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阻中共網攻 澳專家諫言:政府應打破沉默

澳洲網絡安全專家建議,不能對中共的網絡攻擊行為保持沉默。公開指控才是更有效的解決問題的方法。(iStock.com/sarayut)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綜合報導)近期澳洲媒體接連曝光中共網絡攻擊澳洲、竊取數據,但澳洲政府的反應卻趨於沉默。網絡安全專家建議,政府應該打破沉默,公開事實。否則不但無助於解決問題,還會帶來不良後果。

上月底,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和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共同發布的一份報告警告西方國家,抵制中共干預不能放鬆。報告中說,「澳洲已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為持續和連貫地反干預戰略奠定基礎的國家」,報告指,雖然去年由澳洲前總理特恩布爾政府發布了反外國干預立法,不過那之後,由於來自內外的一些壓力,近一段時間以來澳洲政府對此問題開始「保持沉默」。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國際網絡中心副主任卡夫(Danielle Cave)在The Strategist上撰文表示擔憂,她建議澳洲這樣的國家都應該「正常化地」對待中共,對其違反規則和原則的行為公開指控,保護自己的價值觀。

中共頻繁主使大範圍對澳網攻

2017年上半年時,澳中兩國曾簽下協議,雙方同意「不會為獲得競爭優勢而做出或支持網絡盜竊知識產權、商業機密和其它機密企業信息的行為」。

然而不久前,費爾法克斯媒體報導中共國安部「在過去一年主導了一波波對澳洲公司的網絡攻擊」,以及報導了中共國有企業中國電信有針對性的竊取數據等一系列違反上述協議的行為,受害者遍布澳洲企業(包括國防工業)、高校、智庫,涵蓋面廣泛。

卡夫認為,過去幾年來,澳洲出現了一種新的國際和安全政策形式。為了維持一個所謂「好的」雙邊關係,同時避免讓中共、中共媒體以及澳洲自己的一些公司提出尖銳反對意見,澳洲政府已經變得很少出聲,可現在(事實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多需要說的。

卡夫說,澳洲兩大黨在共同分析了澳洲與中方的關係後,決定小心翼翼。而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允許中共開下不利於澳洲的先例——在犯下網略攻擊、經濟間諜、政治干預與脅迫,以及侵犯人權的行為後,沒受到太大挑戰及批評。

雖然澳洲政府在過去的一年中對俄羅斯、伊朗和朝鮮的惡意網路行為有過一系列的公開點名及譴責。但對中共針對澳洲公民、企業和政府機構更為廣泛和深遠的惡意網絡攻擊行為,還未曾公開歸咎於中共。一些其它西方國家也是如此。

卡夫寫道:「如果還不出聲,這些新出現的政策形式和先例,將把我們帶離澳洲的價值觀和利益,並導致國際規則下的秩序進一步退化。而正是這個秩序確保了澳洲迄今為止的安全和繁榮。」

「沉默」不解決問題

卡夫分析,多個方面事實證明,保持沉默的做法存在很大的問題。首先,它並不起作用。沒有證據證明,關上門私下裡的批評或談論緊張局勢——按照中共長期以來的要求,就能讓中方改變長期的做法。在涉及網絡上的惡意行為時,研究和媒體的報導顯示,這實際上還得到了相反的結果。

其次,當澳洲以這種方式處理中澳雙邊關係時,做出戰略決策的過程變得陰雲密布,其特點就是自我審查。現實情況卻是,在中方的實用主義下,儘管澳洲在一些關鍵政策宣布之前,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焦慮,但澳洲近期實施反外國干預法和拒絕中共在關鍵基礎設施上的投資後,人們看到中方的主要反應是一切照舊,沒有出現一些人所擔心的外交關係更廣泛地受損。

再者,還是關於自我審查。在澳洲要「考慮更廣泛的外交關係」這樣的自我審查說辭下,留給自己擬定政策的空間就變得微乎其微。而澳中這種雙邊關係卻需要,也值得不斷地投入創造性思維和想法。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公開點名和控訴遠不止是外交工具。由於真正的問題在於,中共政府對澳洲公眾不是開放透明的。作為澳洲公眾,有權利獲知他們的企業、知識產權和網絡安全方面會面對的新風險。不論這風險來自哪裡,都應得到討論、理解和解決。若為「保護」兩國關係而不告知公眾風險所在,就會傳遞出錯誤信息,從而使企業和公民社會蒙受損失,因為他們自己也會去開展與中方合作的關係。

比如高校,在沒有聯邦政府帶領的情況下,是否應該將遭遇中共黑客的經歷公開而坦誠地說出來?卡夫認為,高校和企業也需要將他們所面對的嚴重的網絡安全威脅公開化,而不是繼續用「不知情網絡攻擊」或「沒有數據被盜」的說法去掩蓋,亦或照舊與中方合作。

卡夫寫道:「前方沒有一條能讓每個人都高興的正確的路,但卻有一條錯路。我們現在就處於走上那條(錯)路的危險中。」

維護澳洲自己的價值觀

美國胡佛研究所和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的報告警告,澳洲對抗中共干預的努力取得成功這一點還「遠沒有確定」,澳洲政府在政策上還需要前所未有程度的「堅韌性」來抵制中共滲透。

報告中揭示,許多以前主張多與北京接觸的專家們,現在都採取了對中共更加懷疑和強硬的態度。這種改變顯示,在美國和諸如澳洲這樣的西方國家中,中共破壞西方社會價值觀的做法越來越被清晰和廣泛的認識。

網絡安全專家卡夫同樣觀察到了這個現象,她在文中說「澳洲和中共的社會價值觀猶存差距,戰略利益與遵照國際秩序上的不同還在繼續擴大,想一直保持友好的雙邊關係是很難實現的。不幸的是,隨著北京的不斷擴張,這種差異卻變得越來越明顯。

「澳洲顯然有自己的政治挑戰,但政府的存在是為了賦予個人權利,並且會因為透明、負責任、以及致力於多元文化價值觀和一個自由、充滿好奇心的媒體系統而變得更好。而中共並不跟我們持有同樣的價值觀。但是,這些價值觀是不可談判的,必須保證(價值觀)不受妥協。」

「政府應該對於抵制外國干預行為和保護關鍵基礎設施方面做出更頻繁、更清楚的公開解釋。比如將中國的高風險供應商(華為和中興)從澳洲5G網絡中排除出去,以及通過反外國干預立法的原因和理由。」因為不僅聯邦政府採取行動很重要,各界對中共的警惕和行動更為重要和影響深遠,這樣才能徹底地保護澳洲的安全和利益。

卡夫最後寫道:「是時候停止避談中共的做法,並開始像對待其它國家那樣,正常化地對待中國、談論澳中之間日益重要卻日益複雜的關係問題。」

好在一些政府部門正越來越多地向業界高層提示這些威脅,卡夫對此表示歡迎,但建議政府應擴展到更大範圍。卡夫還舉例,美國司法部正用越來越多的起訴去指控中共、俄羅斯和伊朗軍方或國家支持的黑客。

目前全球矚目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捕案就是典型。美國要引渡在加拿大被捕的孟晚舟在美受審,對其提起多項刑事指控。情報機構認為,被澳洲排除出5G網絡建設的華為受制於中共政府,涉嫌替中共從事間諜活動、盜竊技術資產等。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