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北京人:經歷九死一生 就想當個好人

曹志成近照

曹志成近照。(余天白/大紀元)

人氣: 28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2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陳璐加拿大溫哥華報導)「這些年我都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次九死一生,就是想當個好人。」不久前來到溫哥華的老北京人曹志成說。

壹品美房是溫哥華最大的中文房地產交易平台,提供最新最全的房源信息。
壹品美房是溫哥華最大的中文房地產交易平台,提供最新最全的房源信息。

1955年出生於北京東城區鼓樓的曹志成,幼年隨家人遷至北京市豐台區新發地陳留村,他讀書不多,14歲就開始幹農活。這位普普通通的農民從未想過,1999年以後,他經歷了中華大地演繹的一場善與惡的正邪較量,他自己也隨之面臨了一次又一次道德和良知的抉擇。

近期來到溫哥華的曹志成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講述了一段不尋常的親身經歷:

大年初一得到的禮物

我原先在村裡被人叫「半憨子」,抽菸、賭博、酗酒,經常喝醉回不了家。一年365天,我干活不超過280天,想玩就玩,想歇工就歇工。對誰都不放眼裡,誰要惹著我就不干了。

1996年大年初一,我們一大家族人歡聚一起,嫂子向我介紹了法輪功,說既可以祛病健身,還能做好人,讓我跟著學。

說實話,我身上有一種家族遺傳的疑難皮膚病,過去老人們叫陰瘡,還有扁桃體炎,每年春秋季各犯一次,每次都得輸液一星期才能好。而且血壓還高,心臟有時也出毛病。一開始煉功時,我壓根就沒想著怎麼祛病健身,就想著做好人。結果,煉功後原來的那些病都不翼而飛,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好的。

回頭再說說我妻子。那天嫂子給我介紹法輪功時,她也在場,那會還沒說讓她也跟著煉。那時她正患痔瘡,每天拉很多血。嫂子說下次給她帶些藥來。沒料到一星期後,她沒吃藥痔瘡就好了,不光痔瘡好了,困擾她的偏頭疼也好了。於是,我們夫妻都修煉法輪功了。

我們受益後,又介紹給周圍的親朋好友。我妹妹、還有村裡十幾個人都跟著一起煉。就這樣,我家成了村裡第一個煉功點。我們每天早上煉功1個小時,晚上讀《轉法輪》2個小時,還經常參加北京各地舉辦的修煉心得交流會,每週六去崇文區大世界廣場煉功。

曹志成近照。
曹志成近照。(余天白/大紀元)

按真、善、忍做好人

修煉後,菸酒很快就戒了,就想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在個人利益上也不爭了,有一回被車撞了也沒訛人就讓司機走了,周圍看到的人都驚訝我的變化。

1997年,我開始到北京市豐台區新發地農貿市場上班。早出晚歸,兢兢業業,負責過好幾個部門的工作,不貪不占,總經理對我特別放心。後來幾年,因為煉法輪功經常被抓被關,他也從不另眼看待我。

那時,我們每天都生活得很充實,很快樂。但是,萬萬沒想到就因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我和我的家人後來遭受了那麼多的迫害,那麼多的苦難。

要求一個正常的修煉環境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集體上訪,要求政府提供煉功環境,允許出版大法書籍。那次我們全家都去了。後來我自己又騎車去信訪辦遞了上訪材料,派出所知道後,登記了我的信息。

6月中旬,大興縣龐各莊來了二、三十位外地同修,我和妻子、大女兒與村裡一個同修,計劃與外地同修一起去天安門抗議。12歲的小女兒也要去,我們不讓她去。我說:「我們有可能不會活著回來。」聽了這話,年幼的女兒哭了。當時,大家都把生死置之度外,一點不怕。沒想到,村裡同修那天來晚被警察盯上了,結果同修租的房被抄,外地同修被抓到龐各莊派出所。我們幾個北京的被拉到大隊關了半天。

7月20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我和妻子、大女兒等5個人一起去上訪。當時到處戒嚴,所有的路都堵了,警察在西四就把我們截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拉到很遠的荒郊野外趕下車。之後,妻子進了洗腦班。女兒被開除工作,讓掃了兩個月大街。

不讓煉功就是錯的

2000年4月20日,我和妻子去天安門展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抗議中共鎮壓法輪功。我們在前門拉開橫幅,那裡遊客多,然後我們又到紀念碑前拉開橫幅,剛走了二十幾步,從身後飛奔過來4個便衣搶橫幅,妻子被帶上警車。他們硬把我推到警車邊,我右手死死抓住車門旁的把手,警察見狀,穿著皮鞋連跺了我十幾下,我鬆手被推進車後,他們繼續毆打,用膝蓋頂我的胃,頂得我喘不過氣,說不出來話。

豐台區樊家村片警張海軍接到通知,一過來就直接打了我兩嘴巴。我們被關押在豐臺區看守所37天。之後我被轉到大興區南大樓調遣處。在那裡被強迫幹活——包筷子,進去第一天我就拒絕幹活並絕食抗議。到了晚上,警察就用電棍電我。

第二天晚上警察強行給我灌食,把我綁到暖氣片上,身體搭在水泥地上,晚上睡覺也這麼綁著,手腳都腫老高。我一共絕食了4天,還堅持要煉功,8天後他們妥協了,單獨給我安排了一個號房,安排了兩個人包夾(犯人貼身監控)我,允許在裡面煉功。有個姓徐的處長來看過我,說:「你夠堅強的。」我理直氣壯說:「你們不讓我煉功就是錯的」。

又過了些日子,他們把我和另外4個同修戴著手銬、腳鐐、坦克帽,轉到團河勞教所。在勞教所我煉功,三大隊姓蔣的大隊長指使4個犯人打了我一個多小時,打得我當天腿都盤不上了。那4個人打完我,一個當晚躺床上動不了、一個半身不遂送醫院了。

取回抄家沒收的大法書

2003年正月初六,派出所張海軍領十幾個便衣警察到我們家抄家,當時只有十幾歲小女兒在家,法輪大法書籍都被抄走,藏在褥子下的7900元錢也被拿走了。他們把我關到派出所。妻子去大隊討說法,大隊說管不了。她去質問派出所的干警。干警自知理虧把我放了,也不提錢的事,說了句:「你們看需要什麼就拿吧!」我們就裝了一袋子大法書回家了。

過後不久,張海軍家裡發生變故,妻子去跟他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他明白了,後來善待法輪功修煉人,不久就被調離了迫害系統。

被強制洗腦 單位被迫繳費

2005年4月,我正在上班,突然闖進來2個警察和6個保安,強拉硬拽把我拖上一輛警車,上車後發現我妹妹也在車上。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黨務組織)在大紅門一個旅館設了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還讓我單位出一個人去專門看著我。那幾年我進進出出洗腦班好幾次。總經理告訴我,每次進洗腦班,610都讓單位繳1萬塊錢。

因一張卡片被判勞教兩年半

我從洗腦班出來回新發地水果市場上班,還是繼續向人們講法輪功真相,部門經理為向上爬,舉報了我,捅到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馬振川那去了。片警白羽去水果市場找我,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拒絕了。兩三天後,我下班到家,已有10來個警察等著,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讓我跟他們去玉泉營派出所。

馬振川親自到派出所問我:「你為什麼煉法輪功?」我說:「我要做好人,真善忍好,祛病健身有奇效。」他聽了什麼話也沒說就走了。

第二天,來了一個姓郭的便衣警察,一句話也不解釋,什麼手續也沒辦,直接就把我送豐台區看守所。我文化程度低,不會寫,沒法申訴,就絕食抗議。干警王凡叫號裡七、八個人強行把我綁到椅子上,硬給我灌食。當天晚上,王凡給我戴了手銬、腳鐐、刑具帽。手銬、腳鐐還好忍受,那刑具帽是一種特殊的、殘酷的刑具,大概10斤重。戴上令人非常痛苦。腦子一下就懵了,什麼都想不起來。

第二天早上王凡來讓人給我摘了這刑具,換了個號,讓2個人看著我,在裡面能煉功,並對外謊稱我「表現很好」,說我「不煉了」。

一天,那個姓郭的警察來提審,想辦法給我找罪名。他找到之前我曾給別人的一張法輪大法好的卡片,聲稱這就是證據。

在看守所被關押的第37天,王凡告訴我,分局局長要見我,如果問還煉不煉,就說不煉了,千萬別說還煉。結果一個自稱局長祕書的年輕人來了,他問我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為什麼不煉?」於是,什麼手續也沒有,就把我送到北京團河勞教所勞教2年半。

為什麼不讓人相信真、善、忍

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我曾違心地妥協過。受同修的鼓勵,我又寫了聲明要從新堅定修煉法輪大法,交給大隊長後,他們怕影響上級對他們的考核,不敢往上報也不敢懲罰我,從此沒了下文。

大隊換了新來的大隊長搞減期考核,我拒絕考核。一天,16個干警把我帶到樓上一間辦公室,強迫我去參加考核。不等他們問,我就大聲質問:「全世界都相信真、善、忍,你們為什麼不讓人相信真、善、忍?」大隊長對其他干警說了一句:「他瘋了,把他弄出去!」就把我帶出去了。

勞教所給我們照相、抽血,我一概拒絕。一次給我照相,我不讓照,警告那警察:「你再照,你的相機就壞了。」當時,那人的相機真的就壞了,照不出來。

曹志成近照
曹志成近照。(余天白/大紀元)

在家裡看書第四次被勞教

2011年5月,有個叫龔英才的警察上我家,看到我正在家裡讀《轉法輪》,就打電話叫來兩輛警車,七、八個警察。於是,我又一次被勞教兩年半。在我被勞教期限還差一年零七個月時,迫於國內外輿論的的強大壓力,中共取消了罪惡纍纍的勞教制度。2013年6月,我終於走出了勞教所。

被迫流離失所仍然講真相

2013年後的一天,龔英才帶了個保安突然跑到我家,說看看我把房子租給誰了。之後,有法輪功學員到過我們家,警察很快就會上門來抄家。有人提醒我,「可能給你家安監控了。」我不敢在家住,就和妻子一起離開北京,流落到河北省石家莊市。

我買了輛電動車,街道、村裡,工地、集市,哪都去,面對面的給民眾講述法輪功的美好和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經我們手,兩年多差不多有上萬人做了三退(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勸阻警察勿對佛法犯罪

2017年,我騎車在黃河大道上講真相時被2個警察截住。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氣壞了,不知往我嘴裡塞了什麼,不讓喊。一個警察騎我身上使勁擰胳膊,都能聽到嘎嘎響。另一個警察使勁踹我,跺我的臀部。

他們審問我法輪功真相資料是從哪裡來的,我絕口不提,我堅持零口供,不簽字。我告訴他們:「我沒有什麼怕的。這些真相資料都是用來救人的,我不能配合你們,是因為我不想你們對佛法犯罪」。

到玉華區永泰路南位村拘留所時,我的腿都是紫青的,上樓上不了,走路走不了。拘留所見我眼睛瘀血,怕有內傷擔責任,拒收。警察出了3200元給我做CT,讓吃藥,我說不用吃。我每天早晨3點開始煉功,一天煉好幾個小時沒人管我。過了三、四天,身體就恢復了正常。號裡的人親眼所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他們讓我給他們演示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我不穿號服,不參加犯人點名,向號裡的人講法輪功真相。有個警察專門進號裡和我交談,說:「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也沒有錯。」還叫我小心,以後不要再被抓了。

15天後,我被釋放了。

後記

回憶了這些年來的風風雨雨,曹志成說:「這些年我都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次九死一生,就是想當個好人。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沒有錯,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我願意讓更多的人也來受益」。#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