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有事上朝、無事回家念經的王維

只要不亂於心,官場名利不影響修道
文/秦順天
王蒙《摹王維〈輞川圖〉》

晚年的王維,素食素衣,退朝下班之後,便獨自靜室焚香,摒棄雜念,冥想誦經。圖為元王蒙《摹王維〈輞川圖〉》卷(局部),美國弗里爾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人氣: 22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有驕人的天資、萬丈的才情,就會被命運偏愛嗎?

貶謫,被遺忘,希求重用,等待,升遷,累遷,被俘、下獄,免死,降職……宦海沉沉浮浮,生命起起落落,誰的命運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大半輩子都過去了,他幡然醒悟,他畢生追求的僅僅是功名嗎?年少不懂王摩詰,讀懂人已非少年!

年少輕狂 名動京師

一千三百年前,一個十五少年,背著一張琴和一枝筆,從山西離家到長安求取功名。

他出身望族,畫一手好畫,彈一手好琴,而且長相俊美,一入京城,很快就成為王公貴族的座上之賓。

他少時即過目成誦,出口成章,十七歲時,以「每逢佳節倍思親」名動京師;而他寫「莫以今日寵,能忘舊日恩」時,才只有二十歲。二十一歲,他狀元及第,「大魁天下」,獲得了讀書人的最高榮譽。

他就是王維,除了詩書繪畫,他也精通音律。有人得一幅《奏樂圖》,不知演奏的是什麼,王維一看便說:「這是《霓裳羽衣曲》第三疊第一拍。」召集樂工演奏,果然分毫不差。

中舉後,王維被封太樂丞,負責宮廷禮樂的教習。長安城裡,少年得志的王維前呼後擁地出入侯門,鮮衣怒馬,盡享無限風光。

但有驕人的天資、萬丈的才情,就會被命運偏愛嗎?

從中央貶到地方做小官

天有不測,「春風得意馬蹄疾」的王維,一夜之間就從中央被貶到地方了。原因是王維屬下伶人私舞黃獅子,當時規定黃獅子只能為皇帝舞。因為犯了忌諱,供職僅數月的王維不得不風塵僕僕趕往千里之外的山東濟州,做了一個小小的司倉參軍,這是負責倉庫、市場的一個小官,工作與他擅長的音樂文學沒有一點關係。

四年後王維辭官,隱居了一段時間,又返長安,他給宰相張九齡寫信,希求汲引;後來被拔擢為右拾遺,官職不大,但有了升遷的機會,可以接近皇帝了。

誰知世事難料,張九齡被罷相,一向小心謹慎的王維還是受了牽連,再次被貶到千里之外,做監察御史出使邊塞。監察御史相當於現在最高檢察院的檢察員,連出入朝廷正門的資格都沒有了,奏事只能由側門進出。

雖然自嘆「少年識事淺,強學干名利」,王維還是隨俗沉浮,如履薄冰地輾轉於官場三十多年,直到他遭遇了一生中最為恥辱的變故。

王維《長江積雪圖》
(傳)王維《長江積雪圖》(局部),美國夏威夷火奴魯魯藝術館藏。(公有領域)

被強迫做了偽官

逐漸升遷的王維,累遷至給事中的時候,又可以上朝謁見,常侍皇帝左右了。

然而世事翻覆,安史之亂時,安祿山攻陷長安,抓獲了王維,想讓他在手下任職。「縱死猶聞俠骨香」的王維,故意裝病不從,吃啞藥、瀉藥,但最後還是身不由己,在洛陽被安祿山強迫做了偽官。平叛後,王維下獄做了大牢,隨後被押到長安待審。變節的「唐奸」本罪不可赦,但經多方保救,皇帝憐惜王維的才華,免了他的死罪,降職為「太子中允」。

牢獄之災化險為夷,雖然重新回到了政治權力的中心,但王維倍感屈辱。

貶謫,被遺忘,希求重用,等待,升遷,累遷, 被俘、下獄,免死,降職……宦海沉沉浮浮,生命起起落落,誰的命運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大半輩子都過去了,他幡然醒悟,他畢生追求的僅僅是功名嗎?王維感嘆「少年不足言,識道年已長」!

王蒙《摹王維〈輞川圖〉》
元王蒙《摹王維〈輞川圖〉》卷,美國弗里爾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一生幾許傷心事 不向空門何處銷」

「俯仰天地間,能為幾時客」,人世間有什麼是恆久的?名譽、地位、金錢,情愛,曾經擁有的一切,瞬間就會如煙飄散。

九歲喪父的王維,而立之年,妻子難產而死,腹中胎兒也未能保住。喪妻失子,使王維對無常人生有了徹膚的痛悟,「世人莫不相愛,而觀身如聚沫」。四十歲以後,朋友孟浩然、恩師張九齡等相繼離世,王維悵然若失。五十歲喪母,至孝的王維悲痛欲絕;被俘後屈節保身、「偷祿苟活」的恥辱,讓他難以自拔……不斷的失去及種種人生悲苦,使他尋求解脫之道,「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空門何處銷」。

受母親影響,王維全家都虔信佛法,他的名字與佛教有不解之緣。出生時,其母夢見印度居士維摩詰進入室中,所以為他取字「維」,號「摩詰」,「維摩詰」的名字翻譯過來就是沒有污垢,即「淨」。

李公麟《維摩天女》
北宋(傳)李公麟《維摩天女》(局部),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母親從小就教王維背誦《維摩詰經》,他「好讀高僧傳,時看辟穀方」,曾「十年座下,俯伏受教」於北宗道光法師,後來與南宗關係深厚,經常向神會請教。受神會之託,他為慧能撰寫碑文《能禪師碑》。同時他也與華嚴、淨土、密宗、律宗等高僧來往,經常聽法。晚年在長安,他每天還供養十幾名僧侶,玄談為樂。

沒有半點當時文人的狷狂習氣,王維嚴格持戒,吃齋念佛,通過降服內心的貪、嗔、痴, 他「愛染日已薄,禪寂日已固」,現世的「愛別離」和榮辱得失很難再使王維亂心了。

清《晚笑堂畫傳》王維像
清《晚笑堂畫傳》中的王維像。(公有領域)

「晚年惟好靜 萬事不關心」

有事上朝,無事王維就從繁華的長安城騎馬數十里,回到終南山下的僻靜私宅,那是他四十歲時,從宋之問手中購得的地產。依據當地的山水,王維營建了亭台水榭,改建成為自己的輞川別業。當時一些朋友、道友經常從長安逆水泛舟而來,到他的私家園林一起彈琴賦詩,嘯詠終日。

只要不亂於心,官場名利不影響他的修道。在朝不保夕的仕途上,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世間萬物,自有它的來去,那些空幻不實的瞬間,那些即閃即滅的光影,綠萍、夕陽、煙嵐,如人生幻境,都將歸於虛無。人煙裊裊,城郭遙遙相望,王維眼中卻只見青山上悠閒無心的白雲;看花「紛紛開且落」,浮世喧囂中,他靜得可以聽見桂花飄落的聲音。

所有的喜怒哀樂和愛恨情仇,在王維的詩中都表現得不甚強烈。正因為不悲於身世,不憤於俗事,他的詩真正做到詩教的「溫柔敦厚」,不張揚使氣,不露雕琢斧痕,哀而不傷,言淺義深,使人於淡泊中得其深味。

郭忠恕《臨王維〈輞川圖〉》
北宋(傳)郭忠恕《臨王維〈輞川圖〉》,日本聖福寺藏本。(公有領域)

離世前寫信勸親友念佛修行

史書稱王維「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絕塵累」。晚年的王維,素食素衣,退朝下班之後,便獨自靜室焚香,摒棄雜念,冥想誦經。

當官升至尚書右丞的時候,王維已經六十歲了。尚書右丞是京城四品高官,相當於現在的國家部級祕書長。

第二年七月,王維預知時日,給親友們寫信,勸勉他們念佛修行,之後擲其筆,奄然而終。

他僧房一般的居室裡,只有幾樣簡單的生活用具:燒茶壺,搗藥臼,閱經書的桌子及繩床。

王蒙《摹王維〈輞川圖〉》
元王蒙《摹王維〈輞川圖〉》卷,美國弗里爾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生前王維曾上表,請求將私宅捐為佛寺,死後他埋骨在別墅西側,墓地與其母的塔墳比鄰。其墓園在歷代的風風雨雨中都得以保存。

1949年以後中共「破四舊」,輞川別墅的故址被國防單位向陽公司拆除,王維的十三畝墓園被夷為平地,墓地壓在軍工廠的水泥地下,王維墓碑被按石料使用,壓在水洞裡。七十年代三線建設,王維母親的墳塔也被推平搗毀了。

參考書目

唐 王維《王右丞集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1961年
賴瑞和《唐代基層文官》,(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藍田縣誌》
《舊唐書·王維傳》
唐 李肇《唐國史補》
清 宣化上人《水鏡回天錄白話解·文士篇》 @*

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盛唐山水詩,氣象萬千,展開別致的畫卷:峰巒壯美、碧波蕩漾、浮雲漫捲,新雨沁荷香、明月照歸舟。清新素樸、秀麗澄明,空靈典雅。
  • 晚歸的群鳥都知道倦飛而返,人也應當有個人生的歸宿。這就是作者決心歸隱、不再埋首塵世的理由。在那高遠的嵩山下,作者一到那裡,首先想到的就是要閉關修煉,與世隔絕、斬斷世緣,其對修煉的嚮往和期盼躍然紙上。
  • 人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了解善惡有報的道理,修持心性,人生自會美好和光明。
  • 王維以修心向善、寧靜淡遠的超然心境,感受到生命的「真意」和世界的神妙,聆聽到天籟之音。因其在詩書畫樂等方面均有較高成就。
  • 描繪了輞川如詩如畫的秋暝之景,並且展現了一位修佛之人的境界和襟懷。
  • 王維(公元700─761),字摩詰,盛唐大詩人、大畫家兼音樂家。他的詩體物精微,狀寫傳神,清新脫俗,藝術上極見功力,風格上獨成一家。
評論