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走私金獼猴桃籐到中國 紐國華裔種植商挨告

獼猴桃種植商Haoyu Gao涉嫌非法走私佳沛(Zespri)專利的金獼猴桃籐蔓到中國,被提告索賠3000萬元。(Dreamstime)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新西蘭一名華裔金獼猴桃(Gold Kiwifruit,也叫金奇異果)種植者涉嫌把金獼猴桃走私到中國進行非法商業種植、侵犯知識產權,被新西蘭最大獼猴桃生產和出口商佳沛(Zespri)告上法庭。目前此案仍在審理中,兩位被告的名字直到本週三(11月7日)才公開。Newsroom新聞網對此事的來龍去脈,進行了詳盡深入的報導。

佳沛提告說,豐盛灣Opotiki的華裔獼猴桃種植商高浩宇(Haoyu Gao,音譯)和妻子薛霞(Xia Xue,音譯),以及他們名下的笑臉公司(Smiling Face Ltd),把佳沛專利的G3和G9金獼猴桃籐蔓或枝條幼芽走私到中國和澳大利亞等國,且已經在中國廣泛種植並售賣,此舉對新西蘭出口到中國的同類金獼猴桃的銷售造成嚴重衝擊。

佳沛要求被告賠償其經濟損失3000萬元。當然這3000萬元還只是一個粗略的估計數字,佳沛方面說,由此事造成的真正經濟損失,預計將遠遠高出這個數字。

中國驚現大面積金獼猴桃種植園

早在2016年,佳沛Zespri在中國的員工就聽到有傳言說,有人正在種植新西蘭發明的G3和G9金獼猴桃品種,並趕緊通知了佳沛新西蘭總部。

幾個月後,該公司的調查人員發現了在中國不同地區的四個果園都種植了G3或G9金獼猴桃,總種植面積高達167公頃。調查人員與當地的黨委書記會面,並最終得以與果園的經營者交談。

據悉,經營者告訴調查人員,他與一家新西蘭供應商簽訂了合法合同,合同表明他不但可以種植和銷售G3和G9金獼猴桃,還可以在全中國分銷那些金獼猴桃籐蔓。

這位經營者說,只要調查人員同意從他那裡購買獼猴桃,並且能讓他合法出售金獼猴桃,他就會向他們出示那份價值1000萬人民幣的書面合同。佳沛的調查人員同意了這個要求,把50箱金獼猴桃帶回佳沛在上海的一個倉庫,才得以看到這份合同。

這名男子告訴佳沛,他曾經與一個名叫「傑夫」(Geoff)的男子打交道,傑夫通過海運把金獼猴桃籐蔓發送給他。

調查人員通過對採自各果園的果實和葉子樣本進行的DNA測試,證明它們確實來源於佳沛的G3和G9金獼猴桃植株。

在中文的微信群組上,一個在新西蘭持有佳沛種植執照的人發布照片,試圖證明他在種植金獼猴桃並可以提供「無病籐蔓」,即抗PSA病的G3金獼猴桃籐蔓,這個人就是高浩宇。

新西蘭初級產業部和警方接到舉報後,在高浩宇從中國返回新西蘭時將其攔截,同時高的種植園和公司被警方搜查。他的植物嫁接工具中,還被發現了一種「不知名的棕色粉狀物質」。

佳沛的損失無法具體估算

佳沛Zespri律師奧戈曼(Laura O’Gorman)表示,高浩宇欺騙他在中國的購買者給予其在全中國的G3和G9金獼猴桃種植的許可證。高與中國種植者的書面合同許可證顯示,在未來的任何時間、在中國的任何地方,這名種植商都可以種植G3和G9金獼猴桃。

奧戈曼說:「到目前為止已經得以種植的金獼猴桃,並不是對佳沛後續衝擊的終結。」 預估的3000萬元損失金額,是使用了2016年金獼猴桃的價格乘以中國果園的生產公頃數,「索賠的數字,推算得相當保守」。

並且,這167公頃的種植面積還只是佳沛的調查人員發現的(已經產果的果園),至於在中國還有多少沒有被發現的、或已經種植但沒有結果的果園、已經流散了多少金獼猴桃幼苗,以及有多少其他潛在的種植者,這些到目前為止都還是未知數,所以佳沛具體的損失目前也很難計算。

佳沛在對這起事件的調查中動用了多種人力和方法,涉及到了香港的「私人目光」偵探所、機場安檢、初級產業部對一名返回新西蘭被告的檢查、警察對高的公司的搜查令,以及佳沛需要通過官方信息法獲取警方信息,發現被告的銀行帳戶記錄和在中國社交媒體微信上搜索某個人的活動,等等各種方式和方法。

走私的範圍可能更大

被告的律師聖約翰(Eugene St John)表示,負責運營中國果園、種植金獼猴桃的種植商在以前曾來過新西蘭,他所在的一個組織的其他員工也都來過。他說,可能有許多人參與了G3和G9金獼猴桃籐蔓的走私活動。

儘管聖約翰表示、且佳沛也認同在世界範圍內有很多新開發的獼猴桃品種,並且金獼猴桃品種也不只為佳沛所獨有,因此其中一名被告可能參與中國的果園事務也並不罕見,但佳沛全球生產經理麥克斯(Shane Max)說,中國微信上發布的新西蘭種植者的數量來自於兩名被告。其中一名被告在警察把手機歸還給他之後,立即刪除了他的微信歷史記錄,但是佳沛已經找到了這張照片。

當一位中國種植者在他的果園裡被詢問時,他證實他種植的是G3和G9金獼猴桃,並相信他們種植的金獼猴桃在中國的售價會比目前市場上的金獼猴桃高出一倍。調查人員發現中國最大的種植園在武漢,占地約120公頃,許多金獼猴桃籐都長在溫室裡。

「他說他花1000萬元人民幣簽訂了一份許可合同,根據合同,他有權可以發給其他人許可。」 可以在「全中國」出售特種金獼猴桃和金獼猴桃籐。

新西蘭警方的調查則顯示,高還密謀將佳沛的G3和G9籐蔓走私到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的種植者手中。他們在通訊中討論了把獼猴桃籐蔓帶入澳大利亞而不被發現的最佳方法,其中一條消息建議說:「多次快遞……風險低於隨身攜帶。如果與其它貨物混合在一起快遞,就可能有機會通過。」

獼猴桃出口飛速發展 中國成最大市場

根據上週末發布的最新統計數據,在截至今年9月的一年裡,以獼猴桃為主的蔬果產業的增長是新西蘭出口總產值增長的最主要因素,蔬果產業已經成為新西蘭第4大出口產業,總出口產值已經突破35億元(紐幣,下同)。4年前,這個數字還只有20億元。業界人士說,按照這個增長勢頭,新西蘭蔬果出口總產值在明年將相比2014年翻番。

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只是獼猴桃的單項水果出口,產值就已突破20億元大關。對中國和日本這兩個出口量最大的國家的出口額都已經超過了5億元,其中日本的獼猴桃,相當一部分來自佳沛在日本的種植商;但中國市場上的獼猴桃幾乎全部產自新西蘭。

而佳沛的年度報告則顯示,中國今年已經超過日本,成為佳沛的最大出口市場,出口總額為5.04億元。

在整個獼猴桃出口總額中,金獼猴桃的出口量在創紀錄的種植和生產的支持下大漲了26%,普通綠色獼猴桃也上漲了6%。這顯示出,新西蘭獼猴桃產業在遭受了Psa籐蔓病的打擊後正在強勁地發展。

動了新西蘭的命根子

獼猴桃、特別是金獼猴桃的種植是佳沛的專利,目前只被允許在新西蘭、澳大利亞,以及北半球的意大利和日本進行商業種植,在韓國的商業種植也只在今年初才剛剛開始。迄今為止,佳沛沒有與任何中國種植商簽訂商業種植協議。

華裔被告高浩宇走私到中國的G3和G9金獼猴桃籐,是佳沛經過數年研究和試驗所開發出的無病(抗Psa病)品種,是佳沛、乃至整個新西蘭獼猴桃產業賴以走出低谷、快速發展的主打產品。

在過去幾十年來,新西蘭的獼猴桃出口幾乎壟斷了全球的獼猴桃市場;而佳沛(Zespri)旗下聚集了新西蘭兩千九百多個獼猴桃種植商,並統管所有獼猴桃的種植、開發和出口銷售等事項,幾乎壟斷了新西蘭的獼猴桃市場。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獼猴桃消費市場之一。佳沛表示,他們已經制定了更大的計劃,準備向中國市場出口更多的金獼猴桃。

所以高浩宇走私事件,雖然目前看還是個案,但在某種程度上,此事帶給佳沛乃至整個新西蘭獼猴桃產業的打擊,絕不僅僅只是3000萬元可以彌補得了的。#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