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共產黨國家的「作秀公審」

1981年「四人幫」在中共最高法院成立的特別法庭上。(網絡圖片)
人氣: 50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29日訊】公開庭審,在法治國家是最為正常不過的事情。然而,在並無真正法治的共產黨國家,對於共產黨認定的「敵人」或「反黨者」的公開審判卻明顯有著作秀的味道,是以這類審判常被稱為「作秀公審」,亦被稱為「擺樣子公審」。

維基百科稱,在此種類型的審判中,有明顯跡象可以表明司法當局已經提前定了被告人的罪。此種審判唯一的目的就是展示對被告人的指控並向當眾宣讀判決以對公眾做出警告。擺樣子公審比起維護正義更傾向於具有報復性。據悉,該詞出現於20世紀30年代的蘇聯統治時期。

蘇聯的作秀公審之「工業黨案」

 蘇聯最早出現的「作秀公審」是在1930年11月25日至12月7日。被告是一群蘇聯著名的經濟學家和工程師,列昂尼德·康斯坦丁諾維奇·拉姆津等8人,被指控成立「工業黨」,並受「法國帝國主義」的指使,與英國等勾結,混入蘇聯國家機關,破壞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在審判過程中,被告承認,如果上台,他們打算成立一個反革命政府。

審判結束後,其中5名被告都被判處死刑,後改判為長期徒刑,其他被告則分別被判處不同刑期的徒刑。據信,他們不過是蘇聯計劃經濟失敗的替罪羊。顯然,蘇共深知內中的冤情。是以,首名被告拉姆津在獄中被允許繼續研究,在1932年獲釋,並在1943年獲獎,以證明蘇維埃國家具有拉攏其最不可調和敵人的能力。其他一些被告也陸續被赦免。

蘇聯大清洗時期的三次「作秀公審」

蘇聯最臭名昭著的「作秀公審」是大清洗時期的三次莫斯科審判。「大清洗」是蘇聯三十年代開展的一場針對隱藏在內部「人民的敵人」的運動,始於1934年的基洛夫被害案件,直到1939年二戰爆發才算告一段落。

據北京大學徐天新教授在《蘇聯30年代大清洗》一文介紹,出席聯共(布)第十七大的1,966名代表,有1,108人因反革命罪被逮捕。十七大選出的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共139人,其中80%的委員被逮捕,並且全都被處死。列寧時代的政治局成員「老布爾什維克」只剩下斯大林,米哈伊爾‧加裡甯和莫洛托夫三人。

至於軍隊中,被清洗的包括蘇聯5名元帥中的3人,16名集團軍司令、副司令中的15人,67名軍長中的60人,199名師長中的136人;全部4名空軍高級將領,全部6名海軍上將,15名海軍中將中的9人……此外,8萬名軍官中有3.5萬名遭到從清除出軍隊到判刑、處死的迫害。大清洗運動也涉及到社會中的許多人:知識分子、農民(尤其是所謂的「富農」)、神職人員、技術專業人員和少數族裔。

1991年6月,蘇聯解體前夕,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克留奇科夫公布了一個數字:1920年到1953年,蘇聯約有420萬人遭到鎮壓,其中200多萬人是在1937-1938年的「大清洗」中受到鎮壓的。但曾在蘇聯和葉利欽時代主持過平反工作的雅科夫列夫得出的資料要大得多,他在2000年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斯大林鎮壓的犧牲者涉及2,000萬人,也許還要多。他還認為,韋爾納茨基院士在1939年1月寫的日記中,提到被流放和監禁的總人數為1,400-1,700萬,「不會有什麼誇大之處」。

三次莫斯科公審就是斯大林在此期間主導的消滅政治對手和所謂異己的「作秀公審」。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在揭露斯大林的罪惡時就提到,這些「作秀公審」的判決都是提前確定,並通過拷打、威脅被告人家屬等方式強迫被告人認罪以便正當化。大多數被告人是以蘇俄刑法第58條被指控與西方國家勾結準備暗示斯大林及其他蘇共領導人,從而肢解蘇聯,復辟資本主義。

第一次莫斯科審判發生在1936年8月,受審者是16名蘇共政治人物。1934年12月,蘇聯政治新星列寧格勒州委書記謝爾蓋‧基洛夫遇刺身亡,據說其知人善任、作風民主與斯大林的獨斷專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蘇共黨內受到歡迎,而在其遇刺前,列寧的一些舊部商討要用其替換斯大林。遇刺案發生後,斯大林對此案高度重視,親自前往列寧格勒參與調查和審訊,

此案最終沒有結論,但斯大林卻斷言是蘇共領導人季諾維也夫、托洛茨基反對派策劃的,遂開始了其的「大清洗」計劃。斯大林首先以「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反蘇聯合總部」的名義逮捕了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人,通過逼供迫使他們認罪,最後於1936年8月在莫斯科公審將他們處死。

史料顯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認罪」完全是在斯大林的恐嚇、威脅、欺騙下同意的,如加米涅夫若不承認自己罪行,他的兒子就將被處決。但同時他們得到了斯大林不殺的承諾。然而,當他們在法庭上聽到被處死的判決後,他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季諾維也夫還苦苦發出哀求:「看在上帝的面上,同志們,看在上帝的面上,請給斯大林打個電話吧!」

16人被宣判死刑後馬上被處決。而加米涅夫在被處決後,他的妻子、兩個兒子以及兄弟和弟媳也先後被處決……

第二次莫斯科公開審判發生在1937年1月,審判對象是包括蘇共中央委員格奧爾基·列昂尼多維奇·皮達可夫在內的17名政治人物,他們被指控與德國、日本相勾結,陰謀顛覆蘇聯。所有人都主動承認了罪行。1月30日,法庭宣布最終判決,除了4人被投入古拉格進行勞動改造以外,其餘13人都被判處死刑,並於2月1日被槍決。

1938年3月,最為知名的莫斯科第三次公審開始,被審判的人物包括前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布哈林、李可夫等21名高官和從屬人員,他們被指控都屬於「托洛茨基和右派集團」,被指控犯有謀殺列寧、斯大林,密謀破壞國家經濟(破壞礦山、拆毀鐵路、殺死牲畜、在糧食和奶油中放入釘子和玻璃)和軍事力量,向英、法、德、日等提供情報等罪行。公審中,除個別人外,幾乎所有人都承認了指控。

有觀察者推測,當時布哈林在起訴問題上已達成一定的協議:只承認那些籠統的指控,但拒絕承認任何具體罪行。有其他證據表明,布哈林達成的協議是以個人的供述來換取一定的寬恕措施,其在被關押期間,還寫了三本書,一本自傳體小說(《歲月》)、一本哲學著作、一本詩集,這些在斯大林私人檔案中發現,並且在20世紀90年代出版。此外,在監獄中,布哈林還給斯大林寫了一系列非常情緒化的信件,在信中,他聲稱自己是無辜的,並且表達了對斯大林的熱愛。耐人尋味的是,在審判過程中,布哈林批評了斯大林及其政策。

最終,布哈林等18人被判處死刑,3人被分別判處25年、20年、15年監禁。布哈林在死前曾經要求服毒而死,但卻在被迫觀看了其他16人被槍決後,被槍決。三名未被判處死刑的人均在囚禁過程中,死於非命。

一個名叫亞歷山大·奧爾洛夫的蘇聯祕密警察,自稱曾參與大清洗的行動,後來流亡美國,寫下了《斯大林肅反祕史》(The Secret History of Stalin’s Crimes)一書。該書披露了大清洗的許多內幕,其中也包括莫斯科公審中如何迫使被告人在法庭上自行認罪的內幕。

匈牙利「勞伊克」與「約瑟夫主教」作秀公審

 二戰後期,蘇聯進入並占領了匈牙利,扶植親蘇人士建立了共產黨政權,曾任匈共國外中央委員會領導人的拉科西·馬加什當選為匈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並先後任政府副總理、總理、部長會議主席等。1948年,在清除了其他政黨和社會民主黨中的右翼勢力後,匈共與社民黨合併為匈牙利勞動人民黨,原社民黨總書記阿爾帕德任黨主席,拉科西為總書記,匈共的法爾卡什·米哈伊、卡達爾·亞諾什以及社民黨的馬羅山·捷爾吉為副總書記。匈牙利確立了一黨專制,其他政黨全部消失。

因為拉科西等高層唯蘇聯馬首是瞻,因此不論是政治和經濟等方面都效仿蘇聯,完全不考慮匈牙利的實際情況。其「作秀公審」自然也在效仿蘇聯。

根據美聯社的匈牙利裔記者馬頓的報道,1949年,匈牙利對其匈共領導人之一、匈牙利外交部部長勞伊克·拉斯洛進行了公審,原因是他在國內政策問題上與蘇聯持有不同意見,因為被視為「鐵托分子」,並成為首要清洗的對象。

勞伊克被指控的罪名包括「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匈牙利的代理人」、「南斯拉夫間諜和特務」、「托派」,「陰謀策劃暗殺共產黨領袖」、「陰謀武裝暴動」等。最初,飽受折磨的勞伊克始終拒絕認罪,其後,在匈共領導人對其做出的保證其和妻子、剛出生的孩子將獲人身安全的承諾,同意「認罪」。當時勸說其的說辭是「斯大林和黨組織知道他們是無辜的,但是為了揭穿鐵托的陰謀,需要他們做出犧牲」,審判結束後,他們會被送到安全的地方,過隱姓埋名的生活。

經過一番演習,裝模作樣的公審上演了。結果,勞伊克被處以絞刑,年僅43歲,其妻子被判5年。

「勞伊克公審」是二戰後東歐第一次作秀公審,為其他東歐國家提供了範例。同年,匈牙利還對支持教會自由和反對當局的羅馬天主教會在匈牙利的首席主教約瑟夫·敏真諦樞機進行了作秀公審,主教被判終身監禁。

中國作秀公審之「四人幫」

文革原本是獨攬大權的毛澤東為消除黨內異己劉少奇等人而自下而上發起的一場浩劫,但在毛死後,中共為了掩蓋歷史真相,卻將林彪與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組成的「四人幫」抓捕,共同指責為文革的罪魁禍首,讓他們成為了「毛澤東的替罪羊」。

1981年,中共最高法院成立的特別法庭對「四人幫」進行了所謂的公開審判,並認定他們均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成員,並判處了相應的刑罰。江青、張春橋被判死緩,後改為無期徒刑。王洪文被判無期,姚文元被判有期徒刑20年。1991年5月14日江青自殺身亡,終年77歲。

對於中共的作秀審判和最高法的判決,江青拒不服從。江青曾針對公訴人的起訴書,在法庭上進行了自我辯護,並指其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歪曲、篡改歷史,隱瞞捏造事實」。江青的不服確有道理。文革是毛髮動的,江青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秉承毛的指示。正如江青在庭審中所說的那樣,她不過是毛的一條狗,毛「叫咬誰就咬誰」。她迫害劉少奇夫婦如果沒有毛的允許,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

針對起訴書中將罪責指向「四人幫」,江青還反問鄧小平等高官:「黨中央授予我一定的領導權後,我始終就在這個權力的範圍內進行我的工作,這怎麼能說我是非法的呢?這樣說,你們把以毛××為首的黨中央究竟置於何地?你們究竟還承認不承認九大和十大通過的政治報告和黨中央的一系列的重要文件和毛澤東、周恩來的講話和批示?」

「我所幹的這一切,鄧小平、華國鋒,包括你們現在在台上的絕大多數人都曾經異口同聲地擁護過,參加過,你們又怎樣解釋你們當年的行為呢?……」

江青的質問,鄧小平等是無法回答的,而讓毛承擔文革罪責,中共當局也是不敢的。因為如果將罪責推到毛身上,中共能否保住顯然是個大問題。是以為了延續中共的壽命,中共有意推卸毛的罪責,並對反思文革加以控制,其目的就是掩蓋中共的邪惡本質,使其繼續為害中國。

也因此,公審「四人幫」就是徹頭徹尾的作秀,目的是平息中共黨內乃至全國人民的不滿情緒。

中共作秀公審之薄熙來

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掀起了反腐運動。2012年3月,密謀發動政變的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因為手下的副市長王立軍投美而牽出內幕,被迅即拿下。2013年8月,當局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薄熙來無期徒刑。而在審判之前,當局業已與其達成了協議,所謂的公審不過是當局的又一次作秀。

因為薄熙來所做的惡事不僅僅是貪污受賄那樣簡單。除了中共不敢向外界透露其與周永康等陰謀政變的真相,不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起訴他外,中共還不敢以「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來起訴他,因為背後隱藏的乃是其夫婦二人迫害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駭人聽聞的罪行。迴避上述罪行的所謂公審,同樣是作秀。

結語

隨著蘇東共產國家的垮台,共產黨國家的「作秀公審」更多地存在於中共治下的中國。近年來很多對落馬官員的公開審判不少都是作秀,其所披露的罪行也都是中共當局事先斟酌好的。其目的除了警告官員外,也是意在收買人心。只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意識到這其中的貓膩後,中共的欺騙伎倆所起的作用也越來越弱。無疑,「作秀公審」也將隨著中共走入歷史的垃圾堆。

责任编辑:莆山

評論
2018-11-29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