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1)

《共產主義黑皮書》:共產黨趁亂坐大——希臘

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99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1月30日訊】戰爭結束時,希臘共產黨人所處的形勢與南斯拉夫人大致相似。1940年11月2日,即意大利入侵希臘幾天後,自1936年以來一直在獄中的希臘共產黨(KKE)書記尼科斯.扎卡里亞迪斯(Nikos Zachariadis)發出了戰鬥的號令:「希臘民族現在正在參戰,為的是從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中獲得民族解放……每個人都必須各就各位,每個人都必須戰鬥。」但12月7日,地下中央委員會的一份宣言,對這一決定提出了質疑;且KKE又返回共產國際所建議的官方路線,即革命失敗主義(revolutionary defeatism)路線。1941年6月22日,卻來了個驚人的180度大轉彎:KKE命令其激進分子組織「保衛蘇聯的戰鬥,以及瓦解外國法西斯枷鎖的行動」。

祕密活動的經驗對於共產黨人至關重要。1941年7月16日,像其它國家的共產黨人一樣,希臘共產黨人組建了一個全國工人解放陣線(Ergatiko Ethniko Apelevtheriko Metopo,EEAM)──3個工會組成的聯盟組織。9月27日,他們成立了民族解放陣線(Ethniko Apelevtheriko Metopo, EAM)──該黨的政治分支。1942年2月10日,他們宣布成立人民解放軍(Ellinikos Laikos Apelevtherotikos,ELAS)。到1942年5月,首批ELAS游擊隊員在阿瑞斯‧維盧希奧蒂斯(Ares Velouchiotes)(薩納西斯‧克拉拉斯﹝Thanassis Klaras﹞)的領導下作戰。他是一名老練的激進分子,曾簽下悔過書,以換取自己的自由。從他領導首批ELAS游擊隊員開始,ELAS的人數持續增長。

ELAS並非唯一的軍事抵抗運動組織。1941年9月,希臘全國民主同盟(Ethnikos Demokratikos Ellinikos Syndesmos,EDES)由士兵和共和國平民創建。另一抵抗戰士組織由退休上校拿破崙.澤爾瓦斯(Napoleon Zervas)成立。第三個組織,即國家社會解放組織(Ethniki Kai Koiniki Apelevtherosis, EKKA),於1942年10月在季米特里‧普薩羅斯(Dimitri Psarros)上校的領導下成立。所有這些組織都在不斷嘗試相互招募。

但是,ELAS的成功和實力使共產黨人希望將其領導力強加給一切武裝抵抗組織。他們多次襲擊EDES游擊隊員,還襲擊EKKA。EKKA被迫暫停活動並重組。1942年底,科斯托普洛斯(G.Kostopoulos)少校(EAM的一名反叛者)和斯特凡諾斯‧薩拉菲斯(Stefanos Sarafis)上校,在曾被EAM占領的一區域的腹地成立了一支抵抗部隊。此區域位於品都斯山脈(Pindus Mountains)山腳下的色薩利(Thessaly)西部。ELAS將他們包圍,並屠殺了所有未逃脫或拒絕加入他們隊伍的人。被俘後,薩拉菲斯最終同意擔任ELAS部隊的領導職務。

前來幫助希臘抵抗組織的英國軍官的出現,是令ELAS首領們擔憂的一個原因。他們擔心英國人會試圖復辟君主制。但由阿瑞斯.維盧希奧蒂斯指揮的軍事分支與KKE本身的觀點有所不同。後者由喬治斯.桑托斯(Giorgis Siantos)領導,希望遵循莫斯科所制定的官方路線,倡導建立一個廣泛的反法西斯聯盟。英國人的行動立竿見影。1943年7月,他們的軍事代表團說服三大抵抗組織的領導人簽署了一項協議。當時,ELAS有大約18,000人、EDES 5,000人、EKKA約1,000人。

1943年9月8日意大利投降立即改變了局勢。當德國人對EDES發動暴力攻勢時,一場自相殘殺的戰爭便開始了。被迫撤退的游擊隊員與ELAS數個大型營發生對峙。後者威脅要殲滅EDES。KKE的領導層決定放棄EDES,希望因此能夠制止英國的政策。經過4天的戰鬥,由澤爾瓦斯率領的游擊隊員突圍脫逃。

在主戰爭中的這場內戰,對德國人大有裨益,因為他們逐一突襲了抵抗部隊。同盟國因此主動結束內戰。ELAS與EDES之間的戰鬥於1944年2月停止,一項協議在普拉卡(Plaka)被簽署。該協議很短暫;幾週後,ELAS襲擊了普薩羅斯上校的EKKA部隊。5天後他被擊敗,並做了俘虜。他的軍官們被屠殺;普薩羅斯本人被斬首。

共產黨人的行為使抵抗組織士氣低落,並令EAM名譽掃地。在數個地區,對EAM的仇恨極其強烈,以至一些抵抗戰士加入了德國人建立的安全營(security battalions)。直到ELAS同意與開羅的希臘流亡政府合作,內戰才告結束。1944年9月,EAM-ELAS的6名成員成為喬治‧帕潘德里歐(Georges Papandreou)所領導的民族團結政府的成員。9月2日,隨著德國人開始撤離希臘,ELAS派部隊征服了伯羅奔尼撒半島(Peloponnese)。此前,該地因安全營總是逃過ELAS的掌控。所有被占領的城鎮和村莊都受到「懲罰」。在邁利加拉(Meligala),1,400名男子、婦女和兒童,連同安全營的約50名軍官和士官一起遭屠殺。

此時,似乎沒有什麼能阻礙EAM-ELAS行使霸權。然而,由於英軍在比雷埃夫斯(Piraeus)的存在,當雅典於10月12日解放時,逃脫了游擊隊的控制。KKE領導層對進行實力的較量猶豫不決,不確定它是否想在聯合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當ELAS拒絕政府的遣散要求時,共產黨農業部長伊阿尼斯.澤格沃斯(Iannis Zegvos)也要求解散所有政府部門。12月4日,ELAS巡邏隊進入雅典,與政府軍發生衝突。到第二天,幾乎整個首都都落入足有兩萬人的ELAS部隊的控制之下;但英國人立場堅定,等待著增援。12月18日,ELAS在伊庇魯斯(Epirus)再次襲擊EDES,同時發起了血腥的反保皇黨行動。

這場攻勢受到遏制。在瓦爾基扎(Varkiza)舉行的會談中,共產黨人只好接受一項和平協議。根據該協議,他們同意放下武器。然而,此協議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騙局,因為大量的武器和彈藥仍被精心藏匿著。主要軍閥之一的阿瑞斯‧維盧希奧蒂斯拒絕了瓦爾基扎的條件,與約100人重新加入游擊隊,然後越界進入阿爾巴尼亞,希望從那裡繼續武裝鬥爭。後來,被問及EAM-ELAS潰敗的原因,維盧希奧蒂斯坦率地答道:「我們沒殺足夠多的人。英國人對那個叫做希臘的十字路口產生了濃厚興趣。如果我們殺了他們所有的朋友,他們就無法登陸。每個人都把我描述為一個殺手──我們就是這樣。革命只有在河流被鮮血染紅的時候才能成功;如果你的目標是人種的完美,那麼血就得溢出來。」在被逐出KKE幾天後,維盧希奧蒂斯於1945年6月在色薩利戰死。EAM-ELAS的潰敗掀起一波對共產黨人及其盟友的仇恨浪潮。成群的激進分子被準軍事組織所暗殺,其他許多人被囚禁。大多數領導人被流放到島上。#(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礪真、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2-03 9: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