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16)

《共產主義黑皮書》:避難蘇聯 大難難逃

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8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9日訊】1934年2月11日,在林茨(Linz),當奧地利共和保衛聯盟(譯者註:奧地利社會民主黨准軍事部門)的領導人決定抵抗來自保安團(Heimwehren,譯者註:20世紀20~30年代奧地利境內的民族主義准軍事組織,反對議會民主)的一切襲擊時,他們本來幾乎想像不到,等待他們的命運是什麼。保安團當時正試圖取締社會黨(Socialist Party,譯者註:1888年成立,當時取名為「奧地利社會民主工人黨」,1934年被取締,1945年重建為奧地利社會黨,1991年6月改稱「奧地利社會民主黨」)。

保安團在林茨的襲擊,迫使社會民主黨人開始在維也納進行總罷工,隨後發起暴動。但經過4天的惡戰,恩格爾伯特‧陶爾斐斯(Engelbert Dollfuss,譯者註:奧地利基督社會黨籍,1932年—1934年擔任總理,一度領導由基督社會黨、鄉村同盟及保安團政治分支組成的脆弱多數聯合政府)取得了勝利。逃脫監禁或拘禁的激進社會主義者要麼躲藏起來,要麼逃到捷克斯洛伐克;而其他人後來則到西班牙繼續戰鬥。其中一些人,被反對社會民主黨領導的密集宣傳所吸引,逃到了蘇聯。1934年4月23日,300人抵達莫斯科;較小的車隊陸續抵達,直到12月。德國大使館統計,蘇聯有807名共和保衛聯盟的移民。如果包括其家人在內,那麼約有1,400人此前在蘇聯尋求避難。

第一支將抵達莫斯科的車隊受到奧地利共產黨(KPO)領導人的接待,戰鬥人員遊行穿過街頭。他們受到工會中央理事會(Central Council of Trade Unions)的管制。有120名兒童被集中到一起,發配到克里米亞一段時間,之後全部被安置在莫斯科的「6號兒童之家」(Children’s Home No.6)──這是專門為他們建造的。他們的父親或死於街壘戰,或被判死刑。

經過數週的休息,奧地利工人被派往莫斯科、哈爾科夫(Kharkiv)、列寧格勒、高爾基(Gorky)和羅斯托夫的工廠。因惡劣的工作環境,他們很快不再抱有幻想。奧地利共產黨領導人被迫介入。蘇聯當局試圖迫使他們取得蘇聯國籍;到1938年,其中有300人這樣做了。但相當數量的人也聯繫了奧地利大使館,希望被遣返回國。1936年,73人成功返回奧地利。根據奧地利大使館的統計,有400人已在1938年春季之前(1938年3月德奧合併﹝Anschluss﹞後,所有奧地利人都成為德國國民)返程。另有160人前往西班牙參戰。

但許多人沒有機會離開蘇聯。1934年底到1938年,有278名奧地利人被捕。1939年,卡爾洛‧斯坦納(Karlo Stajner)在諾里爾斯克遇到一位名叫弗里茨‧柯本斯坦納(Fritz Koppensteiner)的維也納人,但與他失去了聯繫。一些人被處決,特別是古斯特爾‧多伊奇(Gustl Deutch)。他是弗洛里茨多夫(Floristdorf)區前領導人和「卡爾.馬克思」團(”Karl Marx” Regiment)前指揮官。蘇聯於1934年出版了他的小冊子《弗洛里茨多夫的2月戰鬥》(February Combat in Floridsdorf)。

甚至「6號兒童之家」也沒有倖免。1936年秋,逮捕行動在那裡被安置者的父母中展開。然後,孩子們遭NKVD拘押,並被趕到孤兒院。在1936年10月被捕後,沃爾夫岡‧萊昂哈德(Wolfgang Leonhard,譯者註:1921年–2014年,德國政治作家和歷史學家)的母親失蹤。1937年夏,他收到來自科米(Komi)共和國的一張明信片,通知他,其母因從事「托派反革命活動」,已被判處5年勞改營監禁。

1963年2月10日,社會黨人的日報《工人報》(Arbeiter Zeitung)講述了斯拉德克(Sladek)一家的經歷。1934年9月中旬,斯拉德克太太和她的兩個兒子去哈爾科夫,與她的丈夫約瑟夫‧斯拉德克(Josef Sladek)會合。他是共和保衛聯盟的成員,曾在塞默靈(Semmering)鐵路部門工作,然後逃到蘇聯。1937年,NKVD開始在哈爾科夫的奧地利人社區中抓人。此前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已開始抓人。1938年2月15日輪到了約瑟夫‧斯拉德克被捕。1941年,在德國襲擊之前,斯拉德克太太請求允許離開該國,並去了德國大使館。7月26日,NKVD還逮捕了她的兒子──16歲的阿爾弗雷德(Alfred)和8歲的維克多(Victor)。後者被送往一所NKVD孤兒院。NKVD工作人員試圖不惜一切代價迫使阿爾弗雷德招供。他們毆打他,並告訴其母,他已被槍決。母親和兒子因德國推進而被撤離,接著在烏拉爾地區的伊夫傑利(Ivdel)營地偶然相遇。斯拉德克太太已經因間諜罪被判5年徒刑;阿爾弗雷德已因間諜罪和煽動反蘇罪被判10年徒刑。被轉移到薩爾馬(Sarma)營地後,他們找到了在哈爾科夫被判5年監禁的約瑟夫.斯拉德克。然後他們又被分開了。斯拉德克太太於1946年獲釋,被分配住在烏拉爾地區的索利卡姆斯克(Solikamsk),一年後,她的丈夫在那裡與她會合。到此時,約瑟夫正患有肺結核且心臟衰弱,無法工作。1948年5月31日,他窮困潦倒而死。1951年,阿爾弗雷德獲釋,並與其母團聚。又歷經許多艱辛,他們於1954年成功抵達奧地利,並回到塞默靈。他們上次見到維克多是在7年前,後來再也沒有他的音訊。

1917年,有2,600名南斯拉夫人居住在俄羅斯;到1924年,該數字已升至3,750人。美國和加拿大的產業工人和專業人員攜帶其所有財物而來,試圖「建設社會主義」,使他們的人數增加。他們住在遍及全國的聚居區,從列寧斯克(Leninsk)到馬格尼托哥爾斯克和薩拉托夫。其中50到100人幫助建造莫斯科地鐵。與其它民族一樣,南斯拉夫人移民也受到限制。博日達爾.馬斯拉里奇(Božidar Maslarić)在1952年聲稱,他們的命運是最糟糕的之一,並補充說,「絕大多數人在1937年和1938年被捕,他們的命運依然未卜。」數百名流亡者消失得無影無蹤,支持了他的觀點。即使現在也沒有任何確切的信息顯示,在蘇聯工作的南斯拉夫人命運如何,特別是那些在地鐵裡工作,抗議他們的工作條件,隨後被帶走,再也不會被見到的人。#(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礪真、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1-13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