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瑞典漢學家

編寫:高天韻
成立於1926年的瑞典東方博物館(又稱遠東博物館)。(Holger.Ellgaard/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3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瑞典,與神州有緣。一百年來,一些瑞典考古學家、語言學家、美術史學家先後到中國考察、研究、學習。遼闊美麗的中原大地、中華傳統文化的輝煌碩果,令其傾心仰慕、讚歎不已。他們著書立說,將漢文字、中國傳統建築、音樂、美術等多方面的成就展示給世界。幾位漢學家與中國的淵源,傳為佳話。

 

高本漢——瑞典漢學的奠基者

1910年2月,一名21歲的瑞典青年到達中國,在北京、太原等地學習。他刻苦練習漢語口語和書寫方塊字,幾個月後便外出進行方言調查。在兩年裡,他蒐集了中國各地方言三十三種,為日後的音韻學研究積累了豐富的材料。

當年騎著馬走鄉串鎮的年輕人,便是日後大名鼎鼎的漢學家——高本漢(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1889-1978)。

瑞典著名漢學家高本漢(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1889-1978)。(公有領域)

高本漢曾擔任哥德堡大學校長、遠東考古博物館館長,傾畢生精力研究漢語及中國傳統文化,留下百餘種著述。他重構了中古漢語及上古漢語的語音,其著作《中國音韻學研究》對中國語言學界產生了重大影響。高本漢是瑞典漢學的奠基者,一直積極向西方介紹中國文化,為世界漢學做出了重要貢獻。

高本漢對於漢字及漢語的價值有過精闢、深刻的論述。他認為,漢字的形式美和獨創性遠遠超過拼音文字,而且從文化勢力來看,漢語可以和歐洲最通行的語言媲美。他在1923年出版的《中國語與中國文》裡寫道:「中國文字有了豐富悅目的形式,使人能發生無窮的想像。」

高本漢還指出了廢除漢字將帶來的嚴重後果,他說:「第一點,中國人要採用字母的文字,就不得不廢棄了中國四千年來的文學,又因此而廢棄了中國全部文化的骨幹。」「中國人一旦把這種文字廢棄了,就是把中國文化實行的基礎降服與他人了。」

喜龍仁——留住美的經典

喜龍仁,Osvald Siren(1879—1966),芬蘭裔、瑞典籍美術史學家,他在上個世紀曾五次訪問中國,拍攝了中國多地的建築及園林。北京舊城、皇家園林、蘇杭庭院,都出現在他的鏡頭裡,城牆、城門、護城河、山石、樹木、亭、榭、廊、橋,壯觀、凝重、典雅,秀麗如畫、含蓄似詩。

若干年後,這些景致大多都不復存在,而他的著作還陳列在圖書館裡,無言地述說著一件件東方藝術傑作。有多少中國人,凝視書頁,欣喜地、憂傷地領略曾在故鄉綻放的芳華,向素未謀面的作者道一聲:謝謝。

1921年,喜龍仁得到北洋政府准許,對北京的城牆和城門進行了為期兩年的系統考察和測量。1924年,他在倫敦出版了英語版的《北京的城牆與城門》。該書包括詳細的勘測手記,並附有53幅中國藝術家手繪的城門建築圖紙,以及109張喜龍仁拍攝的城牆和城門的照片。這是有史以來對北京城牆和城門記錄最為豐富的第一手資料,具有相當高的科學性、歷史性和文學性。

除了皇家城池,喜龍仁還深入研究過其它形式的中國古代藝術,出版了《中國雕刻》(1925年)、《北京故宮》(1926年)、《中國繪畫史》(1929—1930年)、《中國花園》(1949年)等多部著作。

北京的城牆與城門》首發時僅印刷了800冊,由於話題並非熱門,所以它沒有引起多少關注。當時中國的歷史地理學家侯仁之正在英國留學,他在偶然間發現了此書,當即以重金買下再帶回國內。喜龍仁的記錄於是漸為人知。

瑞典漢學家喜龍仁(Osvald Sirén)於1924年拍攝的永定門、箭樓及瓮城。 (ralph repo/Flickr)

作者飽含深情、以散文詩般優美的話語,表達了自己對於京城的建築、風貌以及中華傳統文化的深沉的愛。

喜龍仁認為,北京老城牆寬敞的頂部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散步之地」。從城牆上俯瞰,「萬綠叢中掩映著的金燦燦的皇宮與廟宇,鋪設著藍綠琉璃瓦的王府宅院,帶有開敞前廊的朱紅色房子,半掩在百年古樹之下的灰色小房屋,寬敞而繁榮的街道,這些街道兩側還布滿商店和裝飾華麗的牌樓,以及一片片有牧童放羊的開闊地——所有這些景致都呈現在腳下這軸展開的長卷之上。」

那一軸長卷,是綿延的牆體,是京華的沃土,是五千年文明的瑰奇。作者最後問道:「這些美妙的城牆和城門,這些北京最美麗、最輝煌的無言的歷史記錄者,它們的美還能夠延續多久呢?」

現實的答案令人唏噓:兩道城牆灰飛煙滅,城門大多消亡,拼盡全力想要挽救它們的專家學者,一個個望廢墟而興嘆,痛心疾首、潦倒、沉寂。

林西莉——琴道與人生

瑞典女子Cecilia Lindqvist保存了一把泛黃的油紙傘。它來自中國,是一位傳教士送給她母親的禮物,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Cecilia初次撫摸小傘,初次接觸神祕的東土。

上世紀50年代,Cecilia向高本漢學習漢語,中文名作「林西莉」。1961年,她隨外交官丈夫來到北京,就讀於北京大學,並開始學習古琴。據林西莉講述,每天,她抱著一張明代古琴,搭乘公共汽車趕到位於地安門西大街興華胡同的「北京古琴研究會」。在那裡,她師從王迪,還有幸遇到了溥雪齋、管平湖、查阜西、楊葆元等古琴大師。

當時古琴研究會的會長是滿清皇室後裔溥雪齋。林西莉學琴時,溥雪齋有時會踱到她身邊,耐心地糾正她的指法和手姿。(1966 年,文革風暴襲來,溥雪齋被紅衛兵抄家。8月30日晚,他不甘受辱、離家出走,不知所終。)

林西莉於1961年至1962年在北京學習古琴。(林西莉提供)

1962年,林西莉離開中國時,北京古琴研究會將明代古琴「鶴鳴秋月」贈與她。1971年,林西莉在瑞典高中裡首開漢語課。

1989年,她歷時15年撰寫的《漢字王國》出版。該書在瑞典全國掀起了學漢語熱,後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在西方引起轟動,中譯本在中國也大受歡迎。林西莉憑此書獲得瑞典奧古斯特獎文學獎。2006年,林西莉又出版了《琴》(中譯名《古琴》),再獲奧古斯特獎。

在上世紀90年代,瑞典教育部特別任命林西莉為漢學教授,以表彰她在漢語教學工作方面的貢獻。

林西莉接受大陸記者採訪時表示,她結識的古琴大師痴迷琴藝,他們對文化和生活的態度對她影響深刻。琴曲背後的歷史人物故事,以及與之相結合的古典詩詞,都引人入勝。她覺得,古琴讓她更能接近中華文化的精神實質。

林西莉表示,中國的書法、繪畫、剪紙等藝術形式具體而抽象,極富表現力,「對我這個外國人而言,一切都是那麼神奇而新鮮。從其中的任何一個領域深挖下去,都會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結語

三個瑞典人在博大精深的文化天地裡,獲得了喜悅和啟悟。他們與許多熱愛中華文化的外國人士一樣,為五千年的瑰麗神奇而心馳神往,又因此付出心血、在實踐中將之弘揚傳播,回饋中國。他們的努力和堅持,令人感動,亦在提醒我們:祖先的寶貴遺產,應當備加珍惜、深入認知,切不可斷了文化的根脈。

傳統內涵興發出的,是深沉的震撼;這種力量,超越國界,生生不息。縱然許多美麗的印跡已經逝去、消散,但是,觸動心靈的美好,將永遠存留。@*#

參考資料:

喜龍仁(Osvald Siren)著,趙曉梅、佟怡天譯:《北京的城牆與城門》,北京:學苑出版社,2017年4月。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國漢學家萬百安(Bryan W. Van Norden)撰文說,美國有必要理解中國哲學。
  • 方塊端正的漢字是莊嚴的民族標記。字裡乾坤昭示著神秘久遠的歷史文化信息。千萬個字符堆成了漢文化的大山,引無數中外學人進山徜徉。漢字是優美生動的畫作,是記載先人智慧的博物館。漢字穿越時空,生生不息。
  • 【大紀元4月1日訊】 (大紀元記者白亞仕台北報導) 一位比一般中國人更懂中華文化的瑞典漢學作家林西莉(Cecilia Lindqvist),今天來台發表新書《林西莉古琴的故事》,暢談失落已久的古琴音樂典故,林西莉以一位西方女子傳承古琴文化的觀點出發,和一般中國人彈琴、研究琴學琴曲的取向相當不同,林西莉用淺顯易懂的筆調,敍說中國古琴的歷史、指法與典故,以及從她自身和古琴相遇的感人故事,生動而真切的記錄了六十年代北京古琴研究會當時的琴家、琴況與知識菁英的雅集。
  • 盡管中共當局對公開退黨團隊人士的騷擾打壓還在繼續,但是退黨大潮勢不可擋,已近190萬,其中大半來自中國大陸。大紀元記者辛菲5月26日採訪了中國大陸著名畫家、北京圓明園藝術家村村長、被稱為“中國第一公益訴訟人”的嚴正學先生,嚴正學先生請記者代他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表公開退出少先隊的聲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