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被低估的法國古典油畫大匠雅凱

文/卡拉‧萊桑德拉‧羅斯(Kara Lysandra Ross) 張小清 譯
居斯塔夫·讓·雅凱,《身著騎馬裝的女孩》(Girl in a Red Riding Habit,局部),118 x 76 cm,布面油畫。(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人氣: 16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藝術史界,法國畫家居斯塔夫·讓·雅凱(Gustave Jean Jacquet,1846~1909)被視為古典主義大師威廉·布格羅(William Bouguereau)最出色的學生之一。

雅凱的繪畫題材不是農家女或神話場景,這一點有別於他的老師和很多同門畫家。儘管如此,雅凱精湛的油畫技法,筆下豐腴優雅的女子形象,還有那些描繪近古(16~18世紀)風情的歷史畫,都讓他在有生之年享有很高的聲譽。

雅凱善於在大幅畫布上描繪真人等大的人物,而他更喜歡的還是在木板上畫些小畫。他的模特並不總是那種古典美的類型,但無一例外地洋溢著活力。

居斯塔夫·讓·雅凱,《夢》(Le Rêvé),板上油畫,40 × 30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早年生涯

雅凱1846年5月25日出生於法國巴黎。1865年,19歲的他首次參加沙龍展,參展的兩件作品分別是《謙卑》(La Modestie)和《哀傷》(La Tristesse)。他的藝術生涯就此起飛。兩年後,他憑藉《戰鬥的召喚》(Call to Arms)一作引起了藝術界的注意。

1907年的《藝術雜誌》(The Art Journal)提到,1867年左右,藝術評論家埃德蒙(M. Edmond)說過,「看吧,今天這位無名的藝術家明天將會聲震藝壇。」文章提到,不久之後,雅凱的畫作《德國步兵出征》(Sortie de Lansquenets)就被政府購買,並入藏布洛瓦皇家城堡(Chateau de Blois),歷經1個半世紀,仍然懸掛在那裡。

1868年,年僅22歲的雅凱贏得了巴黎沙龍展的三等獎,獲獎作品為《16世紀將士》(Sortie d’ armée au XVI siècle)。然而,他涉足軍事並不只在繪畫領域:他是一名很熱血的騎兵,曾在德法戰爭(1870~1871年)期間加入過塞納河下游的游擊隊。

1870年10月21日巴黎圍城期間,雅凱還曾隨杜克羅(Ducrot)將軍出擊,據說當時他攜帶的武器和盔甲都是從畫室取用的道具。在戰場上,他親眼見證了雕塑家庫瓦里埃(Louis-Alfred-Joseph Cuvelier)的陣亡。

居斯塔夫·讓·雅凱,《音樂插曲》(Musical Interlude),1873年,88 × 63厘米,布面油畫。(蘇富比拍賣行提供)

如潮好評

戰爭結束後,雅凱回歸他的藝術天地。他在1875年的巴黎沙龍中獲得了頭獎,獲獎作品《沉思》(La Reverie,俗稱「紅衣少女」)被評價為「精采,迷人,有力」;1892年《美國人畫刊》(Illustrated American)的文章形容他筆下的主人公是「一位神色陰鬱、緊張的女子,身裹裘皮鑲邊的深紅色天鵝絨長裙,端坐於扶手椅」。

居斯塔夫·讓·雅凱,《紅衣少女》(Young Girl with Red Dress),118 x 76 cm,布面油畫。(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這幅畫後來在1878年的世界博覽會上展出時,也贏得了美國藝術評論家愛德華·斯特拉恩(Edward Strahan)的好評:

「他的畫作既甜美又精確,平衡地架設於兩個時代之上。他對現實事物進行準確的觀察,然後移植到過去的年代。他萃取了各個年代的美好。

「他從威尼斯畫派那裡吸收了人體的光彩和肌膚之美;他從西班牙人那裡學到了肯定的線條和溫暖的色調。他從18世紀的遊園雅宴(fête galante)繪畫中提取了融化的形、優雅的光和如花的色彩。他從每位大師那裡都有所借鑒,一直到布格羅(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他進入了後者的畫室受教。」

居斯塔夫·讓·雅凱,《演奏會》(The Recital),1898年作,布面油畫,99 × 124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同一年,雅凱的《聖女貞德為法國祈禱》(Joan of Arc Praying for France)一作參加了巴黎沙龍展,給他帶來了更大的榮譽。這兩幅得獎的傑作,加上早年的戰功,或許是他在1879年獲得法國榮譽軍團勳章的原因。

著名畫商威廉·紹斯(William Schaus)把兩幅畫都買了下來。《沉思》一度懸掛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據《美國人畫刊》文章,紹斯將另一件獲獎作品《聖女貞德》贈送給了法蘭西政府。

雅凱的藝術之路始終走得很穩健,在1909年去世前,他一直在參加巴黎沙龍展。即使在他去世後的1910年,他的兩幅作品《B夫人肖像》(Portrait de Mme B. )和《為健康乾杯!》(À la Santé!)還亮相沙龍展。很可能是他的妻子了解他的心意,因此為他報了名。

居斯塔夫·讓·雅凱,《貴婦肖像》(A Portrait of a Noble Lady),布面油畫,91 × 77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雖然雅凱有家室,但人們對他的家庭生活所知甚少。他是否有子嗣和兄弟姐妹,父母妻子姓甚名誰,全都不得而知。

雅凱最常用的模特很可能是他的繆斯,因為他總是以超大的尺幅來描繪她。按照現代人的標準,她不算是古典美人,而雅凱顯然不這樣看。將這些畫作與他妻子的肖像放在一起比對可看出,她們不是同一個人。有人猜測她是畫家的情婦或是女兒——畢竟她從很小年紀就出現在雅凱的畫作中,但也有可能是他的續弦。

據《美國人畫刊》,關於他反覆描繪同一模特,曾有評論家這樣說:「畫家一以貫之地使用同一位模特來畫人像,多年過去,甜美如她,也難免因反覆出現而變得乏味。」

Jacquet_Gustave_Jean_The_Cello_Player_ 59 x 37.3 in
居斯塔夫·讓·雅凱,《大提琴手》(The Cello Player),布面油畫,150 × 95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斯塔夫·讓·雅凱,《身著騎馬裝的女孩》(Girl in a Red Riding Habit),118 x 76 cm,布面油畫。(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現代人的誤解

雅凱的畫作被北美和歐洲許多公私機構收藏,其中包括布洛瓦宮以及蒂耶里堡(Chateau-Thierry)、盧昂(Rouen)和巴黎的研究機構。在英國,他的作品見於謝菲爾德博物館、曼徹斯特城市畫廊、布萊頓博物館以及霍夫博物館。在美國的布魯克林博物館、克萊斯勒藝術博物館、辛辛那提藝術博物館和哈佛大學福格藝術博物館等處,也可以覓得他畫作的影蹤。

令人遺憾的是,雅凱的一些作品已被各博物館變賣,有關負責人受到變異潮流的誤導,認為雅凱並不重要,也不認為他的作品對後代很有價值。在整個20世紀六七十年代,他的畫作與眾多19世紀重要畫作的命運一樣,都被「掃地出門」了。

可嘆的是,近至2007年,芝加哥藝術博物館還賣掉了雅凱的一幅代表作。在1960年代,博物館放棄這類畫作還可以歸咎於那個時代的錯誤導向;而今,19世紀歐洲繪畫已經是關注度提升最快的藝術收藏領域之一。我們的博物館已經丟掉了太多的傑作,這種做法該停止了。

2007年10月23日,這件題為「歡迎」(Welcome)的畫作在紐約蘇富比以361,000美元的價格成交。據拍賣圖錄,法國藝術家、詩人和藝術品收藏家羅伯特·德·孟德斯鳩(Robert de Montesquiou)認為,《歡迎》一作可與華托(Watteau)等大畫家最傑出的作品媲美。

居斯塔夫·讓·雅凱,《歡迎》(Welcome),布面油畫,180 × 128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他認為,包括華托在內的很多法國近代名家,在寫實技法的精確性方面都無法與雅凱比肩。孟德斯鳩形容這幅畫展現了「綢緞的飄動和衣裙的光澤」,「宛如由繡花內衣、蕾絲……武器、盔甲和古老樂器構成的詩篇」。

這幅畫作在1892年的巴黎沙龍首次展出,1898年在紐約布蘭德斯畫廊(Brandus Gallery)亮相時也備受好評。據蘇富比圖錄文章,《紐約時報雜誌》還曾將這幅畫和倫勃朗的《持杖老人坐像》放在一起刊登。

1892年9月10日的《美國人畫刊》發文寫道:「當今,就描繪女性的迷人而言——無論是面孔、身材還是神情,沒有哪一位畫家比居斯塔夫·雅凱更加忠實、更加熱忱了。」

Jacquet_Gustave_the_Blue_ribbon_10.25x7.75in_oil_on_panel.jpg
居斯塔夫·讓·雅凱,《藍絲帶》(The Blue Ribbon),布面油畫,26 × 20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啟迪與遺產

雅凱酷愛收藏古代兵器和甲冑,據說他的收藏品在當時是整個法國最棒的。他過世後,大部分遺物在巴黎的Galerie Georges Petit畫廊進行了拍賣,其中包括他收藏的三百多件18世紀服裝,還有盔甲、兵器等。

儘管不曾出版過畫冊專輯,但作為藝術家的雅凱確實留下了相當豐富的作品。自1980年代中期以來,他被公開拍賣的畫作約有200件。令人驚訝的是,世人對這位既高產又有造詣的藝術家知之甚少。

居斯塔夫·讓·雅凱,《遊吟女孩》(Girl Minstrel),1881年作,布面油畫,145 × 79 cm,克萊斯勒藝術博物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在1909年《費加羅報》刊發的雅凱訃告中,藝術評論家亞森·亞歷山大(Arsène Alexandre)中肯地說道:

「我們失去了一位優秀的畫家、一位紳士和一位品位精緻的藝術家。在這樣一個時代,他的遠走尤其令人惋惜——昔日的巨匠罕有出現,明日的名家既未獲認定,也還沒全心投入藝術。

「在取得巨大成功之後,我們佯裝沒看到這位優雅的畫家,而只將他視作過氣的藝術老師。事實上,沒有哪位畫家比居斯塔夫·雅凱走得更穩健、技巧更純熟。……雅凱的筆法不粗放、不鬆散,他也不想讓自己顯得很業餘。他想必擁有巨大的勇氣,才能既忠實又優雅地去刻畫對象,他投入了這一艱鉅任務,做得很出色。

「居斯塔夫·雅凱懷抱著一種善良的理想,他不認為顏料是用來傳遞恐懼或是挑動情緒的。他筆下的場景以多種方式深深感動著我們,這彷彿是這些畫作的天然屬性。如果說庫爾貝蠻橫、張揚,德拉克洛瓦反映了我們內心的恐懼、狂熱或痛苦,那麼我們更樂於從居斯塔夫·雅凱的畫作前經過——它們或許能讓消逝的柔美優雅恢復些活力。

「無論如何,人們最好能像他一樣,優雅、友善、隨和(不會讓人為野蠻暴力而哀嘆),且能像他那樣,相信這世上的人是美好有力量的。」

居斯塔夫·讓·雅凱,《羅蘭夫人像》(Portrait of Madame Roland),布面油畫,61 × 46 cm,私人收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斯塔夫·讓·雅凱,《婦人肖像》(A Portrait of a Lady),布面油畫,25 × 30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本文作者卡拉‧L‧羅斯(Kara Lysandra Ross)現任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首席運營官,她也是19世紀歐洲繪畫專家。@*#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藝術復興中心主辦的「國際沙龍展」是寫實藝術界的盛事,第13屆大展已於近日在紐約薩馬岡帝俱樂部拉開帷幕。本屆展覽共有3,750件作品報名參展,展出的89件獲獎作品來自69個國家。
  • 您是否覺得古典美術有點可望不可即呢?如果有朝一日,您和下面這些觀衆一樣,忽然發現自己和古老畫像裡的人如此相像,堪稱「非血緣雙胞胎」,一定會備感親切!
  • 久負盛名的、也是全球唯一的寫實藝術大賽——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簡稱ARC)沙龍,於5月13日至6月1日在紐約曼哈頓薩馬岡帝俱樂部(Salmagundi Club)向公衆展出了本年度的獲獎作品。展覽落幕後,全部獲獎作品仍可在官網瀏覽。
  • 羅斯認為,現代派的興起、其對寫實藝術的巧言批駁,以及藝術鑑賞的總體萎縮,要歸因於「貪婪」。可以說,在拜金的作用下,對藝術的摯愛被拋棄了。「那些大藝術家作品的經銷商們一邊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畫畫完,一邊想著如果畫作源源不斷能掙多少錢。……」
  • 在弗雷德里克‧羅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個房間、每道樓梯、走廊的每一面牆上,都掛滿了令人驚嘆的畫作,一幅挨著一幅,吸引著觀者駐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兩小時時間——羅斯是美國收藏19世紀藝術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穩步擴展,主要是通過在買賣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錢進去。
  • 19世紀後半葉的美術學院和畫室學校是最早向女藝術家開放的專業院校,有數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規的藝術訓練。雖然男性畫家仍居藝壇主導,但此間法國和英國都有很多女畫家受到矚目。許多最為成功的女畫家是知名男畫家的親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較獨立的女性獲得藝術界認可。
  • 回溯19世紀法國藝術,就不能不審視「國家科學與藝術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簡稱研究院)及其下屬美術學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稱為法國美術學院)的歷史。
  • 隨著股市像皮球一樣彈來彈去、房價持續走低、儲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轉向藝術投資,寄望其成為更穩定的投資形式。藝術自身就是國際化貨幣,可以避免紙幣貶值帶來的財產損失。此外,藝術品是可因其美學和文化意義獲得欣賞的有形物品。人們可以魚和熊掌兼得。不過,在進入這一回報豐厚的領域前,還是有許多方面需要留意。
  • 近年來,古典寫實與當代寫實藝術正蔚然復興,16年前創辦於美國的「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簡稱ARC),而今已成為集結全球藝術界同好的權威平台。近日,就寫實藝術創作、教育以及很多讀者關心的藝術品收藏投資的話題,該中心首席運營官卡拉‧萊桑德拉‧羅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紀元的書面採訪。
  • 本文作者卡拉‧萊桑德拉‧羅絲(Kara Lysandra Ross)為「藝術復興中心」的運營總監,也是一位19世紀歐洲繪畫史專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羅的兩幅聖母像為例,通過對比,展現了其對人體姿態和表情處理的豐富多變,及其表現視覺美感、真實感與微妙主題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羅逝世110週年(8月19日)之際,大紀元得到授權和廣大藝術愛好者分享此文,在紀念這位古典油畫大師的同時,也希冀著更多的讀者做出發現:從古希臘、文藝復興至學院派這些帶來正向思維的美好藝術,才是人類應該回歸的藝術之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