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泛疏:飯後百步走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2月04日訊】我是個喜歡運動流汗的人。因為它直接給我一大波多巴胺讓我快樂,還能減慢身體發福。

老李,我的靈魂伴侶,卻是個運動絕緣體。一米九的瘦高個子,初識他,人們常誤會他籃球一定打得不錯。 儘管他愛我的心天地可鑑,儘管有句俗話叫愛屋及烏。可是,不論我如何撒嬌撒潑,也沒能讓老李這根塑料管通上電。

老李唯一熱心參與運動的就是走路了。以多巴胺分泌或者卡路里燃燒除以運動所用時間的效率標準來參考,走路是奢侈的運動。20分鐘能跑完的路,得加倍變成40分鐘的步行。

我們以前是雙職工,一下班就緊鑼密鼓地做飯刷碗洗洗睡,預備著第二天再打仗,負擔不起這項運動。

2017年冬,老李從高盛辭職,全憑自己一身武藝單打獨鬥。2018年春末,我也辭職了,不再是人民教師了,跟著老李學起計算機來。

從此,我們不用如臨大敵般一分一秒地趕時間過日子了,可以撒了歡地一遍遍壓馬路。「飯後百步走」成了每天固定節目。經過一段時間的道路考察,我們都愛上了一條以家為中心的矩形環路。這條路線,車輛不多不少,晚間很安全。穿越馬路的綠燈多紅燈少,長度是三英里多一點,約1個多小時腳程,時間恰恰好。

日復一日地走,我們和這路也結下一些情誼。

盛夏,街景是明晃晃的。傍晚時分,各家草坪的灑水噴頭都在盡情地旋轉高歌。慢下腳步,雙眼如矩,伺機而發,加速衝刺,我們避開了這一股股清泉。

樹木不用澆灌,也是綠油油的,果樹綴滿果子。碰到果樹,我會毫不猶豫地去摘下來品一品它的優劣,在醫院側邊我尋到了一棵多汁甜美李子樹。第二天,我們拿了環保袋,仗著老李的身高優勢,摘了滿滿一袋子。醫院的高收費和暴利成了我倆「偷竊」的正當理由。

我們還會經過一段爬滿了葡萄的籬笆。在它們還是青青地硬葡萄粒兒時,我就一天天地盼它成熟。夏末,它們熟得透透得。我們路過就摘一串,邊走邊吃下這些「偷來」的甜蜜。

有一戶人家開出一小圃玉米地。這些玉米剛種上時,還是青嫩小苗。五穀不分的我們無法辨識此為何物。它們悄悄地長大著,有一天終於讓我們恍然悟到原來是玉米。

這片小園圃,好似是自家的園子。我們很關切「孩子們」的長勢。

「你看,高些了嗎?」 「哇,高了很多啊!」 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大概是日照的原因,」孩子們」高矮不一,前一排總比後一排個頭高些,這高矮順序排開倒橫生出些樂趣來。

初秋,它們開始變黃,有一天玉米苞都不見了。主人豐收了,我卻有點難過了。因為心裡的那一份 「長高了些嗎?有玉米了嗎?」的期待和關切被人拔掉了。剩下的莖稈沒人澆水一日比一日枯萎。我不想直視,只能咽下苦澀。

秋天雖然會遭遇生命的枯索,但也相逢了絢爛的爆發。大自然像發了狂的畫家在潑色,大樹灌木被潑上金色,紫色,火紅,美得不像話。

這是一叢在秋天結出紅色硬果實的小樹,在那麼寬的地上卻拚命地擠在一起生長。

那裡住著一戶吵吵鬧鬧的「人家」。黃昏時分,遠遠地就可以聽見它們啾啾啼鳴。我們走近,它們倏然安靜下來,我們走遠,它們又開始了嘰嘰喳喳的「家庭會議」。

老李的口技無師自通,他自認為略通鳥語。有時候,我們故意近近地站在旁邊,老李發揮他的特長,呲呲地逗它們回應。鳥群裡幾隻天真的小傢伙就真以為是朋友的呼喚,輕輕地答應起來 。

天氣轉涼後,小傢伙們的叫聲沒有往日那麼熱烈了。我心裡隱隱地擔憂它們如何安然度過寒冬。

秋也有秋的熱鬧。居民們搬出可怖的骷髏,白鬼,蜘蛛,黑貓,熱鬧地裝飾著門庭小院。萬聖節是一個看著恐怖實則歡樂的節日。

我今年碰巧得了一套格林芬多的巫師袍,老李鼓勵我穿上去「飯後百步走」。

在他聳恿下,我幾乎是以一種英勇就義的心情走上街頭。老李細心地折了一段枯枝給我做魔法棒。這下,我的信心陡增,昂首挺胸闊步地走了起來。

沒走幾步,發現前方一群妖魔鬼怪,我竟然很和諧地融入進去了。倒是老李,一副外來者的模樣投給我一個委屈的眼光。接下來的三英里,我在風裡瀟灑地甩著魔法袍,指揮老李拍照,傻樂。

我沒想到這條不變的」飯後百步走」竟然富含著如此多的變化。生活再一次讓我充滿敬意。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