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冰淇淋

作者:李淑楨

(李淑楨/《停泊棧》提供)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小妹第一次的長笛演奏個人賽,就在七年級升八年級的暑假。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她自己張羅,包括和指導老師約時間進行一對一的個別課程、和鋼琴老師搭配練習、安排自主練習的時間、報名以及比賽當天的細節。對我來說,學音樂,有太多奧妙的收穫,不過比賽成績,絕對不在其中。

忘記在成長的歲月中,有多少沮喪的心情,因為聆聽蕭邦的音樂而得到支持;有多少失去力氣的片刻,因為進入《歌劇魅影》、《悲慘世界》的語言,而得到勇氣;有多少戀愛的酸甜,因為高聲吟唱“A whole new world”而潸然淚下;又有多少失去睡意的夜晚,因為“Try to remember”而安然入夢。在我孤獨卻又豐沛的成長歲月,音樂一直是最忠實,沒有負擔的朋友,所以,對於小妹的人生,「音樂」是刻意植入的養分。

團體成就遠勝個人

小學時,我要她在管樂團或是弦樂團中擇一。什麼樂器都可以,但是一定要參加團體。因為是獨生女,藉由團體學習的過程,而習得溝通協調、理解包容。學校的團體,有成績的進程壓力,所以,孩子不是悠哉的;但也因為是團體,所以即使有壓力,也是一起承受。然而團體得到成就時的喜悅,卻是高於個人成就的數倍之多。所以,參與團體雖然需要配合相當多繁瑣的細節,還是十分值得。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有一件事相當考驗父母的智慧,那就是在樂器上需要投資的金錢。不論是管樂、弦樂的樂器,標價都無上限!我沒有培養音樂家的打算,但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實在是父母的大難題。好在我演過無數次的父母,所以當小妹在開口要求樂器升級時,我說:「寶貝,妳真的確定,現在使用的樂器已經發揮出極限了嗎?不然這樣好嗎,如果有一天,妳的指導老師親口告訴我:『媽媽,她現在使用的樂器,已經沒辦法負荷她的演奏技巧,可能要更換了。』如果有這麼一天,我一定二話不說,借錢都要幫妳升級!」真誠的眼神加上一點言語技巧,當然還要有誇張的表情,完勝!

適當壓力激勵成長

現實的部分順利過關,還有心理層次的。每個孩子在站上正式舞台前,都必須經歷一段成長。大概是在她五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國小全國賽,包括小妹在內,準備了一年的孩子們迎接舞台上的演出。在會場等待時,小妹非常緊張,我不斷地耍寶,告訴她盡力就好。在這段時間,我發現有另外一位孩子,身心顯得異常緊張。這個孩子在比賽的曲子中,有一段重要獨奏,她在練習的空檔,僵硬的在座位上動都不敢動。我故做輕鬆走上前對她說:「妳最喜歡吃的食物是什麼?」,「嗯……」,我繼續問:「冰淇淋?」,她笑了。 那是她從集合以來第一個笑容。見到這個笑容,我被鼓舞了,所以繼續說:「那等一下,就想像妳在吃冰淇淋一樣,享受那段音樂!」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正式演出時的第一個音,她吹錯了,不過,她繼續完成,下台後哭得傷心。那天放學我接了小妹,小妹講了一堆演出的事。最後她說:「哦!媽,對了!某某某(她)要我告訴妳,今天她雖然吹錯第一個音,不過,她能夠繼續吹下去,是因為妳跟她說的話,所以,她要我跟妳說謝謝。」她繼續問:「妳到底跟她說什麼啊?」我只是賊賊的笑,沒有回答她。

「壓力」是很好的事,有壓力 ,終有一天,可以像小貨車上的「爆米香」一樣,砰的驚天一響,然後方圓十里,香味四溢。學習音樂,因壓力而精進,舞台上才能有享受音樂的機會,這是絕對無法跳過的歷程,不過重點是「享受」。不論最終評比的好壞、高低,都不能夠阻止「享受」這個實質的動作。

小妹人生的首場個人賽,我見她悠哉的上台,搖擺的身體告訴我,她享受著自己演奏的旋律、感受著比賽之上的層次,我知道,她正在吃冰淇淋,而且是她最愛的巧克力口味。

專欄作家

李淑楨

以電影《魯冰花》榮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從影生涯持續30餘年。

以台大社工系畢業的背景,這幾年積極投入社會公益主持、演講。

著有《當偶像遇上明星》。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80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位於巴黎市區北邊的舊貨市集,收藏了幾個世紀以來的老舊物品,舉凡日常生活中看得到、用得到的,都可以在這裡找到替代品。家裡缺什麼東西,到舊貨市場逛一下就收穫滿滿。若有面牆髒了、漆掉了,沒關係,舊貨市場走一回,買幅畫就可以遮醜,說不定還能幸運地撈到名家遺作。
  • 劍橋是英國歷史最悠久的大學城,位於倫敦以北約80公里處,依著康河發展。對多數觀光客而言,劍橋僅是英國旅遊行程中的一站;而我卻有幸在此度過三週的暑期時光。 劍橋大學有31所學院,也有圖書館和博物館。悠悠地遊走在大學城,古老的英式建築、石頭鋪成的街道、綠油油的草坪就在身邊,還有熱情的路人會不時跟你打招呼。能在這個優美的城市學習,真的太美好!
  • 大學時看過一部電影《大吉嶺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電影主要講三個情感疏離的兄弟,於父親葬禮後決定前往大吉嶺旅行。當時深為電影中混亂的奇異世界所吸引,也對搭乘印度40多節車廂火車的長途旅行很嚮往。雖然電影並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嶺拍攝,但為了一圓旅行夢,我決定來趟大吉嶺火車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城子古村位於雲南紅河、文山兩州及瀘西、彌勒、丘北三縣之間,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後有了漢族人遷入,使得此地的土築民居建築融合了彝漢風格。根據史料記載,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間,土司昂貴在飛鳳山上建立宏偉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為當時滇東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 從非障礙者成了障礙者,從站立到坐輪椅,生活中許多習以為常的事都被放大為特殊情況,改變的地方著實很多,有時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 溫蒂為讓自己不忘記目的地,將所有該記的細節都寫在胸前的藍色筆記本。當被搶劫時,甚至情願放棄昂貴的iPod,只求對方還她筆記本,因為她知道裡面放著所有珍貴的記憶,包括她尚未謀面的小姪女照片。
  • 香港女星惠英紅剛獲得金馬新科影后,很多人不知道57歲的她人生流離顛沛,雖然是被認證過的滿族正黃旗後裔,但年幼時因家道中落,這位沒落的貴族不得不到紅燈區乞討。長大當演員後享受過掌聲;又於中年淪為配角,失去舞台被棄如敝屣後,罹患憂鬱症而一度想輕生。好不容易再度回到螢幕前,竟陸續遭逢兄長、母親相繼離世的悲痛。2017年彷彿是老天註定賜給她的苦盡甘來,演藝事業攀上另一巔峰。
  • 大家看到身邊的人心情低落、生活不順遂或健康出了問題,多半會隨之擔憂,有時候只是聽聞陌生人的不幸遭遇,也會自然地產生憐憫之心,這其實是人性本善的慈悲特質。然而若只是停留在同情的情緒漩渦中,對事情的幫助並不大。不論是當事人或旁觀者都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想清楚事情的原委,才能有效地解決困境,甚至是避免下次問題的發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