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岑三冬:川習會是搗紅營的前言

人氣: 4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30日訊】

橫豎漂紅勢,高低川普長。
鴻毛澤鱉美,億命泰山乓。
核主江賊蛤,漢奸賣國幫。
青山紅染垢,綠水污霾疆!

馬共紅朝蛩,人民苦難償。①
家庭倫理毀,修煉器官殃。②
九命一年獄,③少青七魄殤。④
共潮一路殺,紅繼習能扛?⑤

遼瀋戰役美身外,毛賊竊國韓美峙。共產陣營中蘇爭老大,越戰開撕十年柏牆毀。經國藍綠澎湖灣,小龍四條上善水。六四踏血鄧江中南海,大錯秦城來康東生痞。

五十年不變馬舞自由,二十三條民權孝黨矣。香港不受九子涌,潔瑛落言果報罪。天大地大宇宙大,開始起始造物始。風水輪流紅太陽照落,邪不壓正天鵝絨真美。

走過光州泡菜文化醬,韓劇大長今古風汗喜。傳統家庭同堂聚,長幼持禮有尊卑。再憶阿信幸子大島茂,三浦友和從一而終義。三國日本雲長盛,群書治要藏唐璽。

九二長春大法傳,受益億眾尊法理。九九迫害至今百國增,每條小龍都能精要旨。紅朝拜馬忘祖不知返,九評引三退三億天倚。美川普彭斯清共,願您其時光明裡。

註:①2018年6月6日,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在廈門和台灣籍民眾座談時說,十年文革「把好多中國的傳統文化,精華和糟粕一塊幹掉了,但台灣保存得很好」。他也提到,在中國大陸已經消失的「裡長」就是歷史傳承下來的,台灣還有。

中共高官以負評觸碰文革,這相當罕見。汪洋承認了中共扼殺傳統文化的事實,同時肯定了台灣對傳統文化的保護。而兩岸優劣的差異根源,恰恰就在於此。解讀汪洋此言,可有不同的角度,還有許多內容可以展開。

十年文革震驚世界,摧毀了大量歷史遺蹟、古物珍品,迫害文化精英,破壞傳統道德價值觀,對國家和民族造成了難以估量、無法挽回的巨大損失。時至今日,中國人仍然在承受著可怕的後果:精神迷失、道德淪喪、文化斷層。

1949年,許多著名文人因為相信中共選擇留守大陸,拒絕了赴台機票。結果,在「反右」和文革中,他們幾乎無不受到誣陷、批判,被發配勞改、被毒打羞辱,有的慘死,有的自殺,家破人亡,下場悲慘。

每年高考總有一批高考狀元出爐,成為媒體網絡追逐報導的天之驕子。然而並不是所有狀元都前程可期,中共建政史上,曾有過一名命運極度悲涼的狀元——北大才子沈元。沈元於1938年出生於上海的書香門第,父親沈昌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南京政府成立後,曾任鎮江縣縣長,後在抗日戰爭中功勳卓著,因「涉歷巨險,憂勞至疾」而病逝。母親何天予,畢業於早期南京女子師範學校,是一位漢語言學家,書法家。

沈元從小功課就好,中學文理各科均為全班之冠,近乎滿分。1955年以全國高考文史類總分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

還在北大讀書時,沈元就被譽為天才學者,但反右運動中被打成極右派,摘帽後,連續發表轟動學術界的文章,沈元最終因治學命喪黃泉。文革中的1970年「一打三反」,年僅32歲的他被以所謂的投敵叛國「反革命罪」錯誤槍決,文革後才平反。

中國從6月7號開始一連三天的高考。隨著「千軍萬馬爭過獨木橋」的景象重演,各種考生出現包括集體撕書、吼樓,甚至自殺等各種情況,讓人們心疼,更擔心考生的心理健康。

旅加華裔作家盛雪表示,美加等國學生考完試後一起出去玩樂,個別也有撕書的。但像這樣的集體撕書現象,是中國現在的社會制度,把學生全都逼到高考這條路上,誰不走在這條路上,就會覺得人生沒有出路。

另一方面,盛雪觀察到,中國社會現在的倫理、道德、信仰,處處充滿悖論。

盛雪:「比如說,老師是育人的,但是現在很多的老師本身都是禽獸不如。那麼在學生成長的過程當中,他們的心靈、精神狀態時刻在受著衝擊、受著逼迫,為了他們的前程,為了走上唯一的這條道路,很多人是按耐著自己內心真正的需求、真正的渴望,讓自己越來越變得扭曲。可是這樣的一種先天的渴望、追求、訴求,在某一個時刻還是會爆發出來。」

今年高考首日,河北平泉一考生因抑鬱跳樓自殺。近年來,每年都有因高考壓力或對考試成績失望而選擇自殺的案例。

2017年6月7日,遼寧朝陽市喀左縣大城子鎮一男考生跳樓自殺;2016年6月8日,內蒙古烏拉特前旗五中的趙姓女生跳樓身亡;2013年6月9日,在高考標準答案揭曉的當晚,遼寧營口市大石橋復讀生李新離家出走,14日在鞍山郊區投河自殺,當時其胸前的書包中裝著兩塊大石頭,還有準考證。

盛雪認為,撕書撕考卷,包括考生受不了壓力自殺,都是中國教育制度派生出的結果。她說,中國很可悲,一個有著14億人口的大國,卻看不到幾個有尊嚴的讀書人。很多時候,這個政權是朝著相反的方向驅使人們做選擇。中國已沒有了正常的讀書環境,也沒有空間讓人去做正常的讀書人。

②2016年4月19日夜,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警察莫名綁架了高一喜夫婦。28日,高一喜被送到公安醫院「搶救」;4月30日清晨,猝死。被抓十天,一個健康人便離奇死亡,高一喜年僅四十五歲。

牡丹江市司法相關人員,一直不讓家屬看望高一喜,告知死亡後又不讓家屬看遺體,卻要家屬簽字解剖、火化,在家屬不同意解剖的情況下聲稱「解剖」了。

此後,家人看到高一喜遺體額頭處有傷,胳膊有勒痕,雙手緊握向外撇,胸部挺起、腹腔特別癟。

警察強行解剖高一喜的屍體,摘走所有器官,最後聲稱高一喜死於心臟病。

總部設在紐約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2016年6月21日對高一喜死亡案取證,電話調查了涉案責任人之一、中共黑龍江省牡丹江市「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綜合科科長朱家濱。朱承認自己參與活摘器官,並稱將器官「賣了」賺錢。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2016年6月22號,美國國會第三次「中共強摘器官」聽證會表示: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大的恥辱。」

從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到二零一八年,中國一直被美國國務院列為宗教自由「特別關注國」。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美國國務院發布二零一七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國再次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報告關注法輪功等信仰團體受迫害情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美國對於侵犯宗教自由的行徑不會袖手旁觀。維護正義,懲罰邪惡是人類最正確、最偉大的事情,美國政府、美國國會、美國總統的正義之舉會得到神的護佑,會給美國的國家和人民帶來美好!

二零零六年瀋陽蘇家屯活摘器官黑幕首度曝光,震驚了整個世界。據大紀元2016年8月7日刊登的一篇《夏禱:活摘──歷史巨變前的黑暗(完整版)》文章中顯示:2006年,來自中國的安妮在美國舉行記者會。安妮是瀋陽蘇家屯醫院的護士,她的前夫是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師。她說出的事震驚了所有的人。蘇家屯有一個地下室,2002年,裡面關押了約六千個法輪功修煉人。她從來沒有進去過,只能遠遠瞥見那些被關押的人。每年,那些人減少約兩千。到了2006年,那裡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中國問題專家兼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發布了關於中共強摘器官的最新資料包告,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六萬~十萬例,從二零零零年至今可能高達一百五十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而且至今仍在繼續著。

2018年6月20日上午,全球近萬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他們將在這裡參加為期三天的系列活動,其中包括20日的集體大煉功、盛大反迫害集會與大遊行,也包括頒發「法輪功之友人權獎」活動。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成為本年度『法輪功之友人權獎』得主。

③遼寧省女子監獄是該省唯一的一所女子監獄,從去年至今,至少有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分別是大連的孫敬美、耿仁娥、劉金玉、楊淑文,錦州的王彥秋,瀋陽的吳業鳳,撫順的杜景芹,鳳城的冷冬梅和鞍山的孫敏。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我在美國認識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我從他們的身上感覺到真、善、忍,我從來不擔心他們說假話,我也不擔心人世間的爾虞我詐在這些人身上發現。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這樣殘酷的鎮壓,並沒有影響中國的學員們繼續秉承著『真、善、忍』的法輪功的精隨,不斷的用自己的軀體與這個政權去做默默的鬥爭,這都是值得我們敬佩的。」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法輪功想振作民族傳統文化來重建道德,共產黨它需要的是惡人,(和)法輪功讓人做善人這一點就衝突。更重要一點,共產黨這個獨裁體制絕對不容許有獨立於共產黨,不聽命於共產黨,而是要靠自己良心去行事,堅持自己良心判斷(的人),它是這樣的一個衝突。」

中國大陸謝燕益和謝陽律師,在《致加拿大國會議員及全體公民的一封信》中說:「當今世界最大的人權問題在中國,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是法輪功問題。一場延續近二十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迫害仍在持續當中。」中共肆意踐踏和破壞中國的憲法和法律及相關國際法則,肆意踐踏和破壞世界人權,已經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④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至今長達19年的血腥迫害,不計其數的修煉者被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勞教、判刑、虐殺,就連他們的孩子們也成為被迫害的對象。

那些隨著爸爸媽媽走入修煉的孩子們親身體驗到真、善、忍美好,成為品學兼優的學生;然而在中共的迫害中,他們目睹了父母的悲慘遭遇,孤獨、恐怖、痛苦侵蝕了他們幼小的心靈。在身體和精神慘遭摧殘下,他們不幸成為這場邪惡迫害的犧牲品。

為什麼中共連這些孩子們也不放過?下面有七個案例:

遭非法抓捕屈死

陳英曾是佳木斯市樹人中學學生,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做人,誠實認真,助人為樂,是一個學習成績及品德優秀的陽光女孩。她喜歡各種文體活動,尤其愛好書法,曾多次獲書法榮譽證書。校裡校外,人們都很喜歡她。

1996年,中共喉舌《光明日報》刊文誣衊法輪功,14歲的陳英,立即給《光明日報》寫信,談自己修煉法輪法輪功後受益的體會;1999年7月,《科技之光》再次刊出誣衊法輪功的文章,陳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聯名給《科技之光》發了五封電郵。

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後的第三天,7月22日,剛滿17歲的陳英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

在北京她三次被北京警察綁架,兩次都機靈走脫。

8月15日,陳英第三次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佳木斯駐京辦。

佳木斯公安局「610」的政委李純友於8月16日親自帶人將陳英押回佳木斯。途中她被警察毆打、恐嚇、侮辱。手戴手銬被銬在車架上,上廁所時只給打開手銬,不准關門,警察就站在門前看著。17歲的陳英受到極大的侮辱,她在上完廁所後快速關上門,然後從廁所的小窗口跳車……

據悉,在當日下午2點34分,有扳道工人看見有人在京秦線280公里處跳車,跳車人兩次試圖站起來,沒成功而倒下。

火車行駛20多裡才停住,李純友等將陳英送到豐潤醫院。當晚6點多鐘,李純友稱:「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氣!」目的是不讓家屬看到她還有活氣兒,當晚又直接把她送到豐潤火葬場冷凍。

8月17日晚,陳英的母親、舅舅等被帶到「豐潤賓館」。李純友親口向陳英家人承認:「你的孩子我打了。」

當晚,中共喉舌殃視指使天津電視台記者採訪陳英的母親陳秀玲,威脅她放棄修煉,否則就見不到女兒。陳秀玲當時悲痛欲絕,為了見上女兒最後一面,說了違心話。當天她和警察一起去了火葬場,但警察也只讓她看了一眼女兒的遺體。

第二天,1999年8月19日,中共喉舌殃視播出假新聞,稱陳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殺,趁家人不備跳車身亡。

被迫離家病逝

1998年,內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輪功學員符桂英11歲的女兒張毅超,開始隨母親修煉法輪功。1999年9月母親符桂英被非法勞教。

2000年,學校發動學生簽名誹謗法輪功,13歲的張毅超維護自身合法權利拒簽,卻被當時的校黨委書記找去談話,當地「610」及公安局還向學校施加壓力,多次要求她簽名寫保證,否則以開除學籍相威脅。

張毅超回到家,偷偷地哭,沒告訴父母,怕引來學校對她更加嚴厲的懲罰。

2001年3月1日,學校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逼迫張毅超停止學業。後經交涉學校同意接收她,但學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每星期找她談話,強迫她每週寫一份書面材料,逼她和法輪功和父母斷絕關係。

2001年5月25日,張毅超的父母再被綁架,只她一人在家,霍林郭勒市「610」及市公安局南廣場派出所等十多人,到她家抄家,蒐集迫害證據。

5月2日晚,社會上一群孩子到家砸門,打碎窗上的許多玻璃,她備感恐懼。

同年9月17日,張毅超的父母同時被劫持在囚車上非法送往勞教所迫害,母親想看看孩子。國安大隊、「610」人員卻稱:「誰管你們孩子的死活。」夫妻兩人被拖到車上。家裡只剩下她孤身一人。

張毅超被學校非法開除後,被迫在社會上流浪,備受歧視及侮辱。一天夜間,一惡徒從陽台爬上二樓,砸碎玻璃,闖進她家,把她強暴了。

2002年7月,母親從勞教所回到家中,母親雙目坍陷、骨瘦如柴,張毅超的精神受到極大的刺激。為躲開迫害,年僅15歲的她被迫離開家鄉,到瀋陽和大連等地打工。

身心疲憊的張毅超在打工時感染上肺結核,她沒有錢醫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迫害。在外面她暈死不知有多少次,

當父母找到張毅超後接回家時,她的病已經無法醫治,18歲的花季少女飽受痛苦,離開了人世。

不讓上學 鬱悶而死

劉倩河北雄縣葛各莊村小學三年級學生,2003年11月,突患急性白血病,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後,家人為她準備了下葬的衣物。悲痛中,母親想起在一張法輪功真相傳單上看過的故事:一名患白血病的15歲的少女修煉法輪功後痊癒。母親便決定帶女兒煉法輪功。

倩倩回家後,母女一起讀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學了三天,奇蹟出現了,孩子想吃東西了,並要起床煉功。學了七天後,倩倩開始康復。她所有的親屬無不稱頌法輪功的神奇。

恢復健康後,倩倩如同一隻快樂的小燕子,還學會了騎自行車,所有見到她的人誰也不會相信她是一個曾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

倩倩興高采烈地來到她久別的學校,告訴老師是法輪功治好了她的病。

然而老師不相信,說那是誤診。倩倩怎麼也不會說昧良心的話。

學校的校長要求倩倩的媽媽到學校裡,媽媽帶著孩子一起到學校。校長讓媽媽寫保證倩倩不煉功的保證書,被媽媽拒絕。法輪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孩子得了要死的病,煉法輪功重獲新生,為什麼要逼人說假話呢?

媽媽走後,到了下午,校長把倩倩送回家,不見她父母,就把孩子交給鄰居,然後離開。

見到鄰居,倩倩大哭:「他們非要叫我寫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不讓我上學。」

倩倩被強行退學,幼小的心靈受到沉痛打擊和巨大壓力。

從那以後,倩倩失去了往日的歡笑,整天悶悶不樂,不吃不喝,父母問什麼也不說話,時常哭泣。一提起老師,她就害怕、氣憤。

第二天,校長又到她家,倩倩指著他說「他、他、他……」可說不出話來。

第五天,正月22日,倩倩突然神智不清,繼而昏迷不醒而亡。

小劉倩帶著眾多的迷惑、滿腔憤恨,抑鬱而亡後,她的父親強忍悲痛找到學校,讓老師們去看看女兒。學校以校長患病不在而推脫,副校長推說這事她沒參與而拒絕到劉倩家。劉倩的班主任也不敢露面。
倩倩一家人難以接受:法輪功救了孩子的命不允許嗎?非得要家人把錢耗盡、讓孩子死在醫院裡才行嗎?

有消息說,劉倩死亡的第二天,臨村學校便揭下了在學校牆上張貼的那些毒害孩子、誣衊法輪功的材料。

獄中被活活打死

初叢銳芳年19歲,系吉林省舒蘭天德徐家村一社法輪功學員。提起她,家鄉認識她的人無不說好。

2000年8月,初叢銳獨自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強行抓回當地,非法關押在天德鄉,她得以走脫,之後,在舒蘭市一家飯店打工。她的舉止祥和、美好,一人干兩人的活,老闆對她的印象極好,說:「你在這兒干吧,他們再抓,我保護你。」

2000年12月1日,初叢銳再次進京,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約在12月13日死於北京海淀監獄。北京警方稱她死於絕食絕水,醫生拒絕承認這種說法,因驗屍發現她七竅流血,鼻子被打塌,臉部都變了形,完全沒有正常人的樣子。

初叢銳家鄉的父老聽到她被警察打死的消息後,都極為震驚和氣憤:「這麼好的孩子都被活活打死,真是造孽啊!」

初叢銳的父親眼淚都哭幹了,母親無法承受巨大的痛苦,當時就變得瘋瘋癲癲,只能靠打針吃藥來支撐身體。

法新社北京2001年1月11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警察為三名法輪功婦女的死亡受到譴責」(Chinese Police Blamed for Deaths of Three Falun Gong Women)報導,其中一個受害者就是初叢銳。

報導引用《香港人權與民運信息中心》的消息指出,警察於(2000年)12月17日通知她(初叢銳)的家人說她已經死亡,當他們探望屍體時,他們看到屍體上有多處瘀傷,而且初的雙耳周圍有血跡,這是她被毒打的標誌。

1984年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其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其目的在於防止世界上的酷刑存在或相似行為,要求締約國在其管轄領域,採取有效方式避免酷刑的發生。中國是該公約的締約國。

而中共卻用酷刑把年輕的初叢銳折磨致死,只因她信仰真、善、忍。

遭驚嚇 孤獨離世

張琤,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生,品學兼優。1994年,7歲的張琤和父親一道在法輪功中修煉。後來她的父母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當地「610」曾多次抄家,搶走法輪功書籍等。學校搞所謂的揭批,當地中共人員經常上門騷擾,強行不准她學法輪功。

孩子幼小的年紀,卻遭到如此難以承受的恐怖驚嚇,一時間她身心遭受巨大傷害,2000年11月出現白血病症狀。

彌留之際,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父親不准回家探望女兒。次年2月,張琤含淚離開人世,年僅14歲。
巢湖市初中生張琤。(明慧網)

遭刑訊威逼 含冤離世

王文蘭,黑龍江雙城市第八中學一年級學生。10歲時,正在上課的她被黑龍江省雙城市東風派出所騷擾,2000年7月1日,為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11歲的王文蘭隨媽媽和小姐姐去北京上訪,遭警察綁架。

在駐京雙城辦事處被監禁七天後,王文蘭被強行帶回本地,遭「610」人員非法審訊、威逼,並被非法勒索罰款1,000元。

多次遭警察的騷擾、審訊、威逼,孩子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03年月12日含冤離世,年僅14歲。

摧殘下舊病復發

唐詩雨出生於1989年,遼寧丹東福春小學學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1995年醫院下了病危通知,稱他只能活半年左右。1996年他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一天天好起來,能上學了,且成績非常好。

1999年7月,一家三口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綁架。之後,父母屢遭綁架、非法關押。母親趙宏娥從馬三家勞教所回來後,小詩雨就每天拉著讓媽媽讀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給他聽。

小思雨的奶奶也修煉法輪功,爺爺奶奶曾遭到八次非法抄家。警察竟然不顧周圍的居民的正常休息,在半夜把外面的鐵門和裡面的門都砸開、毀壞,突然闖入家中騷擾。

思雨的心臟承受不了這種恐怖的精神摧殘和父母屢遭迫害,終於舊病復發,於2003年5月25日含冤離世,年僅14歲。那時,爸爸唐義清還關在監獄遭迫害,沒見上兒子最後一面。

詩雨去世不到一年,媽媽遭警察綁架未遂後,被迫流離失所。2007年,爸爸媽媽再次遭綁架,被分別非法判刑八年和九年,被關押在本溪監獄和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資料來源:明慧網 #

⑤在長達十九年的血腥迫害法輪功中,邪惡組織610無惡不作,無所不在,罪惡滔天!在反腐中,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周本順、張越等百餘高層已被繩之以法,全國被法辦的至少萬人以上,這些人為什麼都遭到了惡報,是因為他們多數都直接或間接的參與了迫害法輪功。隨著形勢的發展,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曾慶紅等被繩之以法的日子已經為期不遠,中共解體滅亡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中共邪黨是西來幽靈馬列的產物,請您閱讀大紀元九評編輯部推出的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2004年11月19日發表)、《解體黨文化》(2006年9月發表),認清《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2017年11月發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018年5月發表),目前已經有三億多民眾在退黨網站登記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8-11-30 1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