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恐襲 IS稱負責 原定計劃被警察挫敗

2018年11月9日,澳洲墨爾本伯克街(Bourke Street)發生縱火捅人事件,導致一人當場死亡。(AAP Image/James Ros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報導)週五(9日)下午,一名恐怖分子在澳洲墨爾本的市中心製造了一起致命的縱火捅人事件,導致一人當場死亡,兩人受傷。該恐怖分子在襲擊警察時遭槍擊,最終不治身亡。

9日晚,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宣稱對此事件負責。該極端組織的宣傳媒體阿馬克通訊社(Amaq)稱,IS的一名「戰士」實施了這一攻擊行動。

本次的襲擊者被確認為30歲的哈山•卡利夫•夏爾•埃裡(Hassan Khalif Shire Ali),他於1990年代從索馬里來到澳洲

9日下午4點20分左右,夏爾•埃裡將其駕駛的皮卡車停在了中央商務區伯克街(Bourke Street)的Target商場外面。目擊者稱,他往裡面扔了貌似是炸彈的東西,導致汽車起火。

然後,他手持短刀開始襲擊路人。警察在接到汽車起火的報警後,快速趕到現場,一下車就遭到夏爾•埃裡攻擊。

錄像顯示,由於他不斷用刀襲擊警察,一名警察開槍朝他身上射擊。夏爾•埃裡中槍後倒地,在遭到逮捕後被送往醫院,但不治身亡。

原定恐襲計劃被挫敗

警方初步的調查結果顯示,夏爾•埃裡未能完成他擬定的任務。他當天的行動被歸類為「低技術」攻擊,因為他事先沒能獲取到槍械或爆炸裝置。

就像在歐洲和英國發生的類似恐襲行動一樣,恐怖分子使用卡車或重型商業車輛,以及容易獲得的刀具來造成最大的傷亡。

反恐警察認為,夏爾•埃裡的計劃是用他的商用車來撞行人,並可能開車撞進一家店鋪來殺死裡面的人。

他計劃點燃他的皮卡車,來引爆後斗中的三個燃氣瓶,這可導致致命的爆炸/火球,向周圍至少100米的範圍內崩出彈片。

然而,由於燃氣瓶未被引爆,夏爾•埃裡的計劃失敗了。另外,因為第一批警察在不到90秒鐘的時間內就趕到現場,他用刀對民眾進行一系列攻擊的計劃也遭遇挫敗。

在襲擊了三個人後,由於警察到來,他無法繼續攻擊民眾,因此把注意力轉向警察。最終朝其開槍的警察三個月前剛從警校畢業。

目前,維州所有的普通警察都要接受新培訓,對潛在的恐怖分子立即採取行動,而不是等待特警到達。

另外,政府實施的中央商務區反恐計劃中包括「機動警隊」,能夠在幾分鐘內達到城市的任何地方。

警方行動

事發第二天(10日),警方突擊搜查了夏爾•埃裡在Meadow Heights區租住的房子以及其父母位於Werribee區的住宅。

維州警察總長阿什頓(Graham Ashton)表示,維州警方和澳洲聯邦情報部門之前就注意到夏爾•埃裡,他的一些家族成員「為我們所熟知」。據悉,他的一位親屬去年因涉嫌恐怖主義活動被捕。

阿什頓說:「他先前在違法駕駛、盜竊和使用大麻方面有犯罪記錄。」

聯邦警察反恐助理總長麥卡特尼(Ian McCartney)說,警方和情報部門此前知道夏爾•埃裡持有激進觀點,但由於被視為威脅程度低,他沒有被嚴密監控。其護照在2015年被取消。

麥卡特尼說:「2015年,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獲悉他計劃前往敘利亞,因此取消了他的護照。」

「他從未成為調查的目標。當時評估的結果是,雖然他確實持有激進觀點,但沒有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很顯然,如今調查的一個重點是,他如何以及何時從持有這些激進觀點轉向實施這場襲擊。」

「這一事件讓我們看清現實狀況,即使哈里發(Caliphate)垮台了……(恐怖主義)威脅依舊存在。」

去年1月20日,支持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的加格索拉斯(Dimitrious Gargasoulas)在墨爾本伯克街的步行道駕車撞人,導致6人死亡,包括一名兒童和一名僅3個月大的嬰兒,另有幾十人受傷。9日是加格索拉斯謀殺案審判的第二天。

阿什頓說,這兩人不認識彼此。他表示警方正在調查夏爾•埃裡的行動與加格索拉斯謀殺案審判的關係,「但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得到任何證據顯示該審判以及相關報道與本次的事件有意識形態上的關聯。」

事發後,警方加強了對墨爾本本週末大型公共活動的安保措施。

恐襲受害者

在本次恐襲中喪命的男子為墨爾本知名咖啡館Pellegrini’s Espresso Bar的店主、74歲的馬拉斯賓納(Sisto Malaspina)。

11月9日在墨爾本恐襲事件中遇難的Sisto Malaspina。(墨爾本市政府)

據9號新聞(9 News)報導,事發時,他正在走回自己的店鋪,看到夏爾•埃裡的車起火,他趕去提供援助,卻慘遭殺害。

馬拉斯賓納為很多人所喜愛和尊敬,被身邊的人描述為「你能想像到的最快樂的人」。

事發第二天,大量民眾到他的咖啡店前獻花,並在悼唁冊上留言。咖啡館的員工們在貼在店鋪窗戶上的一張紙上寫道:「我們將在心中永遠永遠愛著你。」

馬拉斯賓納的交際圈中不乏社會名流,包括澳籍好萊塢巨星羅素‧克勞(Russell Crowe)和澳洲工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在內的舊相識都在網上發文哀悼馬拉斯賓納。

公眾為Sisto Malaspina悼唁和獻花。(AAP)

在一些民眾的推動下,維州政府提出為馬拉斯賓納進行州葬,其家人已同意,葬禮將於下週舉行。目前,還有人提出將其咖啡廳附近的一條巷道以其名字命名,以此方式來紀念他,墨爾本市政府正在考慮該提議。

另外兩名在恐襲中被捅傷的男子為一位來自塔斯馬尼亞的58歲商人和一位24歲的警衛。目前,他們二人都在醫院中療傷,情況穩定。

政府回應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說,這一恐襲行動是「純粹的邪惡行為」,並表示警方會得到他們保護維州所需的一切資源和權力。

反對黨領袖蓋伊(Matthew Guy)說,在處理極端主義問題時,不應該存在「道德上的拘謹(moral squeamishness)」,他看過「很多為違法者製造的藉口」。

他說,恐怖主義永遠都不能被接受為墨爾本的常態,政府必須執行「更嚴格的法律」來保護城市安全。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籲穆斯林領袖要承擔「特殊的責任」,在其社區消除激進主義,「他們必須積極主動,必須保持警惕,必須在他們的社區以及更大範圍內,直言不諱地大聲說出這個問題。」

民眾反應

警察說,在襲擊發生時,在場的民眾沒有恐慌,很多人站在那裡用手機錄像,其他一些人在為遇害者實施急救。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在馬拉斯賓納遭捅傷倒地後,一位前護士拚命地試圖救活他。

然而,這位匿名的女士說,他的一條大動脈被刺破,導致其快速失血,沒有生還的可能。

她說:「我竭盡所能試圖救活這個可憐的人。」「我在他的額頭上劃了一個十字架,說『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至少現在你可以安息了。』」「我擦掉他額頭上的血跡,我需要給他死後的尊嚴,他的面目看起來如此善良。」

在夏爾•埃裡攻擊警察時,一位無家可歸的男子推著一輛購物車多次撞向他,試圖幫助警察。他的勇敢行為受到了民眾的讚揚和警察的感謝。

全國無家可歸者團體(National Homeless Collective)在gofundme網站上為這位「購物車英雄」發起募捐,截至13日民眾捐款已接近14萬澳元,而該項募捐最初的目標是5000澳元。

然而,阿什頓總長警告說,民眾在介入時要小心。「人們必須小心這樣做,不要在警察在場時把自己置於危險中。」 #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