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大悲寺神像傳奇

作者:宋寶藍

觀世音菩薩雕像。(公有領域)

  人氣: 26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湖北襄陽有一座天仙寺,坐落在漢江東邊的關津,距離襄陽城有十多里。天仙寺又稱大悲寺、大悲院。始建年代已難以考證,不過在唐朝時就已建成。

天仙寺的正殿大壁畫著千手千眼菩薩像。據《襄陽縣誌‧瑣錄》記載,唐高祖李淵武德初年,天仙寺尼修建大殿,四處訪求畫師描繪神像

一天,有一對夫婦帶著一名女子來祝禱禮拜,懇請寺尼關閉殿門,等到第七天才打開。等到了第六天,寺尼覺得這三人很奇怪,於是打開門,發現裡面一個人也沒有人。只看到有二隻白色的鴿子翩然飛去,再一看牆壁上的畫像已經完成。

聖像莊嚴,栩栩如生,非世上的畫師所能描繪。惟獨畫像下面,二個長臂結印的手還沒有畫全,或許是因二隻白鴿飛去的原因吧。

元 趙奕畫大士像 軸。(公有領域)

宋徽宗大觀初年,郡裡有一個武姓的畫工,畫技精湛,惟有他能夠恭摹畫像。那時有一個叫梁寬的大夫寓居在寺中。雖然他住在寺院裡,但心裡對神像沒有虔敬之心,對菩薩像頗為輕慢。

畫工武生曾說:「菩薩面像長度,正好一尺。」梁寬覺得實在荒誕,就想親自測量一下,以驗真偽。他登上梯子,剛要將腳踩在菩薩臉上,忽然大梁之間傳來如雷般的響聲。梁寬震驚不已,惶恐之中墜落到地上,傷了左手。僧人教梁寬向神佛懺悔過錯,一年多以後,梁寬的左手才得以痊癒。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塑像。(Secretlondon/Wikimedia Commons)

至宋朝時,宋人依然傳說著大悲寺的神像是神人所畫的菩薩真像。宋朝有一官員宋庠,他於宋仁宗天聖二年(1024年)考中進士。初入仕途,宋庠擔任襄州通判。他於襄州通判任上曾作一首詩《未曉出城陪州長考功李員外禱雨大悲禪剎》,詩云:

城上繁星五鼓初,江皋申禱訪精廬。林回半隱翔鴛剎,野闊平飛畫隼旃。
十地真容陪合掌,百城甘澍待隨車。先秋閔雨農心樂,宜在麟編直筆書。

宋庠於第五句詩後自註:「記傳此像乃唐時神人所畫,經今二百歲如新,俗疑菩薩之真像。」據宋庠所說,這幅菩薩像在當時依然沒有損壞,猶如新的一樣。

宋朝南豐先生,即曾鞏,唐宋八大家之一。他於熙寧六年(1073年)至熙寧九年(1076年)任襄州知州。據《元豐類稿》卷三十九及卷四十載,他於襄州任上作過三篇祭文:《大悲祈雨文》、《又大悲祈雨文》及《大悲謝雨文》。曾鞏在大悲寺祈雨得雨,如願以成。

西藏藝術家鑄造的青銅鎏金千手觀音銅像。(Sean Pathasema/Wikimedia Commons)

北宋詩人李復有一首詩,題為《襄陽大悲像》。詩中有云:

寶伽如來出海山,隱身自畫如來像。三日開門孤鶴飛,滿壁晬容現殊相。
一首千臂眼在手,一一手執各異狀。日月山嶽星宿明,鐘鼓磬鐸琴築響。
予戟戈劍利兵鋒,瓶缽螺巾寶錫杖。左右上下滿大千,應機妙用不可量……

從詩文的描述來看,當時的大悲像畫著一千只手,每只手上都畫著眼睛,每個手裡拿著不同的器物,包括日月山河星宿,都在菩薩的手上,是她如意施救於人的象徵。

古人心地誠善,神佛也現神跡於世,神人繪像留下真容。一幅畫像歷經兩百多年色彩如新,多少代人依然有幸目睹畫像真貌。民間故事猶如打開一扇門,連接古今,繼續傳說著人神同在的古老傳奇。

(據《墨莊漫録》卷十)@*#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宋時期,一位八十五歲的老翁,陰差陽錯來到地府,親眼目睹了很多景象。他還陽後,由縣裡的文官詳細記錄下來。
  • 五台山,又名清涼山,被公認為是文殊菩薩的道場。坐落在現今山西省東北部五台縣。《山西通志卷》記載,唐太宗說,五台山是文殊菩薩的神室,萬聖幽棲在此。五台山地界連繫著太原,是李唐祖宗根植厚德的所在地,切記保持敬畏。
  • 菊花、梅花、牡丹等古色古香的中式花卉圖案,也在大海的那一邊,「生根發芽」綻放風采。氣宇軒昂的中國文臣武將石像,頂天立地地站立著,他們身上流淌的正氣,依然能貫穿古今長虹。彌勒佛、八仙及福祿壽三仙等神像,守護著信仰文化的天空,庇護一方子民。中華傳統文化正在復興的此刻,讓我們撣去過往封塵,使得雋永的中國風采重新展現。
  • 提學做一夢,土地神向他託夢說道:「您所管轄下的一個士子,在我的背上寫字。現在我將要被發配到驛站充當馬夫。希望您能為我說句話,免除這一遭遇。」
  • 洞庭湖,因洞庭山而名。據《湘妃廟記略》記載,洞庭原本是神仙的洞府之一,以洞庭為庭,所以稱為洞庭。後來因為洪水滔天,洞庭山周圍形成一座巨大的天然湖,因山而名,稱為洞庭湖。
  • 北宋時期,蔚州(河北蔚縣)城內有一座寺院,寺院的佛塔中供奉著一尊鐵塔神,據說十分靈驗。城裡的百姓都很尊敬祂。當(契丹人建立的)遼國將要(被金國女真人)滅亡時,有蔚州的居民看到鐵塔神在城外奔走忙碌著什麽,於是趕緊跑到寺裡去看,發現這個神像滿身都是汗。蔚州的老百姓雖然感到很訝異,但是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