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血腥罪惡的見證——「骷髏死」

遭受中共「骷髏死」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上行從左至右)徐大為、趙燁、宋豔群、馬學俊;(下行從左至右)朱洪兵、趙春豔、任淑傑、周景森。(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158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不給你鎖得貼皮了,鎖你幹啥?」(註:「貼皮」指瘦成骷髏)當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潘本余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北安監獄時,監獄馮主任對他說。

最終,潘本余,這位曾救過六條人命的見義勇為之士被中共監獄折磨致死。

當13歲的女兒見到李秀珍時,竟嚇得暈了過去。那時李秀珍生命垂危,骨瘦如柴,只有四十多斤重,狀若「骷髏」,被監獄扔回了家。

李秀珍,這位山東濰坊幼兒園教師,被非法判刑七年。她先後被綁架十九次,被野蠻灌食六百多次,遭受了十幾種酷刑,最後終被迫害致死。

李秀珍(明慧網)

1999年至今,中共使用種種滅絕人性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中之一是「骷髏死」,即讓受刑人瘦得像骷髏一樣死去。

在明慧網上輸入「骨瘦如柴」、「瘦骨嶙峋」等詞可以搜到五千多條有關法輪功學員遭受這類迫害的信息。

在此列舉十個迫害案例,從中可以清楚看明中共殘忍、滅絕人性的本性。

任淑傑遭酷刑 離世前瘦骨嶙峋

任淑傑,42歲,瀋陽鐵西區法輪功學員,2002年5月21日,因講真相遭瀋陽市鐵西區公安分局重工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3年、關押在瀋陽龍山教養院。

任淑傑被劫持到教養院後,開始絕食抵制迫害,長達64天。在其絕食期間,她被強迫每天做長達15個小時的苦力,這期間還遭到刑訊、電刑等折磨。

2004年3月22日,龍山教養院將任淑傑送至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易地關押。在那裡,她被強迫睡在冰冷的地面上長達3個月。

同年12月24日,任淑傑回家時,身體已極度虛弱,體重由原來的60公斤急劇下降到不足40公斤,終於2005年9月1日離世。

被迫害前的任淑傑。(明慧網)
離世前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任淑傑。(明慧網)

任淑傑遭迫害的案例,被列入了聯合國2006年的人權年度報告。

王霞出獄時已成一具「活骨架」

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臨河區法輪功學員王霞,1974年出生,被毒害致死時才38歲。

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綁架,又被冤判七年。在被關押於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期間,王霞長期遭受非人摧殘,被毒打、電擊、陰部被掃床刷打擊遭性折磨、被惡徒將大頭針釘入指甲中、用火燒。

王霞還被送進精神病院遭受注射不明藥物的摧殘,被捆住手腳終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著管,一動不能動。

迫害前的王霞(明慧網)
2004年,王霞在監獄被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明慧網)
2004年,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的王霞。(明慧網)

王霞被投入監獄前體重一百一十多斤,2004年6月29日,昔日年輕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時成了一具活著的骨架,僅剩四十多斤,一動不能動,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

王霞回家後,在家人幫助下煉功,奇蹟般完全恢復了健康。

2012年4月27日,王霞又被當地「610」綁架,被折磨成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6月15日含冤離世。

宋豔群被灌毒藥 身重只剩二十多公斤

宋豔群,四十多歲,吉林舒蘭市人,原是一名德才兼備的英語教師,在舒蘭市兩次考公務員成績都是第一。

2012年,在宋豔群被酷刑迫害至生命垂危時,又被送進公安醫院繼續迫害。12月中旬,她遭強制灌食。幾個人坐在她身上按著她的頭不讓動彈,一人給她硬插管子,她的鼻子、喉嚨被插破,出血。被強灌的東西中還放入了不明藥物,導致她四肢麻木,思維、記憶幾乎喪失。

左圖:宋豔群被迫害前的照片;右圖:遭迫害後宋豔群剛出院的照片。(明慧網)

宋豔群於2014年1月20日回家時,已生命垂危,體重僅47斤……

趙燁右臂殘廢 體重只剩25公斤

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趙燁,2011年2月25日,被唐山市火炬路派出所綁架,後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勞教所,遭非法勞教1年零9個月。

在勞教所,趙燁遭受了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折磨。2012年3月,她從勞教所保外就醫時已骨瘦如柴,體重50斤左右,右臂殘廢,神志不清、持續高燒達四十多度……

2012年12月15日深夜,趙燁離世,年僅40歲左右。

趙燁被迫害前後。(明慧網)

趙春豔遭一天兩次灌藥 無法進食

黑龍江雞西市恆山區法輪功學員趙春豔,從1997年秋開始修煉法輪功,曾患有的風濕病、心臟病、神經衰弱症都好了,她親身體驗到法輪功的神奇、美好。

法輪功遭中共迫害後,她曾被非法勞教兩次,共3年零10個月;2013年10月,又被冤判5年,遭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監區。

獄警給趙春豔一天兩次灌藥,她的牙齒被撬掉。警察肖淑芬天天看著她,灌完藥後不讓她上廁所、不許吐。她不知被灌了多長時間的藥,也不知道給灌的是什麼藥。

每次灌完藥之後,她都是腹瀉不止,後來就不能吃東西了。

家人在醫院見到趙春豔時,她已骨瘦如柴、不能行走、不能進食、呼吸困難。

獄警向其家人勒索了26,000元錢後,還不放人,又要勒索6萬,未得逞。

等趙春豔被家人接回家時,已危在旦夕,原本102斤的體重,出獄時只有67斤。

被迫害前後的趙春豔。(明慧網)

老教授周景森的骨灰呈黑褐色

周景森,68歲,是黑龍江哈爾濱市管理學院一位令人尊敬的老教授。2002年,他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遭警察指使犯人用六根電棍同時電擊。他全身長滿疥瘡,身體日漸消瘦,成了皮包骨,連坐都坐不住。

2003年8月21日,勞教所怕擔責任,通知家人把他接走時,周景森整個身體皮膚的顏色都是深褐色的。

同年9月2日,周景森含冤去世,火化後,其骨灰呈現黑褐色。

被迫害前後的周景森。(明慧網)

馬學俊遭多種酷刑數天  腰椎、軟肋骨折

馬學俊,49歲,佳木斯鐵路分局副處級幹部,曾身患嚴重的再生障礙性貧血、膽囊炎、乙型肝炎。1994年末,馬學俊有幸參加了大連法輪功報告會,親耳聆聽李洪志老師講法,很短時間內他的一身病症不翼而飛。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馬學俊被非法判重刑12年。

2002年12月12日,東分公安分局刑警隊對馬學俊施以多種酷刑,折磨他長達數天之久,用電棍電他,强迫他坐電椅,警察還腳穿皮鞋猛踹他的腰和胸肋,用凳子腿跺他的腳趾,造成他腰椎骨折、軟肋骨折、右手無名指殘廢,生活不能自理。

2003年8月,因馬學俊身體嚴重損傷,香蘭監獄拒收。同年12月26日晚,佳木斯公安局為推卸責任,把已經不能動、不能說話、長期無法進食進水,像骷髏一樣的馬學俊強行抬進其家門,扔下就走。

那時的馬學俊幾乎看不到呼吸,像一具「木乃伊」,下肢蜷曲僵硬。

修煉後身心快樂的馬學俊。(明慧網)
被迫害一年後的馬學俊。(明慧網)

陳建中體重僅剩七十斤 含冤離世

陳建中,湖南省株洲茶陵縣人,曾在長沙市中意電冰箱廠等單位擔任過業務、銷售部門主任、經理,工作成績突出,受到上下級員工的尊重。

他曾兩次被長沙新開鋪勞教所勞教迫害,長期遭體罰打罵、不許睡覺、電擊、關禁閉等。身體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咳嗽,呼吸行動困難。

勞教所害怕他死在所裡,通知親屬保外就醫。2007年2月13日,奄奄一息的他體重僅有七十斤,被親人接回家,於2007年9月14日含冤去世。

陳建中(明慧網)
從勞教所被家人接出來時,陳建中只有七十多斤。(明慧網)
從勞教所被家人接出來時,陳建中只有七十多斤。(明慧網)

徐大為冤獄8年 回家僅13天離世

徐大為,1975年10月31日出生,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英額門鎮人,被迫害前是瀋陽某飯店廚師。

徐大為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待人真誠,工作任勞任怨,周圍的人都說他熱情善良、聰明能幹,是家鄉人「公認的好小夥子」。

徐大為先後在遼寧的四個監獄(瀋陽大北監獄、凌源第一監獄、撫順第二監獄、瀋陽東陵監獄)遭受過酷刑洗腦,他被長期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強行灌食、用膠皮管子打、用針扎、用電棍電擊等,共遭受了8年的迫害。

徐大為被瀋陽東陵監獄折磨致全身器官衰竭,瘦骨嶙峋,精神失常。八年刑滿後,回家僅十三天徐大為即含冤死去。

被迫害前的徐大為。(明慧網)
被瀋陽東陵監獄迫害得骨瘦如柴、傷痕累累的徐大為。(明慧網)

朱洪兵火化時頭蓋骨外面白、裡面黑

朱洪兵,三十多歲,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七廠職工,被非法判刑七年,2002年9月19日遭劫持到大慶紅衛星監獄,期間他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2008年12月29日,朱洪兵被放出監獄的時候,由於酷刑折磨及被注射不明藥物,身心遭到嚴重傷害,身體虛弱,面色蠟黃,身體枯瘦。

2009年6月18日,剛剛走出監獄僅半年時間的朱洪兵含冤離世。遺體火化時,他是頭蓋骨外面是白的,裡面卻是黑的,骨質嚴重疏鬆,不知是何種藥物所致。

遭迫害前的朱洪兵。(明慧網)
遭受迫害出獄時的朱洪兵。(明慧網)

法輪功1992年在中國傳出,使廣大修煉者提高了身體素質和精神境界,至今已洪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褒獎三千五百多個。

1999年7月,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發動了慘絕人寰的迫害,把無數遵循「真、善、忍」的善良修煉人迫害致殘、致瘋、致死。

資料來源:明慧網

#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11-08 8: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