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先生收 III 來自臺灣的委託(3)

作者:麥可‧羅伯森(美國)

時時懷抱著祥和與善念,會使心中時時裝著滿滿的,富有的喜樂!(fotolia)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 ,

接續前文
老人很自豪。
「用我的雷射印表機。我沒錯,我的翻譯很正確。只有偶爾出現白癡(idiot)的時候,才要找人幫忙。」
「我想您指的是俚語(idiom)吧!」

「對的。她硬是不付錢,我別無選擇,只得親自跑這一趟了。」

「這麼一趟的花費,想來把酬勞全花光了吧?」

「這是我在專業上,一定得爭的面子,福爾摩斯先生。人要自重,客戶才會尊重我。」

雷基微微點頭,然後說:「如果是我,我會把旅費省起來,用那筆錢去鄰近的小酒館,喝點小酒。」

「您只是這麼說而已。」老人說:「我可不相信您真會這麼做。而且您還年輕,等年紀到了,您就會明白,名譽可比啤酒貴重得多。」

「什麼事情都有可能。」雷基說:「您抵達倫敦之後,跟這位女士談過嗎?」

老人搖搖頭。
「沒。我跑去她的地址,卻發現那裡非但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她辦公的地方,而是個賣郵票跟日用品的雜貨鋪子。」

「我明白。原來她的地址是郵政信箱。這種情況倒不罕見。」

「想來世上最偉大的偵探,一定能幫我找到她的下落吧?」

雷基大笑。他把那張薄薄的翻譯說明書,交還給老人家。

「還犯不著動用世界上最偉大的偵探,劉先生,甚至不必勞駕御用大律師,只要找個很一般的初級律師就成了。這種欺壓小包商的雇主,我見得多了,她就是吃定小包商會認賠了事,特別是兩位的距離這麼千里迢迢的時候。既然您來看我,我就替您找個好的初級律師,替您爭回您該得的酬勞,說不定連旅費她都得幫您出。請您明天下午再來一趟,我會請初級律師在這裡等您。」

老人搖搖頭。

「我明天就得回家了。」

「再怎麼說,」雷基說:「這事兒也得花上幾天功夫。而且在進行法律程序之前,您的初級律師也要從皇家郵局那邊,查出那位女士真正的住址才行。」

老人又輕輕的搖了搖頭,頗為失望,隨即把他帶來的說明書捲了起來。

「如果您真是夏洛克‧福爾摩斯,」他說:「光從這張紙的重量與切割方式,就能推論出這張紙是在哪裡買的?買家有怎樣的社會、經濟地位?再從邊緣的污漬,判斷出這人住在哪個城市?把這些小線索綜合起來,加上我不曾留意的細節,您就能告訴我上哪裡去找這位女士。我還帶了她用的信封,提供您做為參考。」

「很抱歉,我沒這個本事。我剛才已經提醒過您,我並不是夏洛克‧福爾摩斯。」

「現在我信了。無意冒犯,請不要放在心上。」

第二天,雷基十點多鐘來到貝格街法律事務所,給蘿拉的戒指,很小心的放在風衣口袋裡。

他已經告訴露易絲,在蘿拉拍完片回倫敦的那天,不要排任何事情。而今天,正是那一天。

事實上,工作也只剩下昨晚致電劉先生旅館之後的後續處理而已。

老先生出去了,根據他先前的講法,想來是去看表演。

雷基留話了,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一天之內就可以把案子搞定。跟老先生的挑剔雇主講幾句話,想來不難讓她認帳。

在進到辦公室之前,雷基在秘書桌之前停下腳步。

「早安,先生。」露易絲說,很開心。

他的計畫一定瞞不住露易絲,這女人預感挺靈敏的。

「早安,露易絲。我的行程表還是空的吧?」

「是的,先生。整個星期差不多都是空的。」

她格格的笑了兩聲,趕緊憋住。

「準備工作完成了嗎?」

「準備得差不多了。外燴人員會在半個小時內過來。」

「很好。」

雷基進到辦公室,關上門,端詳事前的準備工作——一張圓圓的小餐桌、白色桌布、全套銀器餐具。好,這樣一定有效。

他坐在桌子後面,再一次檢查計畫要項:

從風衣口袋裡把戒指拿出來,放進西裝口袋裡。完成。

辦公室布置。完成。

倫敦最棒的外燴團隊,即將在這個小時的前半段,提前送上早午餐。完成。

萬事俱備。

距離蘿拉抵達,還約有一刻鐘。沒有預定行程。沒什麼事情好做。

他拿起電話,打給露易絲。

「劉先生回話了沒有?」

「沒有。要我再試試他的旅館嗎?」

「不,不。現在不用。我們稍後再聯絡他就好。」

「好的。」

雷基掛掉電話。距離蘿拉預定抵達的時間,只剩下幾分鐘時間了。他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戒指,最後再檢查一次。

就在這個時候——比他預期來得早——獨特的敲門聲響起:蘿拉的手筆。

雷基手忙腳亂的把戒指放回盒子裡,趕緊塞進西裝口袋。

「請進。」他說。

雷基坐在桌子後面,還沒有把心情調整好要見到她。

門打開了。蘿拉在門口似乎有點躊躇,只踏進一小步。站在門邊的她,感覺好像白考兒,高挑、纖細。

雷基聞到一股淡淡的椰子跟橘子混和的香氣,也許是她換了香水,也許是她直接從機場到事務所來,還沒有洗去防曬油的味道。她只曬到一點太陽,使她原本就有的雀斑,看得更清楚而已,而胸前隱約有道太陽曬出來的黑印。

這很好。雷基喜歡這種區隔黑白的線條:這是康莊大道,連結藏著雀斑的聯絡小徑,最後通往白皙誘人的區域、讓人流連忘返的美妙所在。(未完,待續)

——節錄自《福爾摩斯先生收III》/ 臉譜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過去幾個月,我聽過太多故事,恐怖的、悲傷的都有。屍袋拉鍊被拉開時我就站在旁邊,我很清楚事實裡大量摻雜著虛構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說故事的人,以及我們祝福過的遺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觀點。聽見「另一方」的事從個人嘴裡說出,這還是頭一遭。當然劫機者的遺骸會跟受害者的混雜在一起,只是我沒想到罷了,因為我只顧著撫慰「我方」。
  •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紐約市充滿節慶的繁忙氣氛。人行道擠滿了人,商店櫥窗妝點得璀璨亮眼,人們攜家帶眷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似乎人人都卯足了勁想讓這段詭異而不幸的日子變得正常。我發現這現象很值得慶幸,但也很讓人不安。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 韋納八歲了,有天他在儲藏室後面的廢物堆尋寶,找到一大卷看起來像是線軸的東西。這件寶貝包括一個裹著電線的圓筒,圓筒夾在兩個木頭圓盤之間,上面冒出三條磨出鬚邊的電導線,其中一條的末端懸掛著一個小小的耳機。
  • 第二章 地獄之旅

    墓穴裏黑暗潮濕,
    射不進一星亮光。

  • 書摘﹕《悲愴的靈魂》(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