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寂寂江山搖落處 憐君何事到天涯

人氣: 339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2月02日訊】

民主的可貴

台灣的選舉上周告一個段落,近幾個月的選戰,幾乎把整個島內的人民弄的日夜不得安寧,媒體的推波助瀾,更是沸沸揚揚。反觀在海外,特別是紐約,非常的雲淡風清,90年代的熱情已不復見。當時只要台灣選舉,僑界定壁壘分明,馬上形成對立,記得2100全民開講還到紐約來,現場不同立場的人,還差一點打起來。是大家都老了?還是更成熟了,以美國人自居的用「平常心」來看待台灣的選舉?

上星期六,一切塵埃落定後,在Line上並沒有多少人在討論,反倒是在微信上不少國內來的姊妹兄弟異常熱衷,甚至於很多資訊我都是從他們放上去後才知道的。這幾天,只要走在街上,碰到的人絕大多數來自國內的友人總是會問,對台灣選舉後的看法。往往我們的回答,又會使問者大失所望,因為抛開對藍或綠的批評,也不可能針對任何候選人有微詞。畢竟離開台灣太久了,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不說,放眼華人社區那麼多值得關心的事要去努力,又豈能本末倒置。(如果不是這次筆者土生土長於高雄成為風向標,恐怕連聽報導都會不上心,更別說是談論。)

過去移民到美國的台灣人,都是為了追求一個人的「尊嚴」和「自由」,年少時看太多在政治領域上下場淒涼的事,甚至於在最高票當選為民意代表之後,當晚就被警備總部連夜帶走的候選人。不想去回憶這些有血有淚的往事,其實;這也是為什麼一直只想當華人的「義工」,不願走入政壇的主要原因,「陰影」會使人不想追求權力與慾望。就像一個演員,期待的是一個適合可發揮的角色,讓自己演繹得淋漓盡致、死而後已、不枉此生、對族群盡心就好。

上周六,大家關心的是選舉的結果,我們關心的是,不論選後如何,希望島內的人民惜福,不要再因結果不合自己的理想,而又像前幾年一樣的衝撞法院,造成社會不安的亂象。台灣可以是「寶島」也可以變成「孤島」,決定權在人民手中的選票,以目前而言,選票的價值和美國的選票一樣,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投出的票負責,並付出「代價」。高雄一向民風純樸且執著,此次的投票結果,很明顯的是為了「經濟」而摒棄「政治」,也使整個台灣每一個人,能夠有一個嶄新思考未來走向的空間,值得慶幸。

「民以食為天」任何一個政黨或政客,都必須以「民生、經濟」為重,不能再一廂情願的,凡事以「政治」作考量,尤其是在一些改革的措施上,操之過急必適得其反,最後不只是難以自圓其說,也很難再回到從前。唯一可以做的是,面對現實改變政策時,至少要思民之所思,想民之所想,才會踏實些,說不定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轉機。此次韓國瑜先生能在高雄翻轉民意,對筆者而言,既敬佩又驚訝,希望能給台灣的政黨及政治人物有「反省」的機會。(華人在美國也一樣,誰對我們關注,就支持並投票給他,我們也應該在未來,學會有時要選人不選黨。)

年輕的時候,高雄人常會因對威權的恐懼而痛恨政府,主要是受到政治利益平台「重北輕南」,加上戒嚴時期的特殊環境,我們真的希望這次的選舉,能使全台灣每一個人了解,為政者要貼近民生,不能在政治層面上只單向思考要推翻哪一個政黨或那一個政客,而完全忽略了精神與文化的價值,更重要的是經濟。以台灣特殊環境,在國際的舞台上可以成為優勢,但也可以成為劣勢,優勢是「左右逢源」,劣勢是「可愛」,可憐又沒有人愛。

很高興看到「統獨」的議題在台灣的這次選舉上失效,因為在海外也一樣,凡事喜歡操弄這個議題的人,都是抱有個人私心的目地,且必須不斷的給對手加了許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帽子。作為黎民百姓,有必要培養判斷的智慧,而不是「人云亦云」。

政黨與政黨之間肯定在主張上會分成兩極,主要的分界點是對政治意識形態的不同,同時在正義與道德上相互爭辯,也不可避免的因政治主張不同,導致標準大異其趣。雙方的立場都可以是正確的,無人可以真正斷定誰是誰非,所以不宜一口咬定與己方意見不同的就是錯。離開台灣時間太長了,我們無法評估未來的趨勢,不過有一點卻敢肯定,誰能使人民獲得更好的生活,從經濟上去改善民生樂利,必成為台灣社會的英雄,此「英雄」也許會背上亦正亦邪的評論,卻絕對沒有人可以否定「價值」,還有它的附加經典「和平」。

北極熊

雖然我們強烈的呼籲,希望美中貿易戰能適可而止,除了是美籍華裔的身份,為了華人社區的發展之外,另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們擔心俄羅斯站在高山看兩虎相鬥,北極熊到處掠奪北歐鄰國。前幾年烏克蘭就在前總統歐巴馬的警告聲中,活生生的被熊拿掉了克里米亞,當時美國一籌莫展,同一時間;歐巴馬警告敍利亞不可使用化武對人民,敍利亞在俄羅斯的支持下照用化武,美國一樣無所做為。(川普上台後,二次用武力教訓了敍利亞與俄羅斯,不過還是沒有正面與俄交鋒。)

俄羅斯本月25日在克里米亞附近朝3艘烏克蘭艦艇開火,之後又強行扣留艦艇與水兵,事後莫斯科竟和烏克蘭相互將責任歸咎給對方,「強盜」竟忘了2014年併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俄方控告烏克蘭水手非法進入領海,克里米亞的法庭下令其中3名船員拘留二個月,俄情治單位(FCB)27日公開被扣押的3名烏克蘭水手的影片,他們被逼對著鏡頭承認侵犯了俄羅斯的邊鏡。

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以總統令宣布,自11月28日起在烏克蘭全境進入戰時狀態。此前俄烏也曾在刻赤海峽發生衝突,俄軍機還向烏軍艦發射導彈。俄羅斯普京警告烏克蘭不要採取「莾撞行動」。烏克蘭國家安全局局長Vosyl Hrytsak27日發表聲明,俄羅斯軍機向烏克蘭船艦發射了兩枚打擊導彈,導致該局一名人員嚴重受傷。此事已起烏克蘭人民不滿,上百名抗議者在俄駐烏大使館外,用煙霧彈襲擊使一輛使節汽車被點燃。

原本在G20峰會上11月30日到12月1日在布宜諾艾利斯登場時,美俄有安排川普與普京在場邊會面,早前白宮顧問John Bolton曾告訴記者,兩國領袖會面將涵蓋安全議題、武器控管與中東和烏克蘭問題。28日川普總統表示將可能會取消與普京的會面,他在等待國安團隊的「完整報告」。川普告訴華盛頓郵報:「這份報告具有決定性。也許我不會舉行這場會議,我不喜歡那種激進手段,我不想要那種激進行為。」(昨天川普在G20經過俄羅斯總統普京身邊時,面無表情的視若無睹,同一時間普京正與殺人的沙特皇儲親熱的彼此擊掌握手,他是在峰會上唯一與皇儲親近的領導人。)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戰爭走向機械化,使的死亡的人更多,加上無神論的社會主義革命又在俄國發生,當時人類開始提倡宗教,想藉由信仰來使世界和平,讓戰爭短期內結束。結果呢,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前蘇聯的史達林併吞了東歐各國,烏克蘭就是其中之一,等蘇聯瓦解後,羅馬尼亞、波蘭、捷克、匈牙利等紛紛回到原先的國家,唯獨車臣與烏克蘭離俄羅斯太近,屢遭無情的踐踏。

美中兩大國不只是在經濟上要對全球負責任,在世界的和平上,應該也有一定的道義。因為中國與俄羅斯的交好,俄羅斯普京肯定希望中國絆住美國的腳,普京不會去考慮中國可能付出的代價,還有對全世界經濟的影響,反正俄羅斯一直被美國經濟制裁,且莫斯科除了武力,經濟一直乏善可陳。我們當然希望美中能停止貿易戰,讓美國能去關心對烏克蘭的道義責任,普京一定要搞清楚川普強硬的個性。

前二天在佛州度假的川普,在節日最後一天連發多條Twitter,讚揚自己抑制汽油價格有功,又批評聯儲局有意加息,同時又指責民主黨和法國等歐洲盟友。我們看到25日早上川普的留言:「油價下跌真好,謝謝你總統T」。T指的是川普,總統發文抬舉自己,希望俄羅斯普京能看到,美國現在的領導人,是一個超人的特質。

總統川普在啟程赴阿根廷參加G20會議前,從電視畫面看到他對媒體表示,美中在貿易上的談判接近達成協議,但他說了一個俏皮話,說他捨不得從增加關稅中的數十億美元的進帳,又是一個典型的川普語言。

大蓬車移民

早期移民來美的人,在90年代時,應該不少見玻多黎各裔的人,每逢節日,不斷用車子放高音樂的聲量,在大街小巷狂馳,揮舞著玻國國旗且疾呼要獨立。美國一直在經濟上滋養著這個附屬地,除了還未成為美國的一州,印象中的玻多黎各,在美幫助下得天獨厚生活品質不低。後來在金融海嘯之後,加上島上的居民浪漫不思進取的態度,這些年才隕落,前年受風災,還不斷向美國要求補助,紐約的政客為了選票也跟著起舞。(玻多黎各有點像歐洲的西臘,從最富有到破產,都因政府給予過高的福利,把福氣給用完了。)

很多人不了解,為什麼川普政府對南美洲的移民非常痛絕,以為是因為歐巴馬的DACA政策,其實這只是原因之一,川普在施政時,偶而都會提到對「假選票」的擔憂,這才是重點。拉美裔的移民,由於他們的長相與膚色與主流的白人甚為接近,加上大量的繁殖受教育於美國,在很多領域上他們都佔有一席之地,特別是政府基層的工作。他們也深知,只有投票把數字顯示出來,才能向政府要到更多的資源,濫用政府福利,在美國很少有人可以跟他們及非洲裔相比擬。

這次期中選舉,有一華人女子,丈夫是公民她是綠卡持有人,他們所居之處不少西語裔的居民,當天她陪老公去投票,選務人員竟叫她也進去投,她表明身份,對方還是讓她「投票」。事後,我們很慎重的告知,因為你是華人,他們才敢這樣做,也知道你投票的取向。為了自己也為了族群,我們希望她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因為萬一出事,對方可能只是行政的疏忽,你卻可能是知法犯法,是要鼓勵大家投票,卻不鼓勵違法。拉美國家與美國只是一牆之隔,且人多勢衆,華人可是千辛萬苦飄洋過海而來。

海關執法保護局25日臨時關閉了聖地牙哥和墨西哥蒂華納之間的聖恩多羅(San Ysidro)入境口岸逾6小時,並對數百名試圖越過邊境柵欄強行闖關的大蓬車移民施放摧淚彈,將他們驅散。主要的原因,是這些企圖爬牆闖關的人對防衛隊投擲石頭,因為人群中有婦女和兒童,事後政府又再度受到政客的攻擊與批評。總統川普表示:「那些揮舞著他國國旗的人群,凶悍的衝擊我們的執法人員,我們被迫使用武力防衛。」(憑良心說,只有美國會用摧淚瓦斯,這個場景若移到俄羅斯邊境,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格殺勿論。)

華府與墨西哥即將上任的新政府將會推行「留在墨西哥計劃」(Remain in Mexico),在美墨邊境申請庇護的中美洲移民,必須留在墨西哥等候結果,獲法庭正式審批後才能來美,意謂著美國多年沿用的「抓了又放」(Catch and release)政策有望得以結束。川普一直批評此政策,助長了無證移民來美非法居留。(說實在的,華人是尋求移民美國,也希望美國維持原來的樣子,倘若川普政府不採取強硬措施,幾十年後的美國,華人子弟不只是要學英語,連西語也必須要會,看看紐約前後的教育總監,他們在接受訪問時用西語演講,教育政策和做法都偏向西語裔可見一斑。)

結語

星期四上午,州衆議員李羅莎(Nily Rozic)把新當選的州參議員Jessica Ramos帶來FCBA做私人拜會,Jessica是哥倫比亞的後裔在美國出生,她就是在前幾個月民主黨初選中,把最近過世的前州參議員佩羅塔(Jose Peralta),從初選中拉下來的人。不幸逝世的Jose Peralta是來自多明尼加的移民,享年只有47歲。

我們很嚴肅的向兩位議員表明:「華人和其他亞裔不同,不會要求任何福利,也不期盼人們從文化的層次來了解我們,只希望你們民意代表能看到華人對美國和社區的貢獻,感受到我們的價值。這些年我們的同胞在轉變,不會狹獈的只看到亞裔,而是選擇支持任何肯理解我們想法的民意代表。」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12-02 6: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