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哈佛歧視亞裔案庭審結束

庭審結束後,多位華人在庭外抗議哈佛歧視,並與律師合影。(劉景燁/大紀元)

人氣: 18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景燁波士頓報導)11月2日下午,持續三週的哈佛大學歧視亞裔案庭審在波士頓的聯邦地區法庭(Joseph Moakley United States Courthouse)結束。

在結束陳詞中,原告「公平錄取學生組織(SFFA)」代表律師表示,2014到2019年的錄取數據,以及過去三週的庭審證詞都證實了哈佛歧視美國亞裔申請人,通過壓低他們的「個人評分(Personal Rating)」來保證「種族配額」。

哈佛代表律師則稱,SFFA誤讀數據;根據同樣數據構建的錄取模型沒有體現種族歧視。此外,哈佛學生和畢業生的證詞體現了「多元化」對課堂和學生個人的幫助。這一案件中,聽審法官Allison Burroughs無需立即判決。SFFA代表估計,法官或許在六個月後才會公布對此案的意見。

判決需等數月

11月2日當天,儘管上午9點半才開庭,聽審民眾9點就已坐滿了審訊室,不少民眾轉到其它房間觀看實時錄像。

下午2點半,法官Burroughs聽完雙方及其支持者的結束陳詞後,稱讚雙方的辯論「傑出」、「縝密」,但未透露判決傾向。她提到,在判決前可能還要召集雙方開審後會議,解決剩餘事項。

在法庭外,多位華人依舊舉牌抗議哈佛的錄取政策。SFFA創始人布朗姆(Edward Blum)代表SFFA的2萬2千名成員感謝律師的協助,以及法官給予的展示證據的機會。

他估計法官要至少六個月後才能公示判決意見。而據多個媒體估計,敗訴方將會上訴,最終或將訴至最高法院。2013年,最高法院在有關德州大學錄取方式的判決中稱,大學應當嚴格審查其錄取政策,在考慮種族因素之前,必須確認其它可行的、無關種族的錄取方式不足以讓課堂多元。最高法院還表示,學校務必把申請者作為「個人」評估,而不讓種族或民族成為錄取的「決定因素」。

SFFA於2014年發起對哈佛大學的訴訟。

聚焦錄取數據

在結束陳詞中,控辯雙方重申了各自對個人評分和哈佛近六年錄取數據的解讀。

SFFA代表律師John Hughes提到,過去六年的錄取數據表明,哈佛的美國申請人中,很多亞裔學生雖有頂尖學術、課外活動成績,卻獲較低個人評分。僅20%的亞裔尖子生獲較高的個人評分,比例低於白人(28%)、非裔(41%)和拉美裔(32%)。

他表示,杜克大學經濟學家Peter Arcidiacono根據六年數據構建的模型,表現了亞裔種族與個人評分之間的負相關。

哈佛代表律師李威廉(William Lee)和Seth Waxman反駁說,控方排除了運動員、傳承生、捐款人後代等優待生(ALDC)的錄取數據,才得出這個結論。他們提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經濟學家David Card在分析模型中「包括所有國內學生」,結論是亞裔種族對哈佛錄取沒有顯著影響。

對此,控方認為,哈佛依據傳統,普遍給ALDC學生較高個人評分,而多數亞裔不屬此類,因而要排除ALDC的數據。

「The Harvard Crimson」網站記者分析了1995年至2013年的數據後提出,美國亞裔申請人的SAT平均分為各族裔最高,而錄取率為最低。

「經濟學人」亦在今年六月刊文提到,儘管美國亞裔高中生數量一直增加,哈佛的亞裔學生比例近十年來一直維持在20%左右;與此同時,在不考慮申請人種族因素的大學中,亞裔比例大幅上漲。

個人評分引爭議

在法庭中,Hughes還表示,哈佛招生主任Fitzsimmons早已得到內部報告,得知招生系統中存在種族傾向問題。他提到,哈佛沒有為招生官提供詳細的個人評分指導,也沒有相關的反歧視培訓,因而讓「刻板印象」影響了招生官對亞裔的判斷。

此外,法庭文件還表明,亞裔學生需要比其它族裔更高的SAT分數才能收到哈佛的招生信。

Fitzsimmons曾於第一週出庭4天。他承認美國亞裔的個人評分偏低,但表示其部分原因是白人學生的教師推薦信通常「更有力」。哈佛代表在結束陳詞中還說,該校招生從不「單獨」考量種族因素。

在本案開庭前不久,哈佛在招生評估指導文件中增加了有關種族因素的詳細條例。SFFA認為,這說明了哈佛自認其原本政策中含有歧視。

「全面性錄取」始於20年代

早在上世紀20年代,哈佛就開始改變其依據學術成績錄取學生的政策。然而「全面性(Holistic)錄取」政策的起因卻是猶太學生數量太多,占據四分之一課堂。時任哈佛校長Abbott Lawrence Lowell因而提出要將猶太學生比例限制在15%。

在這基礎上,哈佛提出了新錄取政策,考量申請人的個人特點和背景,其中就包括「地域多元化」。到1930年,哈佛猶太學生比例降到了10%。歷年來,「多元化」的概念逐漸擴大,且影響了美國的諸多名校,被視為「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範例。

在今年的庭審中,SFFA代表指責哈佛有意控制亞裔配額,違背最高法院裁決。但哈佛代表提到,若完全放棄種族因素,哈佛的非裔和拉美裔學生將大幅減少,破壞多元化的教學環境。

今年8月,美國司法部發表聲明,支持亞裔學生控告哈佛歧視。◇

責任編輯:馮文鸞

評論
2018-11-10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