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新韻】品讀林黛玉《五美吟》(下)

《文史新韻》之黛玉篇。(視頻截圖/大紀元合成)

  人氣: 16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20日訊】觀眾朋友好,歡迎和我們一起走近「文史新韻」節目,我是扶搖。

上回我們聊到黛玉的《五美吟》。在這組詩作中,黛玉借古人言志,從浩瀚的歷史中,她甄選出了和自身遭遇、心聲契合的五位美人。

西施和明妃是其中的兩位,黛玉深深地同情和憐惜她們的命運。詩中不乏對古人去國離鄉的感慨,也有對兩位女子敢為國家挺身而出的敬佩。《西施》裡面一句「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更能品讀出黛玉看人看事情的角度,在她看來,平凡簡單的生活是最真實和珍貴的。

《五美吟》中的另外三首,也是頗有氣概。

《虞姬》

腸斷烏騅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

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

在歷史長河中,虞姬,可說是其中的一剎那芳華。正史中對虞姬的記載並不多,《史記·項羽本紀》中記載:「有美人名虞,常幸從。」她的身世和生平,沒有地方可以尋覓,但是她的倩影,卻永遠地定格在「楚漢之爭」的最後一夜,忠貞地伴隨著千古無二的西楚霸王。

《史記·項羽本紀》寫道:「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秦朝末年群雄相爭,那時勢力最強的就是項羽和劉邦。後來,楚漢相爭,西楚霸王項羽的軍隊,被「兵仙」韓信指揮的數十萬軍隊重重包圍,困在垓下這個地方;士兵少,而糧食也幾乎盡絕。

「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項王乃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史記·項羽本紀》)

在夜間,項羽聽到四面的漢軍,都開始唱著楚人的歌曲,這擊潰了項羽最後的鬥志。他以為漢軍已經占領了楚地,不禁問道,難道漢人已經拿下楚地了嗎?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的楚人呢?一時間,悲從中來。於是他和虞姬在帳中飲酒悲歌,留下千古絕唱《垓下歌》:

垓下歌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而這位美人,能做的也只是歌聲相和,舞姿相伴。後來,虞姬常常走進文人墨客的筆下。傳說中,虞姬手執佩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或許,她是恨,沒有看到項羽稱帝,而又不可長相廝守。於是在決戰的前夕,虞姬把一線生機許給了霸王。這是成語「四面楚歌」的來源,「霸王別姬」的故事也由此經久不衰。

而如今黛玉,在詩中的最後兩句再現了飲劍訣別的畫面。「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是寫當年有兩位背楚投漢的將軍。黛玉在這裡將虞姬和這兩位將軍做含蓄的比較,有對虞姬的讚賞,其實也流露出了自己的忠毅和氣魄。

紅樓夢圖詠》中的林黛玉,清光緒五年(1879)浙江楊氏文元堂刊本。(公有領域)

另一首《綠珠》,或許是在說女子的忠貞不渝。

綠珠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

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綠珠是西晉石崇的寵姬,《晉書》形容她「美而艷,善吹笛」。石崇呢,生活豪奢、性情凶殘,對人命是不甚愛惜。而有關綠珠的故事,最有名的莫過於「金谷墜樓」的典故。曾有一個名為孫秀的權臣,向石崇討要綠珠,被再三拒絕而惱羞成怒。他設計陷害石崇,欲將他置於死地。當大軍團團圍住石崇宴飲的高樓,石崇無奈地告訴綠珠:「我今為爾得罪。」

實際上,這裡很難說石崇是否真心的愛憐過綠珠,但是她並不計較。綠珠泣下沾衿,沒有任何畏懼,說「當效死於君前」。說罷,她縱身一躍,香消玉殞。

歷史上的美人可歌可泣的那麼多,而黛玉這裡又挑出綠珠,作詩一篇。這是為何呢?

大概是她與虞姬、綠珠有相似的決絕和義無反顧。身為女輩,甚至是歌女,她們在歌舞場上風光浮艷,有君王、富豪的眷顧,而她們生命的光點卻遠不止於此。兩位美人的靈魂中充滿正氣,直貫雲霄。她們懂得進退,自尊自重,這也是每個人都應遵守的原則。而這兩位女子更有脫俗之處,她們性情高遠,不希望自己成為他人的拖累,所以選擇了犧牲,或說她們是為了了卻恩怨吧,使自己的生命停在最美的節點。

紅拂

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

屍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最後一位出場的美人,終於為整篇詩作帶來了一抹明媚的亮色。或者說,黛玉是借一名傳奇女子,寫出自己的心聲和期盼。在隋唐之交的亂世中,一位慧眼識英雄的少女,遇到風塵中身懷王佐之才的英豪,萌生大膽而瀟灑的心願。當時的紅拂,不過是楊素府中的婢女;李靖,也只是懷才不遇的窮途小子,但他們都願在這風雲變幻的塵世,立下一番作為,最後輔佐大唐聖主李世民平定天下,安邦治國,同享富貴。

《畫麗珠萃秀》中所繪紅拂女
《畫麗珠萃秀》中所繪紅拂女。(公有領域)

年輕貌美、機智果敢的紅拂女,和李靖的相識,也就像是黛玉見到寶玉一般。第一次會面,兩人便有惺惺相惜的感覺,都認為對方是舊相識,互相之間,有種特別的理解和安慰。

黛玉用「豈得羈縻女丈夫?」以這句作為結尾,一句英氣爽邁的反問,或許正是她想要對曾經的五美人、對自己、甚至是世人最想說的話:哪怕是在濁世之中,時運不佳,事不如意,那又如何?人,不就是要堅守心中的操守和信念嗎?

這就是黛玉的《五美吟》,寫出了「悲歡古今同」的深刻意味。可能是黛玉聯想到自己的身世,有感而發。從中,我們也不難領略到,那時的女子是擁有怎樣的氣節和操守。古往今來,紅顏雖然薄命,而留下的芳魂,卻有千載餘香!

好了,今天的「文史新韻」就先和您分享這麼多,非常感謝您的關注和支持,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視頻: http://bit.ly/WSXYYT
【文史新韻】系列文章: http://www.epochtimes.com/b5/tag/文史新韻.html@*

撰稿:柳笛,扶搖,製作:雅紅;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詩歌以立意為高,探春以志向取勝,因而成為脂粉英雄、女中豪傑,即使在寶釵、黛玉、湘雲等絕世才女面前依然出類拔萃,綻放著獨一無二的玫瑰風采。
  • 在飲茶過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的茶論。寶玉曾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若說黛玉是淚,湘雲是酒,寶釵、寶琴是雪,妙玉則非茶莫屬。香茗、好水、名器、妙論,妙玉在茶藝上的修為已臻極致,真真教人嘆為觀止。
  • 這場夢黛玉作得雅緻,獨臥東籬,醒來時微雲清輝,又似一個仙境。這疏放的意態倒教人想起湘雲醉臥芍藥裀的情形。一處是碧影朦朦,一處是紅粉夭夭,一個清玄淡遠,一個穠麗重彩。更巧的是,黛玉秋酣是詩中虛景,湘雲醉眠是眾釵親眼所見,這實與虛的微妙區別正將二人內斂與奔放的性情表現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