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談風雲》第一集 風雲莫測(3)

新唐人電視臺經兩年策劃於2012年7月推出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由章天亮博士主講。該節目基於正史記錄,以獨特的大歷史觀品評中華五千年歷史,提煉傳統文化的精髓,在這世紀之交重新審視我們正在經歷的風雲變幻。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旁白:建安十三年十二月,以孫劉五萬聯軍對決曹操號稱八十三萬人馬的戰鬥中,一場在隆冬時颳起的東南風燒掉了曹操的戰船。這一場力量對比懸殊的決戰,以孫劉聯軍的勝利改寫了歷史的進程,奠定了三國鼎立的結果。這樣的事情僅僅是個特例嗎?)

像這樣一場大風改變一個戰爭進程的事情,在歷史上是屢有發生的。在很多史書中,如果你要仔細去看,會看到很多這樣的例子。我們再講一個例子,事情發生在漢二年,就是當時楚漢戰爭,劉邦項羽在爭天下的時候。這一場戰爭發生在彭城,就是現在的江蘇省徐州市。彭城原來是項羽的都城,項羽後來他打別人去了,那麼劉邦呢,他就帶著各國的聯軍,各個諸侯的聯軍打到彭城。

當時劉邦的軍隊一共有五十六萬,而項羽只有三萬人。項羽聽說彭城被襲,立刻回兵跟諸侯的聯軍作戰。項羽打仗是非常厲害的,一直到他自刎烏江之前,一場敗戰都沒有打過。只要項羽出兵,他肯定打勝的。他雖然屢戰屢勝,但是他的軍隊是越打越弱,因為他太迷信暴力,這個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說。

項羽第一次跟劉邦作戰,儘管他有三萬人,劉邦有五十六萬人,但是項羽第一仗就打死了劉邦十幾萬人。第二次戰爭又打死了劉邦十幾萬人。後來項羽就近逼到彭城跟劉邦決戰。劉邦的軍隊眼看就要打光了,支援不住了。以項羽這樣的勇敢,抓劉邦簡直是探囊取物一樣。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按照《史記項羽本紀》的記載,「於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發屋,揚砂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就是當時突然間起了一陣大風,吹得天昏地暗,白天像黑夜一樣,同時這個風是對著項羽的軍隊吹。這風太大了嘛,項羽的軍隊睜不開眼睛。於是漢王最後只帶了幾十個人跑掉了。如果當時項羽把劉邦抓住,中國可能就是另外一個景象。劉邦跑掉了,後來開創了漢朝四百年的江山。

第三個關於大風的故事,發生在元末明初。這場戰爭,歷史上稱之為「鄱陽湖大戰」。它是朱元璋跟陳友諒之間的一場戰爭。我們知道元朝啊,是蒙古人統治天下。在元朝末年很多農民造反,這些造反的農民都是漢人。他們有一點是很清楚的,就是蒙古人的江山已經是不行了。這一群造反的人,誰能夠最後從他們之中勝出,誰就是未來的皇帝。所以你會看到,這些造反的軍隊,他們經常不是和元朝打,他們是互相打。當時有很多很多的農民造反隊伍,那是一個亂世英雄起四方的時候。所以像陳友諒、張士誠、方國珍、劉福通、韓山童、朱元璋等等,當時有很多很多的農民造反隊伍。那麼當時勢力最大的就是陳友諒。

陳友諒當時佔據了湖北、湖南和江西這三個省。朱元璋當時的治所在現在的江蘇省南京市。張士誠的治所在蘇州。這是三支最大的農民起義隊伍。在元朝至正二十年,就是西元1360年,朱元璋和陳友諒之間發生過一場戰爭。朱元璋的軍隊其實是非常有限的,但是他在這場戰爭中使了一些詭計,把陳友諒給打敗了。

在1363年,朱元璋和陳友諒之間發生了一場決戰,這場決戰的地點是在鄱陽湖。在鄱陽湖大戰之前,陳友諒有一個守將叫作胡廷瑞鎮守洪都,洪都就是現在的江西省南昌市,但是胡廷瑞被朱元璋策反。所以陳友諒就很生氣,等於是自己老家被人端了,所以陳友諒當時帶著六十萬大軍去進攻洪都。朱元璋派他的親姪子朱文正去守城。雙方在洪都打了三個月。三個月一座孤城啊,六十萬大軍去進攻,陳友諒都沒有打下來。當然洪都也岌岌可危了,這個時候朱元璋帶著傾國大兵,也不過就是十幾萬人去救援南昌。

陳友諒聽說老仇人來了,非常生氣,他把整個軍隊全部集結起來,放棄了對洪都的進攻,他就要跟朱元璋決戰。陳友諒的軍隊從南昌順著鄱陽湖往北走,朱元璋的軍隊順著鄱陽湖往南走,雙方的軍隊就遇到一塊了。陳友諒的船非常非常大,朱元璋當時看見陳友諒的船的時候,就感到很恐懼。在《明史》的第一卷說,「友諒兵號六十萬,聯巨舟爲陣,樓櫓高十餘丈,綿亙數十裡,旌旗戈盾望之如山」。他的那個大船十幾丈高,看起來像山一樣。朱元璋的船很小,不用打仗陳友諒就用船撞,都能把朱元璋的船全都撞沉了。

這場戰爭是決定朱元璋跟陳友諒兩個人前途命運的戰爭,勝利的人得到天下,失敗的人將一無所有。因為他們倆都把全部的本錢拿過來了,陳友諒六十萬大軍,朱元璋十幾萬大軍,而且朱元璋的武器是相當成問題的。雙方在頭三天打仗的時候,朱元璋都沒有佔到便宜。而且在第一天,朱元璋就差點被陳友諒的一個驍將叫張定邊殺死。打到第三天,朱元璋的損失非常大,當然陳友諒也是死了不少人了,但問題是朱元璋沒本錢,傷人一萬自損八千。對方是六十萬,你只有十幾萬,等到這邊軍隊哪怕都打光了,你也不能夠把對方的軍隊全部都消滅。到第四天,朱元璋已經快堅持不住了,他手下有一個將軍叫郭興,就跟朱元璋說:雙方這個實力對比太懸殊,唯一的我們的勝利的可能性,就是用火燒掉陳友諒的船。

朱元璋說這個主意好。馬上就準備了一些小船,裡邊放上油、放上蘆葦。但是,他碰到了和周瑜同樣的問題——沒風。如果風不往陳友諒那個方向吹,那麼只能硬拼。當時打得非常慘烈。他打陳友諒的船,就跟爬城牆一樣,叫做仰攻啊,「仰攻不利」,《明史》上記載說,「諸將有怖色」,大家都很害怕。朱元璋親自拿著寶劍,站在船頭督戰,親手殺了很多人。當然朱元璋殺的都是自己人。他讓他的將軍往前衝,凡是退縮不前的將軍,朱元璋就殺掉,殺了十幾個人。這個時候如果再不起風,朱元璋就完蛋了。但是也就在這個時候,按照《明史》的記載,是晡時。晡時就是申時,下午三點到五點的時候,突然間起風了,而且這個風,是朝陳友諒的那個軍隊方向吹。朱元璋一看,這是千載難逢的一個好時機,乘風縱火。陳友諒當時犯了一個,跟曹操一模一樣的錯誤。他肯定是沒有看過《三國演義》,他把他的船也用鐵鎖連起來。所以這一把火呀,陳友諒就被打死了十幾萬人。朱元璋取得了幾乎決定性的勝利。

雖然陳友諒損失了十幾萬軍隊,但是他還有本錢。當天晚上,陳友諒說:我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朱元璋。他說我注意到一個問題,所有朱元璋的船呢,只有朱元璋所在的那個旗艦,桅杆是白色的。因為他要有一個指揮的地方嘛,大家要知道那是旗艦,所以有一個跟其它別的船不同的標記。陳友諒說那個白桅杆的船是朱元璋坐的船,我們明天如果不能夠消滅朱元璋的軍隊,我們就把朱元璋消滅,所以我們明天集中所有的兵力,去進攻那個桅杆是白色的船。他這邊都已經佈置好了。

朱元璋當天晚上也在開會,朱元璋說我跟你們說一件事啊,今天晚上必須得做到的。甚麼事兒呢?把我們所有船的桅杆,全都刷成白的。所以第二天打仗的時候,陳友諒一看朱元璋的桅杆全是白的,就已經傻掉了。他的整個心理防線就崩潰了。第二次決戰陳友諒又失敗了。雙方大概經過了一個月的相持,陳友諒那邊糧也沒了。陳友諒這個人很暴虐,他手下的將軍又紛紛的叛逃,最後陳友諒已經不可能再跟朱元璋交戰了,最後就決定突圍。我們知道鄱陽湖,它是像一個口袋一樣,南邊寬北邊窄。那麼朱元璋用他的船把整個湖口全都給封住了。所以在陳友諒突圍的時候,他就撞到了朱元璋的防線。在戰鬥中,一支流矢射中了陳友諒,從眼睛穿進去,從腦子裡邊穿出來。一代梟雄就這樣斃命了。誰射的呢?不知道,《明史》上沒有記載。

這場大戰徹底打垮了陳友諒這個軍事集團,也為朱元璋成為明朝的開國皇帝,奠定了基礎。當時如果那個大風,再晚起一個時辰,朱元璋就可能支持不住了。

朱元璋是在1368年的時候稱帝的,建立明朝,年號叫做洪武。

講到這,我順便講一下過去皇帝的叫法。因為在讀史書的時候,這個皇帝的稱謂經常比較複雜。過去皇帝有三種稱呼——廟號、謚號、年號。這是一個甚麼關係?很多的皇帝在駕崩以後,要把他的牌位放到宗廟裡邊去。在宗廟裡邊要給他起一個名字,這個名字就叫廟號。廟號一般都是甚麼甚麼祖,甚麼甚麼宗。一般來講,叫做建功曰祖、建德曰宗,就是你立了很大的功勞,為這個國家立了很大功勞,就叫甚麼甚麼祖,像太祖就指的是給這個國家開國的。那麼建德呢,就是宗。那麼凡是我們聽到甚麼甚麼祖、甚麼甚麼宗,這個就屬於廟號,是在宗廟裡邊的稱呼。

那麼還有一種稱呼,叫做謚號。謚號指的是皇帝死了之後,要對皇帝的一生行為,做一個總結。這個總結的結果就是謚號。比如說漢武帝,這個「武」字就是謚號,因為他開疆拓土,大大的拓展了大漢王朝的疆土,所以叫武帝。那麼漢武帝的全稱實際上應該是叫「世宗孝武皇帝」。世宗是他的廟號,孝武是他的謚號。中國唐朝以前稱呼皇帝的時候,一般都是稱呼謚號的。凡是你們聽什麼什麼帝,這就指的是謚號,比如漢武帝、魏武帝、魏文帝、隋煬帝、漢宣帝,這全都是謚號。你要聽到什麼祖什麼宗,這就屬於廟號。

到唐朝的時候稱呼皇帝,一般來說就開始稱呼他的廟號,比如說唐高祖、唐太宗、唐玄宗、宋太祖、宋仁宗等等,甚麼祖甚麼宗這就屬於廟號。

到了明清的時候又發生了一個變化,中國從漢代漢武帝的時候開始留下一個傳統,就是每一個皇帝在登基的時候,他要改元。他要建一個年號。中國的第一個年號是漢武帝建的,叫建元。有的皇帝有很多的年號,像漢武帝就有很多。像唐玄宗有兩個年號,一個是開元,一個是天寶,都有不同的年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算,他做了多少年皇帝。

明朝之前,皇帝有可能有很多年號,但是到了明朝中後期,特別加上清朝,基本上是一個皇帝一個年號,他一旦登基、改元之後,他的年號就不改了,所以說呢在明清之後稱呼皇帝經常用年號來稱呼,比如我們說康熙皇帝,康熙是他的年號,叫康熙元年康熙二年,一直到康熙多少年。那麼明清的時候呢,是以年號來稱呼皇帝的。(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

責任編輯:畢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說到風雲,我們知道,歷史的風雲經常是莫測的。特別是在戰爭的時候,一場大風就會改變一場戰爭的格局,一場大風就會奠定一個開國的帝王。今天我們就是講幾個關於大風的故事。第一個故事呢,可能大家都比較熟悉,就是赤壁之戰...
  • 說到歷史,我們都知道,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記載最長的一個民族,有上下五千年的時間。最為難能可貴的是,中國的歷史記載,五千年來都沒有中斷過。這裡面,既有官方的修史,也有民間的整理。
  • 世界上很多衝突的發生都是「理念」之爭,就包括過去的宗教戰爭都是。到底是你說的對,還是別的宗教說的對,都是這種理念之爭。其實現在美國的「左右」之爭也是理念之爭,就是在傳統的價值觀和所謂這種自由的背離傳統的價值觀,這兩個之間的爭鬥。我其實對於結果從來都不太在意的,因為我覺得結果是掌握在神的手中,而不在人的手中。我比較在意的是在這樣的一個歷史的進程中,我作為一個媒體的特約嘉賓,或者是我作為一個研究中國歷史文化的學者,我是不是有勇氣講出我的話。如果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我沒有勇氣講出我自己的話,那我會很後悔。
  • 川普個人的人品怎麼樣我不評價,但是我覺得他是一個有勇氣的人。一個人能夠講出自己心裡想什麼,這種事兒很難見到了,現在的政治家都是說一些聽起來冠冕堂皇的話,他到底咋想的你也不知道,他甚至說一套做一套。川普說,「我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這一點我覺得真的是一個很可貴的品質。同時我覺得有一點,他是一個有原則的人,就是在公共事務上,當他講出一些符合美國「傳統理念」的話的時候,不光是「左派」反對他,包括共和黨有很多人也反對他,因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在民主黨的帶動下向左,政治光譜都在向左偏。倒退五六十年以前的民主黨,他們都比現在的共和黨更加保守的。
  • 一個人在世界上應該是自食其力的,《聖經》中有一句話,你看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知道往穀倉裡邊去積攢糧食,天父尚且養活它,何況你們是人,不知道比那個飛鳥要貴重多少倍。我想說什麼意思?就是神把一個人造在世間,一定會有這個人該做的事情,一定會有他該有的社會位置。中國人過去有句話叫「地不長無根之草,天不生無路之人」,就是地上不會長出沒有根的草,天上不會說派一個人下來讓他沒飯吃,就是天不生無路之人,就是一定有你自己要做的工作、能養活自己的方法。
  • 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首部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一播出便吸引了很多華人觀眾。上週日(5月8日),節目組特別為大紐約地區的粉絲們舉辦了首次《笑談風雲》DVD簽售會,主講人章天亮博士在現場向觀眾們講解他對歷史的理解,獨特的大歷史觀讓觀眾們大開眼界。
  • 對於來美國求學,希望以後在美國安身立業的華人來說,學習中國歷史有什麼意義呢?講史節目主講人章天亮博士的解答啟發華人思考。
  • 宮殿,已成斷壁殘垣;青史,卻如星漢燦爛;書卷,雖被烈火焚盡;教誨,仍然銘刻心間。英雄,早已隨風而逝;忠魂,依舊滌蕩人寰;歲月,逐漸抹平了記憶;過去的風雲,還要聽章公笑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