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謝田:美中關係應該算敵手或敵人

越南有相當程度的自由,互聯網沒什麼封鎖,從酒店上網或外面手機上網,谷歌、臉書、推特都暢通無阻。(HOANG DINH Nam/AFP)

人氣: 2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24日訊】今年12月初再次來台北,參加台大的研討會,談論的題目是「美中貿易戰:中共的下場會很慘」,研討會的題目是「美中持續熱戰,台灣如何是好?」在台灣逗留幾天,順道又去了越南,這是生平第一次來到這個東南亞的主要國家。跟越南學者和官員交流,發現他們對中共非常反感,也不喜歡中國人,一點好感都沒有!問是不是1979年中越戰爭的緣故,他們說還不只是,還有更深的原因。中共經營東南亞這麼多年,看來是徹底的失敗了。越南人說,他們有被中國人占領、奴役的800年歷史,其中許多不好的記憶。越南人祖輩的許多會講法語,父輩的有些會講些漢語,但中年以下的都只學英語。河內中央區的公園裡、建築上還有中文字樣,但幾乎沒人認識這些漢字,都成了符號。越南人跟中國人打仗,也跟法國人、美國人打,但現在越南人很喜歡法國,更喜歡美國,唯獨不喜歡中國。這令人費解,卻也不難理解。

飛到河內之前,對越南的開放或封閉程度,沒有任何概念。出乎意料的是,這裡有相當程度的自由。越南的互聯網沒什麼封鎖,從酒店上網或外面手機上網,谷歌、臉書、推特都暢通無阻。原來聽說在河內住旅館,旅館會把你的護照收留,那天到河內的酒店時,已準備好了交出護照,但並沒這個要求。就是說,中共的共產主義小夥伴,至少在社會表層和國家治理方面,也與中共模式漸行漸遠、分道揚鑣,與中共國非常不同,甚至離心離德、劃清了界限。顯然,中共如今孤家寡人、形單影隻,其獨自與世界為敵、與文明為敵、與歷史趨勢為敵的態勢,已格外明顯。

美中貿易戰如火如荼、高潮迭起之際,雅虎財經總編瑟威爾(Andy Serwer)主張說,用「敵手(rival)」描述目前的美中關係。瑟威爾說他最近與華爾街人士聚餐,那人說他在北京「嚴厲警告」中共資深官員,說你們欺騙我們,你們現在是我們的「俄羅斯人」。瑟威爾認為,這意思是說中國人現在是美國人的死敵。瑟威爾認為更準確、可以仔細描述美中關係的字眼,是「敵手」而不是「敵人」。真是這樣嗎?

瑟威爾說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是錯誤的。他從三個方面論述:其一是這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論點,美國早先忽略了美中貿易的失衡,但現在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要改變現狀困難許多;其二,是在協助中共進入世貿組織上,美國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其三,是美中兩國都換了新領導人,特朗普用了前幾任總統未曾使用過的方式對中共大聲疾呼,也採取了比較強硬的行動。所以瑟威爾說,比較能準確形容美中關係的字仍是「敵手」。

瑟威爾的例證還算到位,但結論就不靠譜,簡直是在誤導,其論述過程也站不住腳。第一,如果因為過去的錯誤認知,而認為現在糾正錯誤很困難就放棄糾偏,這不是美國人、或任何正義的人們應採取的態度;第二,美國協助中國進入世貿,就更有責任承擔中共在世貿不按規則辦事的後果,並予以糾正;第三,特朗普採用了前任沒能做到的、正確的方法,這值得美國社會的全力支持,而不是指責。

美中關係究竟應該算是「敵手」還是「敵人」呢?「敵手(rival)」和「敵人(enemy)」在中文裡是一字之差,但英文中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敵手」之間,是平等、對立、公平競爭的關係,大家都遵循共同的競賽規則,才算是敵手。西方文明中,你可以不喜歡你的敵手,但你必須對其表示尊重,尊重敵手也是尊重自己,因為大家都遵循共同的標準。民主社會選舉結束後,贏家尊重輸家的權利和努力,輸家祝賀贏家的成功和勝利;敵手都表示遊戲結束,贏了的準備執政,輸了的準備東山再起。中共既不跟你公平競爭,也不承認競爭規則,更不願與美國平等競爭,而是用偷竊、強奪、巧取的方式進行不公平競爭。中共也多次表示不承認西方的規則,要按自己的規則重新規劃世界。跟中共戰鬥,世界沒有下次。如果中共贏了,世界就完蛋了;只有中共輸了,人類才有好日子過。

敵人與敵手不同,敵人是因為利益衝突、理念衝突、意識型態衝突引發的對抗,是帶有敵意的(hostile)。顯然,中共從理念和意識型態上,一直都是跟美國和世界敵對的,如今又在經濟利益上明確對立。所以,中共是美國徹頭徹尾的敵人。但這還不夠,因為俄羅斯、伊朗也算美國的敵人。但中共不同,中共被美國養肥,借美國市場發達,借美國技術壯大,但忘恩負義反咬美國一口,跟農夫與蛇的故事裡的毒蛇一樣,這豈是敵人而已,是惡毒的敵人!

華為孟晚舟被保釋,據說她回家之後馬上發推,說為華為自豪、為祖國自豪。孟女士雖然有表白、討好中共的用心,但她可能很快就會後悔她說的這句話了,因為它可以被用來作為她引渡聽證的證據。她被保釋,為什麼要「為祖國自豪」呢?法官相信了她,是加拿大制度的寬容,讓她可以取保候審,這不是她的祖國的功勞。她要感謝祖國,正好說明中共在華為祕密股份中的地位。她為華為自豪更是不妙,因為美國本來就在追究華為,她引以為豪,正好說明抓她抓對了,她有意為華為那樣效力。下一步她的引渡案,會更富戲劇性。華為公主事件揭示的,也恰恰是美中兩個之間的敵對關係。

美國在聯合中國對抗蘇聯時,曾把中國作為盟友,後來對中國開放市場、扶助中國經濟時,把中國當成商業夥伴;中國如果跟美國平等競爭、正常交往,也不失成為競爭敵手的可能。但中共的本性使它注定跟人類文明、自由世界為敵,也就根本不能作為美國的真正盟友,現在連競爭的敵手都做不成,就只能成為敵人了。

所謂的「敵手」或「敵人」,要看對誰來說。對中國百姓來說,美國不是敵手,更不是敵人,中國百姓在美中對峙中,只是無奈的旁觀者,和潛在的受益者。對美國來說,中國從原本的盟友,降格到夥伴,再下降到敵人;對中共來說,美國不是敵手,也不是一般的敵人,而是不共戴天的死敵!這樣說,才是準確的。◇#

本文轉自613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劉菁

評論
2018-12-24 10: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