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頸上蝴蝶結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金國煥/大紀元)

  人氣: 4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位長得美麗,氣質高雅,留著一頭秀髮飄飄的46歲女士,卻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來,她和中風半癱的先生,每個月都要飛到北京去給一位名中醫師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憊寫在臉上。朋友說她捨近求遠,介紹她來看診。

在台灣不論中西醫治療中風和復健,都有相當水準和療效,怎麼要跑那麼遠去求診,所花的人力財力和時間很可觀,我實在想不通也很好奇,到底她得什麼疑難雜症,非要去對岸找名醫治療?這位賢慧的妻子,還沒看診,就先問先生的病狀,感受他們夫妻恩愛,不離不棄,很是感動,於是先幫她先生介紹北部的醫生就近治療。而她要看甲狀腺腫瘤

甲狀腺位於頸部前下方,氣管上方,有兩葉,左右葉以峽部連接,每葉約4公分長。而她的瘤右葉4.6公分,比原葉還大,左葉3.5公分,看上去有如頸上綁了個蝴蝶結。她的甲狀腺腫瘤會隨吃食物吞嚥的動作而上下移動,頸部常有束脹如梗的感覺,雖不會痛,但有礙觀瞻。西醫說腫瘤大於4公分就要單側全部切除,以免發生病變。她聽到開刀就害怕,再聽到手術後遺症就嚇到,所以找中醫治療。

手術後的併發症:喉返神經麻痺,喉上神經麻痺,低血鈣症和血腫。喉返神經麻痺,如果是單側,聲音變啞,吃液體食物易吸入氣管;如果是雙側,可能就無法自然呼吸,要氣管切開,否則會窒息;如果傷到喉上神經麻痺,環甲肌發炎,頸部組織沾黏,會影響高頻發音。咽喉是有8條經絡通過的交通要道,也是預防腦病的最後屏障,尤其是腎經繞喉一圈,對經絡的傷害也很大。

低血鈣症,會影響神經、肌肉組織,症狀是:口角、四肢未端發麻,易抽筋,指趾肌肉痙攣,嚴重時喉頭肌痙攣,低血壓,癲癇,心律不整,情緒易激動,憂鬱,白內障,還會影響腺體、賀爾蒙的分泌,腦部基底核鈣化。手術後血腫,好發於術後血壓速升,強烈咳嗽,激烈嘔吐,或可能壓迫氣管,造成呼吸道阻塞。

瘤者,留也。就是氣血流滯不通,只要將瘤四周的氣血流暢,瘤自然留不住而消退。瘤大都有痰飲之象,她還有富貴手、香港腳、腰酸背痛的問題。針灸處理:先疏通三焦淋巴系統,使易排出濁痰物,針中渚、曲池、合谷穴;涼血解毒,針血海、三陰交、築賓穴;頸部瘤,多有肝氣鬱,針太衝、膻中穴,以舒肝理氣;清降邪火,從後追剿巢穴,針大椎穴,該穴為督脈,手足三陽之會。治甲狀腺瘤,針水突、天突、天鼎穴,並在瘤四周旁針刺入瘤之一半,中央再一針刺到瘤底;遠端療法,取崑崙穴,大指向後搓幾下為瀉法;再針合谷穴,得氣後,針提至人部,輕捻針使針感傳向瘤處。健脾化痰,軟堅散結,針足三里穴。皮膚問題,針血海、曲池穴;易疲倦,頭昏,針百會穴。腰酸背痛,針中渚穴。

處方水煎藥,以兩側屬少陽,所以以治半表半裡的小柴胡湯為主,加玄參、浙貝、牡蠣、連翹、梔子、夏枯草。之後隨症增減藥味。前後針14次,歷時4個月。回西醫複診,結果右葉0.5公分,左葉1.5公分且有鈣化現象。鈣化部份,用活血化瘀的桂枝茯苓丸。調理過後的她,更見成熟的女人味,風華萬千,繼續保養。她先生的狀況,也有起色。@

選自《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醫道》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明慧醫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拉著老媽媽的手,對她說:「老媽媽,您不是骨質疏鬆症,您的骨頭就像樹的年輪,一年留下一輪,那是您來地球旅世的足跡,只要不要過度耗損,好好的保養,用上一陣子應該還可以。兒女都各自成家,有她們的責任要承擔,您要堅強一點,您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負責,不要成為子女的負擔。您要不要轉念一下?回想這一生,該過的都過去了,要不要靜下來想一想?人生的價值何在?剩下的時間過修行的日子,等您回天鄉見到老祖宗時才有個交待!」老媽媽愣愣的聽著。
  • 一位36歲從台灣南部來的男士,身材高壯,卻臉上佈滿老人斑而浮腫,滿臉倦容,步履蹣跚,好像身經百戰後的疲憊。當病歷職業欄上寫的是醫生時,心裏就納悶,西醫會來看什麼病?是不是西醫無法解決的事?一問之下是位外科醫生,他拿刀,我拿針,如何交錯彼此的光芒?
  • 她剛看完診,走出診間,就交待小姐,請醫生先幫她針,說要趕時間。通常病人很多,除非急症,我很難配合病人要求,大部份要等到看診告一小段落,才大家一齊作針灸處理。要針灸時,我先去問她:「妳要趕火車啊?」她回答:「我沒有要趕火車,但要趕回家煮飯。」我心裏嘀咕煮飯,幹嘛那麼急!
  • 一位70歲阿婆,從出生就智能有問題,只會說一、二個單音的字詞,例如:好、乖、吃飯、謝謝的音詞,但也不是她主動說,而是順著家人的話尾說出而已。其他屬於她自己的語言,只有叫聲,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體不舒服時,叫得更大聲,這樣也過了70年!
  • 她如泣如訴的說著先生的事,一個月前,先生一如往常去爬山,一向健朗的先生,爬到半山腰突然昏到,送醫途中即已斷氣,揮別塵世,人生無常,瞬息萬變!夫妻有如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這突如其來的惡耗,晴天霹靂!在一陣慌亂悲淒中,把繁雜的後事處理告一段落,一下子她好像老了10歲,情真傷人哪!
  • 一位44歲的女士,身材修長皎美,而且面無皺紋,只是面色黯淡,面無表情,好似一張面具臉。她訴說:有記憶以來,約小學時,就常常不明原因昏倒,至今已30年,查不出原因,也無從治療,近半年發作頻繁。
  • 醫病醫心,有一天,老媽來看診,抱怨:「晚上吃了安眠藥還睡不著!」我對她說:「老媽!妳心裏裝那麼多垃圾、怨氣,怎麼會睡得著?原諒別人,也是原諒自己,少受些苦!」 她馬上翻臉,讓我見識到她獨霸一方的霸氣!
  • 這位年輕小伙子長得挺帥,五官端正,只是眼睛不敢正視人,總是低頭向下看,問話全部沒反應,都由爸爸代答。瘦瘦的爸爸,慌張的臉;胖胖的兒子,懶散的臉,成了明顯的對比!一般壓抑的情緒,都屬陽不足。恐傷腎,腎氣不足也易恐慌,但這位少年郎怎麼看,也沒有腎氣不足之象,到底問題出在哪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