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我堅強:我希望在我死後,仍能繼續活著(2)

四分之三的擁抱

作者:柯菲比

(《不要說我堅強》/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人氣: 3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力恩!我真的想不到你不只從愛琴海寄了信來,這次你還「來真的」。

 

當時視訊,你的溫柔語氣藏不住興奮:「我要去臺灣了。」

起初我以為是玩笑話,你卻吐露如何以絕食抗議三天的決心,成功說服了父母並訂好機票。

我嘴巴上說:「哇!真的?太好了!」事實上緊張的情緒直直飆升——當初語言交換時應允如果你造訪臺灣,會當你的導遊,只是說說的啊……

過去幾個月頻繁的視訊通話,已經多次聊過不少國際社會議題、甚至談心,知道你的成熟、為人正直,也恨不得告訴你我有一點喜歡你。可我們的界線劃得很開,我生於一個臺灣正統的基督召會家庭,雖然你也是希臘正教的基督徒,但我以為是到了天國,我倆才會屬於同一國度。

我以為這淡淡的感覺,只會隨著暑假結束畫下句點。我當然曉得以召會「正統」乖小孩的價值觀,似乎不該單獨與你見面,但沒人會懂,是我最近莫名的疼痛要我赴這個約。

得骨癌後,我最不願的就是還沒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就要死了。至醫院複診追蹤也檢查不出個所以然;但我想,我想冒一回險。你這次的誠摯邀約,我又怎知,不是上帝差遣飛機,將白馬王子送來我這呢?

「天馬行空」的我,此刻已站在桃園機場迎賓處等著力恩。這種感覺真神奇,你將會第一次出現在螢幕之外;你將從平面的視訊畫面變成高挺挺一米八的大男孩;你會和我面對面、肩並肩討論人生。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還怕講英文會打結。我只算是個短暫的地陪吧?事實上我沒有任何經驗啊!

早上挑了件靛藍長裙,搭白色內裡短T,我便七上八下地搭車至此。一位位出了那雙層大門的男人,我都仔細檢查:太矮、太老、太小、太壯、金頭髮、烏黑髮、沒頭髮、肩上舉著小孩,還有穿夏威夷裝的大叔……

我站得兩腿發軟,開始駝背又顯出疲態,半小時、一小時過去了。雙眼發直的我,只想趕快找張長椅坐下來,又怕走遠了讓你找不到。

站在接機大廳出口邊的我,幾乎把人生來回想了一遍。

我向神祈禱著,求祂赦免我聽不到祂的旨意。我求神赦免我過去的自卑,不懂得為祂賜我的恩典而感到驕傲,反倒擔心自己耽誤別人,或是浪費了一位男孩的帥氣青春。

我向神認罪,為我的信心渺小而感到羞恥。

我閉上眼睛祈禱,盼力恩一切安好,這是最重要的。若是力恩,你沒有出現,我會默默步出桃園機場,今後也將帶著從你那裡學習到的希臘智慧觀點,和對愛情的希望繼續走下去。謝謝你教我的一切。從你,我窺探了另一個世界。

雙眼緩緩睜開,吸了一口氣。一陣匆忙的滑輪聲:左一個小行李箱,右一個中行李箱——磕磕絆絆的腳步似乎挺不協調,斜背著筆電包和黑色後背包的一個T恤短褲男孩,從那個不怎麼偵測到他的雙層自動門,尷尬地小跑步闖出,朝我迎面而來。

我一眼便認出你了,然而我也僵住了。一米八的身高,搭配深邃五官的你,也太俊美了吧!

不得不說,我瞬間感覺秒針慢了十倍,你緩緩地朝我奔來……有一陣微風,讓我髮絲合作地往後飄。你的深瞳在離我五步距離時,吸住了我,你放下了手邊兩個礙事的行李,輕輕地低下身伸出那結實的雙臂,我抬起手觸碰到你背的那刻,耳際響起了從未聽過的樂音,頭上有天使在奏章:我好暈,這太誇張了。

只能說《三個傻瓜》裡面藍丘和佩雅的那段相遇是真的。你和我圍成了一個四分之三的擁抱,兩個世界合一的時候旋轉了好幾圈。

力恩!你的擁抱是那種抱緊了,就讓時間凍結了的猛烈的溫柔。從第一次的擁抱開始,你給我滿滿的關愛,而我所能回應你的,總是缺了一角,無法形成一個圓。◇

——節錄自《不要說我堅強》/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滿頭白髮的飛行員回憶起那天,他想的不再是空戰的細節,而是那些年、那些空戰的影響……
  • 冬夜降臨大地。預言說:熊。將。來。襲。被恐懼與惡夢威脅的族人,不再祭祀和榮耀家屋,精靈日漸凋零。
  • 13歲時,菲比得知罹患骨癌;14歲時,她截肢了彈鋼琴的右手;18歲時,她和遠在愛琴海的力恩邂逅;即將21歲那年,離世前二天,她成為力恩帶著氧氣罩的新娘。離世後,她捐贈出自己的眼角膜,遺愛人間。
  • 戰爭會改變人,特別是男人。沒多久前,薩伊德還跟我和姪女凱薩琳在院子裡玩,還不知道男孩不該喜歡洋娃娃。但最近,薩伊德已對席捲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暴力深深著迷。有一天我瞥見他在看手機裡伊斯蘭國斬首的影片……
  •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攫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
  • 所以,過去中國人對自然的愛好,不下於今日的西方人。但不願和自然對立,祇想如何使自己與自然融而為一。甚至縮小山林的形象,置於庭園裡,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於自然之中。他們也登山,但祇是「我來,我看」,卻不想「征服」,他們欣賞山,不但用眼睛,還用心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