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公民高凱文夫婦講述被囚中國的經歷

先後有兩位加拿大總理向中共當局要求釋放高凱文。圖為高凱文全家。(加通社)

人氣: 26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編譯報導)2年前,被中共當局以間諜罪囚禁的加拿大公民高凱文(Kevin Garratt)獲釋的消息,一時間成為加拿大各大媒體的重大新聞。2年後,高凱文夫婦講述了他們在中國被囚的經歷。

高凱文和他的妻子(Julia Garratt,後文稱高太太)2014年8月在中國被中共當局以間諜罪抓捕。高太太2015年2月獲保釋。高凱文被關押了超過2年,期間中共對他不斷嚴刑逼供,找不到證據也拒絕放人。

高凱文在病危時,也沒能獲得保釋。這對夫婦遇到厄運的原因,被普遍認為是加拿大當局在他們被抓前幾個星期,在卑詩省抓捕了中國公民蘇賓(Su Bin,音譯),蘇賓後來在美國因組織駭客盜取軍用飛機技術數據被判入獄近4年。也就是說,中共抓高凱文夫婦是一種報復行為。

據《環球郵報》報導,高凱文夫婦通過寫書,講述了他們在中國的遭遇。

英文教師變「間諜」

1984年,新婚燕爾的高凱文夫妻首次去中國,在國防科技大學任教,他們屬於第一批被挑選到中共軍事機構教英語的外國人。高凱文在書中寫道,他們當時被選上是因為「我們年紀輕,最不可能是間諜」。

從那時起,他們在中國除了教英語外,也在孤兒院幫忙,做諮詢。2008年,他們開了一家咖啡店。雖然他們的一些工作獲得外國教會的支持,但他們稱自己是基督教義工,而不是傳教士。

直到2014年8月,他們在中國東北的一家餐館被自稱是便衣警察的一群人抓捕。這些警察對高太太吼道:「你是間諜!」

高太太被警察拖進一輛黑色轎車,隨後離開了這個東北城市。高凱文則被別的警察帶走。

先抓後找證據釀悲劇

隨後,中共警察開始為他們的「間諜」指控尋找證據。高凱文夫婦經歷了每日數小時的審問,警察繳獲了高凱文夫妻的電腦,在這些電腦上發現一些他們認為有疑問的信息。

中共軍警還把高凱文拍攝的23張照片視為「高度敏感或敏感」圖片,其中一張照片拍的是連接中國與朝鮮的友誼橋。這本是一個旅遊景點,當高凱文問「為何橋的照片會是敏感的」時,對方的回答是:「原因是照片的角度。」

高凱文夫婦在他們的書中寫道:「他們(中共警察)急著找證據。」最後,他們找到了高凱文與加拿大外交官的一些互動信息,這些外交官去過高凱文夫婦在丹東開的咖啡店,這地方很靠近朝鮮邊境,可以看到那邊的一些情況。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曾要求高凱文在加拿大會面,討論朝鮮問題,因為這對夫婦曾在那裡做慈善工作。中共的審問人員告訴高太太,因為CSIS職員給高凱文發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只用了名字,沒寫姓,這意味著「他們在一起工作」。

為了迫使高凱文認罪,審問人員不斷威脅要對他動用死刑。高凱文經常被綁在一張老虎椅上被審問,致使他的健康惡化到他擔心自己馬上會死亡的程度。他曾對一名加拿大領事官員說:「我的下一餐將和朱莉婭(高太太)或耶穌一起吃。」當時高凱文已經被中共當局關押了接近2年。

在被關押期間,高凱文患上了一連串疾病,包括闌尾炎、慢性頭暈、疝氣、心律不齊。他不得不承受四肢麻木、頭痛及背痛等病童的折磨。

加拿大官員表示,他們曾多次要求中方允許高凱文保外就醫。但是,加拿大駐華大使聖雅克(Guy Saint-Jacques)說,「我們多次要求釋放他,反而(令中共當局)認為,他(高凱文)在為我們進行間諜活動。」

對於這段被中共當局監禁的日子,高太太在書中寫道:「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後一夜。」

靠信仰熬過黑暗

在中國被關押了6個月的高太太說,審問很殘酷,沒有審問的時候,她也需要抵抗消磨意志的環境。為了打發時間,她把一張紙撕成小卡片,然後自己玩紙牌遊戲;她用想像出來的「空氣鋼琴」彈奏肖邦的華爾茲曲子;她甚至草擬了一篇博士論文的大綱。

在每天15分鐘的戶外散步中,這對夫婦只能通過在雪地上做雪雕,寫聖經經文,作為留給對方的信息。

高太太說,她曾看到上帝出現;看到她自己被送到一個芬芳的天國花園;看到一位巨大的天使在她被監禁的建築物上空澆下金色的液體。

「這是真正的生存故事。」高太太在接受採訪時說,這是關於「當你被孤立時,你如何應對痛苦,如何維持你們之間的夫妻關係。」

高凱文在中國被關押了775天,經歷過的痛苦更多,但這些苦難也增強了他對神的信仰。他說:「當你把希望寄託給神時,你就可以走過來。」

先後有兩位加拿大總理向中共當局要求釋放高凱文。在朝野壓力下,加拿大政府在2016年把這事作為發展加中關係的前提條件,高凱文終於獲得釋放。

在高凱文被關押接近2年時,高太太和美國律師齊默爾曼(James Zimmerman)曾在北京見了加拿大駐華外交官。齊默爾曼問大使館有什麼計劃時,得到的回答是:「這是一場等待的比賽,我們一有機會就不斷提出這個案子,並希望很快就會有(法庭)審訊。」

在回顧他們在中國那些不忍回首的往事時,這對夫婦希望人們能獲得啟發。#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