會。我年輕的時候,是個種田的泥腳漢子;現在呢,我的孩子要我把家傳的土地,改成觀光農場,吸引遊客來玩。我看不慣這種事情,老伴也過世了……我的國家早就現代化了,照理來說,我也該趕上時代。或許應該當個……專業人士什麼的,就跟我孫子一樣。」

他的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神采。

「我明白了。」雷基說:「恭喜恭喜。」這才想起應該由他問個問題才是。

「您的新專業……請問,究竟是哪一行?」

「我改做翻譯。我能夠把中文翻譯成法文以及英式英語。」

「喔,是的。」

「這也就是我來找您的緣故,福爾摩斯先生。」

「是的。但首先您必須了解的是:我並不是夏洛克.福爾摩斯。我叫做雷基.希斯,只是個律師。這是我的法律事務所。」
老先生看起來很是狐疑,接著,就不好意思起來。

「實在抱歉,老糊塗了。我還以為這裡是貝格街二二一號B座,看來我是找錯地方了。或許是在隔壁?」他一起身,雷基趕緊橫過桌面扶住他,以免發生意外。

「不,不,您沒找錯地方。這裡的確是二二一號B座,或者這麼說,如果真有這麼個地方,就在這裡沒錯。至少英國皇家郵政還有好些同好,認定這裡就是那個地址。」

老先生又坐了回去。

「我挺欣慰的,還以為自己鬧了個笑話。我看到您的雕像安置在地鐵出口。就是您,不過雕得並不十分相像就是了。希望沒讓您破費太多。無論如何,如果您希望我保密,我絕對不會把您的廬山真面目報給外人知道。」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把貝格街地鐵站的福爾摩斯雕像跟雷基相提並論。他倒不覺得這是什麼讚美,頂多說明這位先生老眼昏花而已。

「不。」雷基說:「那真的是夏洛克.福爾摩斯的雕像,不過,他只是知名的小說人物罷了。」

「是的,您的冒險事蹟偽裝成小說的形式,記錄得十分翔實。難怪您能享譽國際。有一本是我在課堂上,給選修英文為第二語文的同學用的《巴斯克村獵犬》。」

「是的,但那也是小說。作者是亞瑟.柯南.道爾。」

「亞瑟.柯南.道爾爵士。」老先生糾正雷基。

「對。」雷基說。(未完,待續)

——節錄自《福爾摩斯先生收III》/ 臉譜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過去幾個月,我聽過太多故事,恐怖的、悲傷的都有。屍袋拉鍊被拉開時我就站在旁邊,我很清楚事實裡大量摻雜著虛構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說故事的人,以及我們祝福過的遺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觀點。聽見「另一方」的事從個人嘴裡說出,這還是頭一遭。當然劫機者的遺骸會跟受害者的混雜在一起,只是我沒想到罷了,因為我只顧著撫慰「我方」。
  •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紐約市充滿節慶的繁忙氣氛。人行道擠滿了人,商店櫥窗妝點得璀璨亮眼,人們攜家帶眷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似乎人人都卯足了勁想讓這段詭異而不幸的日子變得正常。我發現這現象很值得慶幸,但也很讓人不安。
  • 不過,由於他的一位恩師退休住到聖布里厄來,便找了個機會前來探訪他。就這樣他便決定前來看看這位不曾相識死去的親人,而且甚至執意先看墳墓,如此一來才能感到輕鬆自在些,然後再去與那位摯友相聚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