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300湖南塵肺工友深圳持續維權 官方讓步

圖為2013年8月23日,湖南耒陽市自殺身亡的塵肺病人王從成的老婆徐瑞蘭。2011年12月,王從成先是用剪刀刺破喉嚨,接著刺傷腹部;然後,他將插線板放入水盆,雙手伸入水中。王從成最終因傷情複雜、嚴重,無法治療。在自殘後的次日中午12點去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2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11月7日湖南塵肺工友經歷了警方催淚彈、辣椒彈及暴力驅趕後,仍堅守在深圳市政府門前維權,深圳官方不得不退讓,8日上午安排四名相關領導與工友代表進行談判。

據現場工友李先生向大紀元介紹,8日上午11點左右,工友代表和深圳市政府及社保局官員進行新一輪談判,雙方討論的重點是對塵肺病工友的賠償數額。

李先生表示,上午的談判一會就結束了,估計晚上還會繼續談。李先生還失望表示,談判沒起什麼作用、官方也拿不出什麼具體方案來。

他說,工友的要求其實很簡單,「我們就是希望按廣東省深圳市現有的法律、法規,我們應該享受的國家待遇來給我們賠償。」現在深圳官方僅僅是給這個工友兩萬、給那個工友三萬隨便打發。

他介紹,這批維權的湖南塵肺工友全部是在深圳爆破公司幹活的,維權行動是從去年10月開始的,到現在整整一年了。該行業在深圳有28家爆破公司,80%都是私人企業,工人的安全防護設施都很差勁。

而石頭中主要元素是二氧化矽,一包水泥中40%是二氧化矽,肺部吸入二氧化矽後一定時間就開始惡化。

他強調,得了塵肺病是無藥可救的,根據惡化的輕重程度科分為一期、二期、三期。定性三期了,活不過五年;二期的病人也只能活十年至十五年。

雙方衝突 警方扔催淚彈、辣椒彈

此前一天(7日)下午2點,來自湖南萊陽、桑植、淚羅的三百多塵肺工友及其家屬們就從臨時居住的「深圳市人才園」向市政府方向遊行,邊走邊高呼口號「我們要吃飯!我們要看病!深圳不作為!」

整個遊行過程,一直有深圳警方在一旁監視,但並未阻攔。4點多,他們就開始在深圳市政府前廣場靜坐抗議,並要求市長出面進行對話。如果當天沒有結果,他們就在市政府門前過夜。

但到晚上8點半左右,深圳警方對塵肺工友及家屬進行拍攝,有家屬拒絕並碰到了警方的執法記錄儀,隨後警察施暴將其踢到在地,於是雙方發生衝突。

李先生介紹,現場工友被逼急了跟警方幹起來了,先後兩次衝破警方的人牆想往市政府裡衝,警方先向工友和家屬扔催淚彈,後一次則扔辣椒彈。

「催淚彈讓人喘不過氣、想嘔吐,但辣椒彈就更厲害了,打到人臉上,眼睛都看不到了,感覺火燒般的疼痛。我們有二十多個受害人受傷,十多個用救護車送到醫院救治。」

儘管遭到警方的暴力打壓,但大批工友及家屬仍堅守現場維權。現場工友們眼見衝突後仍然沒有領導前來對話,就有幾十名工友家屬情緒激動地爬上高台,意圖集體自殺。

直到午夜12點,市政府的信訪局長出面跟工友們進行對話,但工友代表認為該部門不夠權限決定賠償的條款,因此拒絕再談判,於是凌晨二點結束對話。

深圳官方讓步,決定第二天由市政府、社保部門等四名領導出面與工友代表會談。

塵肺病定性二期後公司甩鍋社保不管

現場維權的劉先生向大紀元介紹,自從08年開始他一直在深圳一家爆破公司打工,公司和他已向社保局購買9年的綜合人身保險,每月支付8百多元,共繳納9萬多元保險費。

去年底他傳出染塵肺病的消息後,公司就不再給他安排工作,但也沒有出具解聘書,因此他認為自己應該還是公司的員工,「最起碼伙食費得給我發吧,但也沒給我。」

「深圳的公安局有我在這家公司從08年開始的審計表等備案紀錄,但現在公司和社保局都不承認我的職業病。」他說:「我現在主要精力是跑上跑下到處維權。社保局是政府的機構,應該保障的公民的合法權益,就該負責賠償。」

劉先生強調,「我是爆破公司的工程師,跟炸藥、石頭打交道,現場要具體操作的,這個工種本身就可以證明我的塵肺病跟職業有關。職業病是長期的勞作造成的。」#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11-08 11: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