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佛報告:美國之音定期與中使館官員碰面

胡佛研究院(Hoover Institute)的報告指,幾名「美國之音」的工作人員表示,自從前中文部主任龔小夏被解僱以來,「美國之音」的普通話服務變成了規避對中國(中共)過於強硬的新聞報導。(Sarah Stierch/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93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最新報告指,「在21世紀以來的第一個十年裡,中國(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和『美國之音』(VOA)普通話服務部(也稱中文部)的主管開始進行年度會議,允許大使館官員對美國之音的報導內容發表看法。」

報告還說,「美國之音」的人在中共大使館舉辦活動,「美國之音」的一個電視編輯在大使館活動中「甚至公開承諾對中國(中共)忠誠」。這些信息來自報告研究人員對「美國之音」工作人員的採訪。

美國知名智庫加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11月29日發表213頁的重量級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警告中共全面滲透和操弄美國政府、大學、傳媒、智庫、企業和僑界。

「本報告採訪的一些『美國之音』的工作人員認為,中國(中共)的宣傳活動成功地將『美國之音』普通話服務從報導與中國直接相關的節目,轉向對中國聽眾突出美國日常生活或美式英語教學。」報告寫道。

「美國之音」的預算由美國國會出資,由美國廣播理事會(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最近更名為美國全球媒體機構USAGM)監督,以多種語言向世界各地製播節目。根據「美國之音」的介紹,其普通話組在中國每週的受眾有4,000萬人。

VOA斷播事件 引發中共滲透猜疑

「美國之音」2017年的斷播事件引發外界,乃至美國政府對中共是否介入美國新聞自由的擔憂。

2017年4月19日,「美國之音」普通話組主任龔小夏在美國之音的中文電視頻道安排了對郭文貴的採訪。「美國之音」在其網站上預先公布了現場直播,在採訪開始前,中國(中共)政府警告美國之音在北京的記者,對郭的採訪將引起嚴重後果,中國(中共)大使館官員亦在華盛頓聯繫「美國之音」、威脅要報復。

此事受到「美國之音」管理層的關注,但龔仍頂著壓力對郭進行採訪。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變得很複雜,「美國之音」的管理層在直播途中對專訪喊停。隨後,龔和其他幾名員工被停職,期間「美國之音」對此事展開4項獨立調查。

經過一年多的調查,「美國之音」於2018年11月29日做出處分通知,解僱普通話組主任龔小夏。目前,龔正向「美國之音」的主管機構廣播理事會就被解僱提出質疑,而「美國之音」管理層否認因中共壓力而停止直播或解僱龔。

幾名「美國之音」的工作人員對胡佛報告的研究人員透露,自從龔被解僱以來,「美國之音」的普通話服務已經重新恢復到一種模式——避免報導被認為對中國(中共)過於強硬的新聞。例如,對中共持不同政見者、人權活動家曹雅學的博客已從「美國之音」網站上刪除。還有幾位知名的中國評論家不再是「美國之音」的分析專家人選。

許多「美國之音」的工作人員現在都將VOA的內容描述為,既不贊成也不反對中國(中共)。

報告研究人員觀察到「美國之音」普通話組現在的報導重點是旅遊、文化和語言,中國觀眾可以在中共的環球電視網(CGTN)或中國國內互聯網上看到同樣的內容。

當事人龔小夏自述VOA的報導紅線

前VOA中文部(普通話部)負責人龔小夏日前在推特發文,透露「美國之音」之前曾存在不觸碰的新聞紅線,不許對法輪功等中共打壓的群體進行報導。

胡佛的報告也證明了這一點,在註釋部分提及,在龔主管「美國之音」普通話部期間,「美國之音」製作的報導中共在大躍進時期造成的饑荒,2001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及1989年6月4日鎮壓民主抗議者的報導,在中國觀眾中受到歡迎。

要完整看待龔與中共大外宣,需要從2011年說起。2011年,「美國之音」的主管部門廣播理事會曾想要削減65%的普通話服務部人員,但在記者和編輯對國會發起遊說後,削減計劃被取消。

旅美學者何清漣在2018年公布其被雪藏多年的《中國(中共)大外宣》報告,並提及「美國之音」普通話部在2011年初面臨裁撤風險時,曾向她借閱「大外宣」研究報告初稿,作為去國會遊說的參考資料。

龔小夏在2017年2月再度回到「美國之音」普通話部主任位置後,更曾滿懷雄心讓中文部再展輝煌,並向何清漣再次借過大外宣的報告,並將其中重要內容譯寫成一份專題報告交呈國會相關議員。

但在龔小夏4月專訪中國流亡富豪郭文貴、直播節目被突然中斷後,龔等幾名普通話部記者被「美國之音」高層處以行政性休假。

胡佛報告揭示新內幕 中共騷擾記者家人

胡佛的報告更揭示了一些驚人的內情,(中共)除了報復不讓媒體記者進入中國,更私下以記者在中國的家人來威脅記者,要求記者改變報導方式。

根據報告,在「美國之音」工作的記者「曾與中國(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代表接觸,這些人強調要記者改變對華報導方式的必要性」,「美國之音」的一些普通話職員沒有就此接觸通知廣播理事會(BBG)的安全辦公室。

「在某些情況下,一些被(中共)接觸的人聯繫了廣播理事會的安全部門。」報告說。「(但)在其它情況下,記者擔心中國(中共)可能會對他們仍在中國的家庭成員進行報復,所以他們就沒有報告。」

報告在註釋部分寫道,中共對媒體的報復遠不止阻止記者進入中國,更是利用魅力攻勢和更強硬的策略來對付「美國之音」和另一家批評中共的媒體「自由亞洲電台」(RFA)。「自由亞洲電台」現在對中共報導的批評力度遠超過其對手「美國之音」。

報告指,中國(中共)政府的安全部門官員針對一些「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工作人員及其家人進行恐嚇活動。2018年初,「自由亞洲電台」的一些維吾爾族記者的親屬被新疆政府部門拘留;而「美國之音」普通話服務部的一百名員工中,雖然他們中許多人都用假名寫稿,但各種情況顯示中國(中共)國家安全局知道他們是誰。

接受胡佛報告採訪的五名華人媒體工作人員表示,在回國探親時,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代表跟他們聯繫,強調要他們改變對中國報導的必要性。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名在美國持有記者簽證、尚未入籍的年輕女記者去年訪問中國期間,被威脅如果她不透露她的編輯姓名(真實姓名),她就會被當局監禁,所以她被迫告知。

而政治中立的民間監督機構BBG Watch日前亦撰文說,其它語種的一些「美國之音」記者也有接受外國政府的非金錢獎勵的先例,比如:美國以及國際媒體報導的,幾名「美國之音」豪薩語員工因涉嫌在採訪尼日利亞政府官員後接收資金,而被停職或解僱。

此外,「美國之音」高管人員會見外國政府高官,包括一些被所在國獨立媒體指責有腐敗行為的人士。批評人士認為,這種高層會面往往會促使「美國之音」記者與壓制人民或有腐敗行為的外國政府官員進行個人接觸。

而冷戰期間,「美國之音」工作人員與共產黨政權之間的所有聯繫都受到嚴格監管和監督,而且還特別禁止他們之間進行一些互動。

大紀元記者編輯亦遭受中共打壓

胡佛的報告在列舉北京對美國近乎所有中文媒體的滲透後,直指「美國真正獨立的中文媒體空間已經縮小到只剩下法輪功學員辦的幾個媒體以及『看中國』這家發行量較小的報紙與網站媒體」。

《大紀元時報》是法輪功學員於2000年創辦的媒體,提供獨立於中共政權觀點的報導,一直是中共網絡和人身攻擊的重點對象。

到2018年為止,大紀元在中國大陸有10名工作人員成為中共的攻擊目標,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指控判刑入獄,刑期長達3至10年。其中一名在服刑12年後,於2017年在獄中死亡,另一位服刑10年、直到2018年才剛剛被釋放。

而大紀元的海外記者、編輯,甚至撰稿人也受到過中共的直接威脅。

2015年,大紀元專欄作家夏小強在大陸的家人被中共當局威脅和騷擾,要夏停止為大紀元供稿。中共國家安全局的警察說,要對夏採取行為,甚至揚言,即使夏身在海外,安全也無法得到保障。

即便如此,夏仍堅持為大紀元撰寫專欄文章。「我站出來向中共說不,這才是對我家人最大的保護,只有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最怕被外界知道。」夏小強說。

英文大紀元記者曾錚身在中國的母親(76歲)2018年10月1日赴美探親時,在機場被中共海關無端攔下,剪掉護照。在曾錚10月8日致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公開信中,她講述了作為一名揭示真相的記者和作家,她曾經和正在付出的代價,同時也希望能得到外界的幫助。

大紀元的專欄作家可心說,傳媒是言論自由的基石。她表示,在中共對大陸媒體進行過濾及封鎖,對海外中文媒體滲透的大背景下,大紀元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秉承傳播真相的理念,獨立真實地報導新聞,初心不變,一路走到今天,所遇到的壓力、艱辛令人難以想像。

(點閱海外中文媒體現狀與趨勢系列報導)#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2-18 7: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