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記:都是我的錯

作者:小筱

女人要善良、溫柔,才能得到男人的尊重與愛,夫妻之間不需要爭誰對誰錯。(fotolia)

    人氣: 256
【字號】    
   標籤: tags: , ,

上周從牙科診所回來,因為要裝牙套,牙神經痛到不行,剛到家已是晚餐時刻,我強忍著痛在廚房給先生做飯。先生因為有件事情誤解我,在客廳大聲罵著。

當下我很沮喪,蹲在地上不想解釋。一來牙疼的沒有力氣了,再者我認為是自己有個難上來了,跟自己說:「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回嘴。」我繼續做飯,準備好飯菜上桌後告訴先生:「我牙神經好痛,你自己吃吧!我上去樓上打坐。」先生這才發現我憔悴不堪,面無血色。他沒了怒氣關心的問:「你還好吧?」 我說:「沒事!我打坐靜下來就會慢慢緩過來。」

巧的是,隔天朋友找我,告訴我最近他先生經常毫無理由的生氣,罵他,甚至做人身攻擊。她憋不住回道:「你這樣對我做人身攻擊,對你自己非常不好!」他先生回應:「我就是要做人身攻擊,你要怎樣?」朋友聽了覺得滿腹委屈。

我安慰她:「老一輩的人說夫妻是互相欠的債。你上輩子欠人家的,可能上輩子你罵先生更兇,所以你現在要還債,讓他罵罵過後就雨過天晴的……這樣想內心有沒有釋懷一點?」朋友回說:「真是這樣!以前我爸媽相處模式,都是媽媽跟著爸爸辛苦工作,我從小就不見爸爸幫忙做半點家事;現在反了,媽媽坐那發號司令,動動口我爸就去完成工作了。互相的債都要清算吧!」

我一直認為,夫妻相處,沒有辦法講道理,也無法判斷對錯。能成為夫妻都是有很深的前世因緣吧!遇到衝突矛盾,忍一忍,向內看看自己,道個歉就沒事了。

有一次,婆婆問我關於先生的事兒,前後我只回一個字「是」,沒想到婆婆事後找先生抱怨。先生因而把我喊到房間並怒氣衝天的說:「你大嘴巴啊!」我當下說:「不要生氣嘛!來這坐,好好說。」先生更生氣地說:「坐什麼坐!」我只好閉嘴不說。先生罵完後氣呼呼的出門去了,我獨自坐在房間內哭,內心感到委屈。

後來我寫了條子跟他道歉:「以後媽媽問我什麼事我就不多說,請你不要生氣,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不要生氣好嗎?」 先生看過字條,雖然口氣還是很兇,但他說:「沒事了!」整個事件就這樣過去了,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那時候公公因為老年癡呆嚴重,經常認為他口袋錢全不見了,也記不得我這個媳婦。先生教書回來,公公對先生說:「你找的這個煮飯的,經常偷我的錢,把她退貨找別人。」 先生笑著說:「不能退貨啊!這麼好的老婆沒得找了。」

當時我內心很感動,深深感到我的所為,先生看在眼裏,他是珍惜的;我也一直相信,女人要善良、溫柔,才能得到男人的尊重與愛。夫妻之間真的不需要爭誰對誰錯。@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灣的荒野保護協會嘉義分會解說員蘇家弘與拍鳥俱樂部成員兼鰲鼓濕地觀察家李榮添,日前在麥寮濁水溪口看到6隻被列為稀有珍禽的東方白鸛,他們將拍攝到東方白鸛遨翔天空照片與大紀元全球讀者分享。
  • 清朝時,山西一個村落的谷姓人家,谷家有一個孩子長到6歲了還不會說話,村子裡的人都認定這個谷家娃兒是一個啞巴。有一天他在外面玩耍的時候,看到前面走來一個同村的小孩手上帶著幾本書,看來是剛剛從私塾放學回來。
  • 一般人很難在一天內,做千百個善事;一個人卻能在因緣際會下,於一天之內救下千百人。上天也會順承人的意願,賜予他不盡的福報。
  • 四個婢女送黃原出門。也就半天的時間,他就回到了家中。從此以後,每到三月的這一天,他常常會看到空中疾駛過一輛車,是女子乘坐的帷幕車子,猶如飛一樣疾駛而過。令他魂牽夢繞的女子,是否就在車裡呢?古籍留下一片空白,成了永久的懸念。
  • 今年的期中選舉,民主、共和兩黨都在努力鞏固基本盤,我們也早已感受到會投給哪一黨的人,選民心中都很篤定,不會因為風吹草動而改變,換句話說;「投票率」會是一個很大的關鍵。
  • 本集藥方「賴債」。三百年前清代的醫家石成金,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亡佚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
  • 自文藝復興以來,人類歷史進入了一個劇烈變動的時期。18世紀末開始的工業革命極大地提高了生產力,各個國家的國力對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世界格局開始劇烈動盪,同時社會結構、思想和宗教領域也發生了急劇的變化。正統信仰式微,人類道德滑坡,社會失調,人的行為失範,共產主義就是在這樣一種歷史條件下應劫而生的。
  • 道士一聽,哈哈大笑,同時,提起筆來在牆壁上題了一首詩:「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當酒賣,還道豬無糟!」只見道士撣撣袖子,就走人了。
  • 《梅花詩》的第四首:「畢竟英雄起布衣,朱門不是舊黃畿。飛來燕子尋常事,開到李花春已非。」預測了明朝太祖的建國和永樂大帝的靖難之變。
  • 九十年代我在銀行界工作時,與一位同事很是投契,她從小跟家人移民英國,一方面吸取了西方社會比較開放的生活態度,另方面仍承傳了傳統中國人的價值觀。她返回英國後,也經常與我保持聯絡。説來奇怪,我從未跟她表示過我有什麽夢想,但每次通訊她卻一廂情願地提醒我「不要放棄夢想」( 「Don’t give up your dreams」)。老實説,我從一個憤怒青年「退化」為一個年輕老年人(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始終找不到一個令我深信不疑的夢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