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全璋案庭外戒備森嚴 聲援者絡繹不絕

王全璋,余文生

12月26日上午,王全璋案在天津二中院祕密開庭。香港多個人權組織中聯辦前遊行抗議,要求中共立即無條件釋放王全璋及其他709律師及公民。(圖片源自Stimme Deutschlands 「德國之音」的推特)

人氣: 48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周慧心採訪報導)26日王全璋案開庭期間,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門口警察眾多,戒備森嚴,直到下午1點左右警戒才逐漸撤離。期間海內外對王全璋的聲援不斷,國內有多名聲援者被捕。

警方如臨大敵 多人被抓

北京時間早晨7點,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到達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附近,發現現場警察、便衣多如螞蟻。

王全璋案的前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太太許豔在8點多趕到現場,希望申請旁聽,卻被警察帶走。同時被帶走的還有王素娥。

許豔在下午2點多被釋放。她對大紀元記者說:「8點20左右到了二中院附近,路口全部戒嚴,很多警車、警察。身後出現很多人,把我們包圍了,(讓我們)交出手機、身分證,然後(將我們)帶到派出所,王素娥3點多被直接送去火車站。」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準備參加王全璋案旁聽。(受訪者自媒體)

余文生律師2015年11月開始代理王全璋案件,直到2017年律師証被註銷,後於2018年1月19日被抓,至今仍被關押。

楊春林在法院門口高喊「王全璋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並要求「無罪釋放王全璋」,隨後楊春林被便衣帶走。楊春林,黑龍江佳木斯人,曾經因「不要奧運,要人權」被判刑五年。

湖南株洲異議人士何家維乘坐火車奔赴天津欲參與聲援,25日晚20:10火車到達天津站,剛下車就遭守候在此的警察扣押,隨即被帶往天津站前派出所。他幾天前還專門剃光頭聲援李文足等709律師的妻子:「我可以無髮,但你不可以無法。」

湖南株洲異議人士何家維乘坐火車奔赴天津欲圍觀王全璋案庭審,剛下天津火車站就被警方帶走。(網頁截圖)

早上8點30分,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對面,長期在湖南長沙工作生活的江西新余人張哲誠舉起「無罪釋放王全璋」的紙,被天津國保帶走。

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告訴記者,張哲誠是他的一個朋友,他去天津聲援王全璋,希望表達關注。

他表示,自己曾經接觸過王全璋,知道他是一個很認真、嚴謹、正直的人。他認為這個祕密法庭只是走程序,在國際上要一點面子。「這是荒誕的,程序是經不起推敲也不能公開的,王全璋本來就無罪。」他希望王全璋能夠早點與家人團聚、身體健康。

另外,維權人士全世欣和王福磊在天津二中院對面買東西過程中失聯。據悉,全世欣是在取保候審中。

現場除了各地聲援者外,還有一些外交官和很多外媒。謝燕益律師向大紀元表示,這是事先沒有預料到的,原來官方刻意安排聖誕節翌日,就是想借聖誕節放假之際降低外界的關注度。

海外聲援

香港支聯會今早聯同多個團體由西區警署遊行到西環中聯辦,聲援王全璋。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在場表示,中共今次的祕密審訊是不人道、不合理的,要求當局立即釋放王全璋,並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同時,北美聖誕節下午3:30,南加州的民主人士在Mojave沙漠15號公路附近,用「大地人體藝術」書寫了「王全璋」三個字,要求無罪釋放王全璋律師。

王全璋是「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維權律師之一。他因受理高度敏感的案件,包括警察刑訊逼供以及法輪功案件,在2015年7月中共當局大規模鎮壓維權人士的行動中失蹤。#

責任編輯:方曉

評論
2018-12-26 10: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