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體制內人士:中共「改革已死」

大陸的知識分子及中共體制內人士都普遍認為,中共的「改革已死」,並對中國的前景感到焦慮與悲觀。(Getty Images)

人氣: 130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許夢兒綜合報導)在今年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中共並沒有如預期提出新的改革舉措。這期間,大陸的知識分子及中共體制內人士都普遍認為,中共的「改革已死」,並對中國的前景感到焦慮與悲觀。

12月18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北京當局說,「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中共沒有推出任何有新的舉措。輿論普遍認為,中共政治體制改革絕無可能。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直言,逮至中共「四十年慶祝大會」落幕,號曰「慶祝」,實為葬禮,正式宣告「改革開放」徹底結束,大家這才明白,路已堵死,不再期待當軸會有任何把歷史往前推進一步的實質性舉措了。

許章潤提到,沉湎於萬年黨國專政幻夢,乃至於造成了中國漸為奠立於「大數據極權主義」基礎之上的「紅色帝國」這一國際印象,招致四面為敵,只能是絕路一條。

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祕書鮑彤直言,此次大會等於宣布中共改革已死。BBC中文網12月26日報導,鮑彤表示,事實上,以民眾為主體的中國改革,早就被中共在1989年用坦克和衝鋒槍處死了。

鮑彤表示,以維護「黨的領導」的權力和利益為主題的「改革」,也許「永遠在路上」。但是,以民眾為主體的中國的改革早已死掉。

最近,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蕭瀚發表題為《中國2018:何處是歸程?》的文章,更是痛批中共的不作為。

文章說,「內政方面,『黨進民退』的經濟政策,背後是中共在政治上進一步掌控經濟的圖謀;而對民企顛三倒四的政策性碾壓,則是經濟掌控與經濟下行矛盾下的倉皇失措。國稅地稅的合併,背後是中共財政的抽血泵在加大功率……。

「去年以來,以北京這個首惡之區為典範,對城市外來打工移民的打砸暴力驅逐,將部分國民置於奴隸不如的境地;各地政府朝令夕改,強行拆除商家店鋪的牌匾,已是幾如癲狂的政治精神病;對香港的持續大陸化,勢頭有增無減;對西藏、新疆的高壓暴政,更是到了讓人幾乎無法喘息的地步……與此同時,消滅所有反抗暴政的聲音與行動,則變本加厲……。

「外交方面,即使因顛三倒四的經濟政策、官僚機構的繼續膨脹和財政支出上的揮霍無度帶來財政緊張,多年來在國際上肆意撒幣送錢,廣交各種國際流氓……國際上,因長期不遵守WTO而與西方交惡,無力應對美國挑起的貿易戰,國際關係繼續沿著『一帶一路」惡化,緩解乏力。」

文章表示,從20世紀20年代中共發跡到現在,已將近百年。在這百年裡,中共從它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就從未改變過它的基本形象——一個依靠殘忍、堅韌和無恥的不擇手段最終竊取國家政權的竊國集團。」

文章說,美國對中共的警覺並且迅速採取遏制戰略予以反擊,完全打亂了中共之前的如意算盤。中共在內政和外交上的雙重亂政,對國內經濟和國際形象的打擊都十分嚴重……再加上因其權力不受限制導致的盲目行政……橫徵暴斂進一步加劇,企業倒閉潮迅速到來,內外夾攻之下,中國經濟開始進入下行通道。

文章認為,中共給這個國家帶來的災難是N次方的災難,它對中國殘存良好民情的摧殘也幾乎是根本性和毀滅性的。

中國會走向何方?蕭瀚認為,今天這個問題再次成為許多中國人的焦慮之源。

目前旅居美國的《河殤》總撰稿蘇曉康在臉書上表示,「我們的一切想像和話語都在死亡。『改革』,一個最霸權的話語,卻是一個死亡話語。」他認為,「改革」已成為化石語言,而且早已終結。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認為,從中共的最新言論看,中共改革已死,中共將繼續沿著「保黨」的老路、邪路走下去已是不爭的事實,而這也意味著,中共走入了死局,2019年將不僅迎接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還可能迎來將其埋葬的海嘯。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8-12-29 3: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