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暖心的咖啡:SBS記者追憶墨爾本恐襲受害者

11月20日,數千墨爾本民眾参加了在恐襲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梓清墨爾本編譯報導)11月20日,數千墨爾本民眾在St Patrick’s Cathedral教堂,為本月初在恐襲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參加葬禮的人士來自社會各界,有政府官員、警察、社會名流以及學生,他們和馬拉斯賓納的家人一起悼念馬拉斯賓納。

11月20日,數千墨爾本民眾参加了在恐襲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一名SBS電視台記者撰寫的追思文章,感動了無數人的心。

據澳洲媒體報導,SBS電視台意大利籍記者斯奇阿帕帕西特拉(Davide Schiappapietra,下文簡稱斯奇)在文章中講述了他與馬拉斯賓納結識的經歷,從中可以看到馬拉斯賓納的善良與樂於助人。

2004年年中,斯奇到墨爾本學習三個月的英語。當時他住在親友家裡,並遇到了他第一個真正的澳洲朋友弗蘭克(Frank)。弗蘭克出生在墨爾本,父母也是意大利人。

在斯奇來到墨爾本的第一個晚上,弗蘭克帶他去了自己一直很喜歡的咖啡店Pellegrini’s Espresso Bar。

圖為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生前的照片。( WILLIAM WEST/AFP/Getty Images)

在那裡,斯奇見到了站在櫃檯後面的馬拉斯賓納。

斯奇一下子就喜歡上了Pellegrini’s咖啡店,和在櫃檯後面忙來忙去、和藹可親又風度翩翩的馬拉斯賓納。

在之後的三個月,斯奇經常到Pellegrini’s咖啡店喝咖啡。

不過,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斯奇回到了歐洲。

一年後,他設法獲得了一個到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進一步深造的機會。2005年6月,斯奇告別了母親,再次來到了墨爾本。

這一次,他住進了一個留學生宿舍,然後就立即開始找工作。

David Malaspina 為父親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的葬禮致詞。 (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斯奇向墨爾本市中心的每家意大利酒吧和餐廳都投了簡歷,並且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Pellegrini’s咖啡店。

馬拉斯賓納認真聽了斯奇的情況,但不巧的是,Pellegrini’s咖啡店已擁有經驗豐富又能幹的員工團隊,沒有多餘的工作機會可以給斯奇。

但馬拉斯賓納說,他會幫忙四處打聽一下有沒有適合斯奇的工作,並開始細數一些他認為比較好的酒吧和餐館。

說話間,一杯咖啡出現在斯奇面前。

而當斯奇準備離開並為那杯咖啡買單時,馬拉斯賓納卻對他說:「在你找到工作之前,Pellegrini’s咖啡店的咖啡對你都是免費的。」

馬拉斯賓納還讓斯奇第二天過來吃午飯,並告訴他,如果工作找得不順利,就來Pellegrini’s咖啡店休整一下,重新再找。

斯奇深受感動,他已不記得自己當時說了些什麼感謝話,但馬拉斯賓納的一番話卻永遠地留在了他的記憶中。

馬拉斯賓納對斯奇說,這就是墨爾本對待一個遠道而來的朋友的方式。

11月20日,墨爾本民眾在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禮上致哀。(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雖然馬拉斯賓納自己沒有說,但斯奇有一種感覺——多年前,曾經有人對馬拉斯賓納說過相同的話。

第二天,斯奇繼續在中央商務區( CBD)尋找工作,但還是沒找到,感覺有些氣餒。於是,他又來到了Pellegrini’s咖啡店,想在一個熟悉的地方,得到一個長者的寬慰。

兩天後,斯奇在Swanston St街一家意大利咖啡館(現已不復存在)找到了一份工作,這家咖啡館也是馬拉斯賓納建議的一家咖啡館。

斯奇立即跑到馬拉斯賓納的咖啡店,告訴他自己被錄用的消息,並支付了那杯咖啡錢。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斯奇仍然經常光顧馬拉斯賓納的咖啡店。

四年之後,斯奇從一名學生、一名咖啡師,變成了一名記者,並回到了意大利。

11月20日,數千墨爾本民眾参加了在恐襲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禮。(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11月20日,數千墨爾本民眾参加了在恐襲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禮。(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2012年,斯奇因工作原因被派往悉尼,在那裡待了一年時間。

後來,斯奇移民到了澳洲,定居在悉尼。每次回到墨爾本,他都會和老朋友弗蘭克一起去看望馬拉斯賓納。

斯奇說,對他來說,馬拉斯賓納就像是那些被學生們銘記的老師。

老師當然不可能記住那麼多學生的名字和長相,但他們卻深深地留在了學生們的記憶裡,因為他們讓學生們受益良多,這些美好的回憶會伴隨他們一生。

多年來,當斯奇遇到某個初來澳洲的人時,他會試著像馬拉斯賓納那樣幫助別人。

然後,斯奇總會告訴人們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和人們說起馬拉斯賓納和那些咖啡的故事——一個感覺很像墨爾本的故事,一個感覺像家一樣的故事。

圖為恐襲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先生。(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維州總督、主要政黨領袖都參加了當天的葬禮。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